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藐視責備的可怕結果
2018-01-24 星期三
親愛的,..為什麼,有人會落在淫亂的陷阱裡?上帝說這種人「心中藐視責備」(箴言五:12)。藐視是輕看、輕視、瞧不起的意思,在聖經裡藐視所用的字,與「杏樹...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292 | 文章發佈時間:2015-12-10

金色山谷8
作者:陳佩璇

「媽,這是惠珍買的桂花糕給妳吃。」允孝手裏端著個小盤子,上面放了幾個小小的糕餅。

妍芳把電視機的音量轉小,又把擱在椅子上的毛衣拿起來放在床邊,好騰出空間給兒子坐。

一個單人床,一張書桌,兩張椅子,茶几上擺一部小電視,還好她的房間裏頭有一面很大的櫥櫃可以收納不少零星東西。這就是她晚間獨處的小天地。

「媽,妳在這裏住得還習慣嗎?」允孝問她。

這是她來到老二家快三個月,兒子第一次問她。

「妳如果需要甚麼東西,跟惠珍講,我們會替妳買。」允孝顯然是有話要說,可是又不便直說吧!是不是因為她撿了個花盆回來,惹媳婦不高興了?

妍芳乾脆直接問他:「兒子你要對老媽說甚麼就說吧!」

允孝遲疑了片刻,終於把話講出來:「住在十八巷的金太太,今天當著好幾個鄰居面前對惠珍說,恭喜妳先生要升大官了!媽,還沒定案的事,妳怎麼可以隨便跟人家講呢?」

「我?」妍芳指著自己的鼻子反問兒子。

「媽妳不知道見光死嗎?」允孝說道:「最近一連有好幾個人事案,都因為媒體先曝光,結果事情反而不成了!」

「我不懂甚麼見光死,但是我可沒講你甚麼升不升官的事。」妍芳氣急敗壞地澄清:「你結婚後何曾對老媽說過你工作上的事?」妍芳想起前些日子,兒子好像在和媳婦交談工作異動的事,壓根兒不對她提一下或透露一些些,她想起來就有氣。

「金太太是社區裏面出了名的廣播電台,媽,妳和她講話要小心才好。這裏面住了很多閒閒沒事幹的人,有空就東家長西家短的。我們不反對妳早晚出去散散步,但要小心不要隨便和人家講東講西才好。」

妍芳聽兒子這一說更加生氣,她明明沒說甚麼,怎麼這下她變成長舌婦大嘴巴了?莫非是惠珍對允孝說了甚麼她的不是。她越想越不是滋味。

「我和金太太根本不熟,只是偶而打個照面,她到底跟惠珍說了甚麼呢?」妍芳恨不得馬上把媳婦找來問出個端倪。

「媽,事情就到此為止,我只是提醒妳,出去不要隨便和人聊天。」允孝想了想又說道:「關於我升副部長的事,還不是很確定,等有具體的結果一定會和媽講的。」

允孝走出她的房間後,就和惠珍在客廳裏看電視裏的電影節目,兩個孩子在樓上寫功課,妍芳難嚥胸口一股悶氣,電視也不想看了,只是在狹小的空間裏來回地踱步。

她仔細地回想,自己根本沒有和朱太太談過允孝的工作,更何況她確實不知悉。允孝如果真要升任副部長,那可真是好事一樁呀!怎麼會弄得如此神秘兮兮的!唉真是的!

這天晚上她躺在床上,輾轉不能成眠,心頭擁起千頭萬緒……,想起老伴景然,如果今天他還在,她也不用一個人住到兒子媳婦家受如此之氣了。

第二天清早,天還在迷濛中尚未亮透,太陽被擋在層層烏雲中,看來是陰天了。妍芳照例出門作晨間散步,她故意避開人多的公園空地,往山坡小徑走去,沿路也不敢和社區鄰居多作交談,免得又滋生事端。

在滿佈著野生非洲鳳仙花的小徑來回踱蹀著,妍芳不時駐足欣賞這一簇簇一叢叢的繁花,可惜景然先她而去了,不能與她共處共賞,此時只有她獨自一人,妍芳不覺愴然萬分。

在回家的路上,她終於想起來了,前幾天,傍晚時分,她在網球場附近散步,金太太和幾個鄰居在一塊兒,看到她就熱絡地和她打招呼,還對著她猛誇讚她命好,有福氣,兒子能幹有出息。她還冒出一句:「我們社區就快要出大官了。將來社區裏頭的安全設施會更好哩!」大家聽了頻頻點頭,只有她一頭霧水,不知金太太意有所指,所謂何來?

如今想起來,當時她沒有搭腔,也沒有否認,所以她們以為她是默認允孝升任之事了。事實上她可從未和外人說過一句甚麼,她也不知道鄰居們是從何聽到風聲。現在話傳到媳婦耳裏,變成是她多嘴,把未成的事先講出去。妍芳越想越委曲,覺得自己實在很冤枉。

早餐照例是一家人最緊張慌亂的時候,惠珍光是催促兩個小孩吃早餐穿衣服就可以弄得全家雞飛狗跳。

每天早餐都是牛奶和麵包,偶而妍芳為全家人煮熱騰騰的稀飯配醬菜,只有允孝會吃一點,兩個孫子和惠珍都不太喜歡,嫌太熱太麻煩。後來允孝客氣地對她說:「媽,妳只要煮一點妳自己吃的就好,培元、欣怡他們趕上學,吃麵包比較快。」同樣的工夫,只弄她自己要吃的一份,沾鍋又費時,後來她也改為天天麵包牛奶了,省得給人添麻煩。

妍芳想好了怎樣開口向兒子媳婦說明那天她遇見金太太事,看到一家人忙著找東西,穿衣服,吃早餐已經夠忙亂了,話到嘴邊又給嚥了下去。

這種事原本就有理說不清,她再解釋恐怕惠珍也不會相信的,允孝也會覺得很煩,想了想她把話吞下了。(待續)


本文章由中信月刊提供

延伸閱讀:
金色山谷1 【陳佩璇】
孩子說的故事 【Carol 謝】
橋的孩子 【大穎】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