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單純者的禱告
2017-11-18 星期六
親愛的,..我所羨慕的科學家,不是愈有知識就愈托大,而是懂得愈多就愈單純的人。我所佩服的教育家,不是愈有經驗就愈沒耐心,而是像孩子般的可愛。我所支持...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145 | 文章發佈時間:2016-02-25

一盞燈~~兩個男人的前世今生
作者:李忠春

夜已深。囚室恍若一江黑色的海,群魚都說了。未眠的我的心在泅游,朝一盞燈的方向。

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今午蒞監宣導的印象,像一杯濃烈的咖啡在胃裏發酵;一些猝不及防的回憶,如翻飛的波浪,一遞一遞鋪展到眼前來……今夜的這一盞燈光,驟然變成映照兩個男人前世今生的一道閃電——

一樣的燈,景像切換到四年前的北所。當時,一場焰騰騰的殺人案件,自一九九九年起訴熬來更四審了,我唯一的同案被告「阿順」始終不曾減為無期徒刑,而我自己則在幾番幾覆生生死死中載浮載沉。雖係同案被告,奈何兩造似參商一直未能謀面。我相信這一晚,一定是上帝巧妙的安排——阿順從中監被借提來了,不僅配與我同一舍,而且還同一房。囚房那一盞燈似一輪清月,靜謐聽著兩名死囚訣別前的對白:

「阿順,有這麼打官司的嗎?從案卷看,你分明在找死。」素來行事胡里胡塗的他,於久別三年後的相逢,令我有了刮目相看的世故:「唉!這輩子對不起太多人,帳理不清了。我生平無大志,沒做過什麼好事,如今走到盡頭,才想做件有意義的,我已經拿到『器官捐贈卡』了,現在,我只期待早一天打掉(執行槍決),了此一生。」眼前的阿順讓我覺得陌生,儼然一座燈塔似地幽幽發出對人海透澈了的光,而我猶如溺水的求生者繼續追問:「你自己不想活了,起碼也要替我想想啊!」「連累你,我只能抱歉。何況你應該明白,就算我再說什麼給法官聽,恐怕也救不了你了。」阿順這一番話,勾痛了我的記憶傷痕。光影再向前推移,移往我在初審時,那黯然的一幕——

也是晚上。超過十點的臨時法庭,法官或許已經太累,心情顯得不是很好,邊抽煙邊做筆錄,問:「初犯?」答:「是。報告法官,初犯。」法官抬頭睨了我一眼,開罵起來:「哼,看你!長得跟陳進興一樣,誰信你初犯?!」我語塞。手足無措別過頭,恰恰瞥見辦公桌上的晚報,黲黲的醒目標題是:「壞人歹心肝——陳進興捐器官誰敢要」。在那當下,也許是煙塵蔚蔚蒸蒸的關係吧,我的心境也跟阿順一樣,產生了一死百了的迷惘。唉!這樣的法庭裏,雖然有燭光夠強的燈群亮著,可惜,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看不見光。

二○○三年暮春,判決定讞。成了鋸餘之人一始,我便告誡自己:從死地裡爬出來的這第二輩子,要感恩!要珍惜!!雖然無法確知阿順在執行後,有無如願達成捐贈的實情;可我總愛遐想:阿順在四面八方微笑了;只為他已嚐到世上有人受惠於他遺留的器官,而能延續住生命的滋味。這可是出自於無私的奉獻,才能獲致的無窮喜樂呢!德蕾莎修女說:「愛是在別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責任。」儘管,前世的阿順一生最大的敗筆是不尊重生命;然,他能在人生盡頭處翻然醒悟,並且用了真誠的遺愛濯洗前非;我深信上帝不但肯原諒他,而且願意敞開雙手接納阿順,也成為光的一部份;阿順的第二輩子,是「永生」了。聖經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十二章24節) 。

現在的我雖然也簽了「器官捐贈同意卡」,並且把「刻意避免意外,維護自己器官功能。」當作自己每天生活中的責任,而且我明白更積極的做法是:好好把握身強體健的時刻,隨時隨地做利益人群的事。尊重生命,是愛己愛人的基礎;不尊重生命,即如死滅。

夜更深了。我的心還在燈裡游著;燈也還在我心裡亮著。心,是一盞燈。燈,散發光;心,傳揚愛。臨睡,我安定篤實地禱告:

活下來的每一天,我的心都會一直朝著光的方向……


本文章由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提供

延伸閱讀:
信心帶來的祝福 【孫玉陵】
滿足的愛 【小南】
向癌宣戰 (五) 【楊淑琴、龔振成、楊陳好】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