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有計劃的人
2017-12-19 星期二
親愛的,..「要謹守真智慧和謀略」(箴言三:21)。我們經常對有謀略的人,存負面的印象,以為他們是老奸巨滑,城府很深,事事算計。謀略的原意是計劃,表示做...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206 | 文章發佈時間:2015-09-15

一定要被「男性角色」套牢嗎?
作者:丁介陶(新竹生命線員工服務中心特約輔導)

從去年父親生病住院以來,心中總有些百感交集的起伏,一方面由於父親已76高齡,難免疾病纏身,另一方面心中對於父親堅毅的個性多少有些慚愧,父親自覺尚有行動能力,要我們兄弟倆早早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上,不要因他的病而拖累我們的工作,同時也千交代萬交代我們不要告知其他的親朋好友,以免欠人情,甚至勞師動眾。

永遠的英雄無淚

回過頭來看看我自己的生命,我不得不說自己受父親的影響在所難免,但多少對於父親的一些想法也不是百分百認同,尤其知道許多人住院,即使不願意太多人知道,但多少也是會有所渴望親友的探視,因為人生裡畢竟有時難免會需要他人的幫忙和協助。不可否認的是父親不願欠他人的人情債,多少跟男性心中的英雄形象有關,甚至是男性在整個社會環境的教育下,將男人形塑成一個以問題解決為導向的人,因此男人較少考慮到自己的情感層面。

曾經有一次到軍中演講,在某個機會中與一位位列少將官階的長官同席,聽他所言終其一身沒有任何壓力,只要上面長官交辦的任何事項,他都戮力勇往直前,根本談不上壓力的存在。即使有一次長官交辦一項任務,隔天就要看到成果,他也是熬夜將其完成。隨後他又談到現在有些軍官逃避責任,藉口說有壓力,份內的工作竟然沒有好好地完成,他為此則是頗不以為然。

聽這位長官說完這一段話,我自己個人感到非常有趣,在現代生活裡,人們多少都會有各種不同形式的壓力,說沒有壓力恐怕也是一種特殊的觀點,這位少將可能漠視了壓力的存在,另外更可能的觀點是,這位長官對於壓力解決的方式都只採取「問題解決模式」,甚少採用情緒或情感上的連結來協助自己及其部屬以減輕壓力。

「愛」已昇華為僅存的例行公式?

再看到我父親的例子,我回想了一下,我父親跟母親大概我親自看到他們手牽手,就我記憶所及,只看到唯一的一次,那時剛好是我跟在他們身後,不小心看到的,其他時間我都不曾有過他們何時手牽手的印象。「我愛妳」這一詞眼更是鮮少聽聞我的父親對母親說過,有時候真的是不知道父母親之間的「愛」是已經昇華還是僅存的例行公式。

以事實論之,多數男人漠視自己的情感,使得他們深處關係之中,常以「疏離」的面貌呈現出來,連我自己也都無法倖免,雖然我自己常到外面演講兩性平權的議題,對於身為男人的我也多所批評,太過理性而少了柔情、多了陽性氣質卻忽略了我自身有的陰性氣質,就算我有所覺察自己的缺點,可是在我的生活中不自覺就會以理性及陽性的特質來面對我的生活及跟我相處的人。

男女各自的困境-- 「女人的困難是與人分離,男人的困難是與人合一」

或許如同婚姻治療師Rubin所觀察到的,她指出在我們過去的童年經驗裡,由於母親是嬰兒一出生時的照顧者,母親所帶給嬰兒的是種情感上的連結,因此男嬰兒或女嬰兒都感受到來自於母親的情感澆灌,而對母親產生了認同,心中也形成一個內在的小人。因此有一些三、四歲的小男生會對母親說:「將來我也要生個小孩。」多少也是小男生對母親一種認同而生的反應,然而母親總是會糾正小男生的說辭,小男生就覺得生氣,認為母親否定他將來想做的事。在這一個時期裡,心理學家稱之為「共生」階段,嬰孩跟母親似乎是同為一體,因此認為母親可以做的事,他也同樣可以做,只是他還不能了解他與母親是不同的。

隨著時間的演進,男孩子認同的對象開始逐漸移向父親,而母親這時也推波助瀾讓男孩向父親學習,對於男孩子而言,父親不過是個有時可以陪他玩騎馬打仗的頑童,但有時又是個胡亂發脾氣的暴君。相對於母親之前的情感連結,為了避免自己受傷害,於是在長成的過程中就逐漸形成了心理防衛,不讓自己的情感受到傷害。男孩子踏上了「分離-獨立」的階段,這對男孩而言是種早期情感上的挫折。相對女孩子而言,似乎就沒有這種困擾,她心目中的母親並未離她而遠走,因此女孩子在走上「分離-獨立」的階段遠比男孩子來得晚,甚至我們可以發現,女孩子在成人之後,面對愛情總是犧牲自己、倚賴對方,多少也都可以解釋女人在渴望親密上是比男人強烈許多。

因此Rubin下了個結論:「就女人而言,困難的是與人分離;而對男人而言,困難的是與人合一。」這句話點出了兩性相處的重點,同時也指出男人和女人的困境。

親密卻疏離?

用此觀點來看待我父親的生病住院,多少就是在過去的生活中,以問題解決為導向的生活成了我父親的生活重點,所以不願麻煩親友們。而這樣的生活哲學,似乎無形中我也吸收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致使我有時候不免有些大男人,在與親密愛人吵架完之後,我總是一聲不響地離開,有時生完氣還會甩門表示抗議。我絲毫不懂得言語的溝通,甚至在親密感上的連結也是非常薄弱。

一種新的典範似乎蔚然成形,瑞典首相Carlsson在《瑞典查甫人》(men on men)》一書的前言說到:「遠離舊式的父權男子氣概形象有一種解放的作用,或許就某些人而言尤是如此。它意味著可以選擇一種個人的姿態和關係,不受傳統預先決定。」這的確是個相當精闢的註解,如果我們認為早期經驗對我們的影響是如此重要,或許這種人的角色就該認命,但是我們的角色是可以「選擇」的,我們何必被過去決定我們未來的生活!

參考資料:

1.Rubin, L. B. (1995)、樊雪梅譯(1999):親密陌生人(intimate strangers)。台北:五南出版社。

2.Niklas Radstrom et al.著、朱恩伶、黃政淵、刁筱華、蘇芊玲、王瑞香合譯(2002):瑞典查甫人-八個瑞典男人談平等、男性氣概和親職(men on men: eight Swedish men’s personal views on equality, masculinity and parenthood)。台北:女書文化出版。

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十章10節)


延伸閱讀:
打開與家人的溝通之門 【柴美榮(愛家基金會文字傳播組副主任)】
找女人,請走這邊! 【丁介陶(新竹生命線員工服務中心特約輔導)】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