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成功者,不要驕傲
2017-04-24 星期一
成功的時候,要很小心,容易驕傲失儆醒,犯了錯誤不自知。別人若不敢對我們講,犯錯將加大。成功的時候,所犯的錯,常比失意的時候來得大。「惡人發達,眼高...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1766 | 文章發佈時間:2016-03-03
啊!加拿大的路
作者:吳貴妃

妹妹從加拿大打電話來,說她必須回台灣處理重要的事情,請我到加拿大去幫她照顧12歲的女兒。一個星期後我來到了溫哥華,我和妹妹在溫哥華只有六天的重疊時間,有許多要交接的事情必須在這短短的六天之內完成,妹妹最擔心的是我來溫哥華超過十次,卻從來沒有在這裡開過車,他知道我對溫哥華的路線和交通法規都不熟悉,所以除了備有加拿大政府出版的地圖之外,她還精心自繪了一張〔簡易版〕的固定路線圖,希望我能很快的掌握她已經來回了10年的生活路線:學校、百貨公司、超市、圖書館、游泳池、租DVD、餐廳、陶藝教室、銀行….

前三天,我因為調整時差的關係,看〔山〕是3 看[溪]是C,腦袋裡既昏沉又空洞,什麼資訊也輸不進去。到了第四天,才開始不得不打起精神全神灌注於妹妹的諄諄教誨:〔加拿大和台灣的交通規則〔理論上〕是一樣的,但是在〔實行上〕有很大的差別,例如:看到〔STOP〕的標誌一定要停車,有許多十字路口沒有設紅綠燈,但是有[4-WAY STOP]的標誌,表示這是個四面來車的路口,看到這個標誌,就〔一定〕要停下來讓先來的車先行;紅燈可以右轉,看見有一個大人和小孩的標誌表示附近有學校,週一至週五的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車速要減到30;有校車停在路邊的時候,表示有兒童要上下車,就像救護車和救火車經過一樣,所有的車輛都要停下來讓小朋友都散去之後才可以繼續行駛;遇到有火車經過的話你要有心理準備,因為火車很長,大概都是一百多節的貨車,車速又很慢,所以要等很久。總而言之,在加拿大的最高駕駛原則永遠是行人優先和禮讓車輛,這是台灣人最難適應的兩大重點。〕

第五天,我重回久違八年的駕駛座,在一個新的法規和新的道路上尋找一個與駕駛人和行人之間的新默契,妹妹嫌我速度慢得像個老太婆,她為後面的車子著急,卻不知道我的膝蓋緊張得發抖。從前只要有人問我:你開車嗎?我一貫回答:我不開車,我飆車。那是因為對環境的〔熟悉〕助長了膽量,我雖然有20幾年的開車經驗,但是很少人知道我是個路痴(包括妹妹)。妹妹很努力的告訴我:向東、朝南、沿西、順北,可是我卻只能用自己最笨的方法紀錄:加油站、7-eleven、賣車廠、左轉、右轉、直走,妹妹對我這麼一個從台北大城來卻不懂得東南西北的知識份子感到十分不可思議,也開始懷疑原來對我的信任是不是對的。

第六天,我那憂心忡忡的妹妹要上飛機回台灣了。三天的密集訓練得到了多少的果效?讓我帶你一起到溫哥華機場去送機吧!

去機場的時候是妹妹開車,一路上她還不放棄告訴我:經過中央公園之後就要走內線道,這裡有一間ESSO加油站向左轉,到了SHELL加油站再轉彎,然後一直走就到了。我戰戰兢兢的拿著紙筆,盡可能詳盡的記著每一個經過的轉角,當時心中暫時有了七八分的把握,妹妹特別交代:你回程的時候,往相反的方向轉彎就是了,例如現在是右轉,回來的時候就是在這個地方左轉,萬一迷路的話,你可以打手機問朋友,(在加拿大開車打手機是不違規的)妹妹被我打敗了,她終於用左轉右轉替代了向東朝南詞彙。 

妹妹下車後,我開始第一次獨立面對摸索回家的路程。我先把地圖溫習一遍之後,心想,簡單,不就是ESSO和SHELL兩個加油站的轉彎嗎,再說,我還有手機在握,不需要太憂慮。繫好安全帶之後,為了給自己壯膽,我口中哼起林強的:喔-啥咪攏瞴驚!舉起右臂肯定的指向正前方,大聲的唱:喔-噢!向前行!出發!

剛開始的時候都還很順利,經過一個左轉之後就一直向前開,加拿大的路多半都很長,可是不像台北把長長的一條路聰明的分成好幾〔段〕。雖然妹妹曾經說過:這一條路很長,大約要開15分鐘。可是習慣段數的我開得越久心裡就是越虛,懷疑是不是已經過頭了,怎麼還沒有看到我的ESSO加油站呢?那麼重要的轉捩點不應該被忽略的啊?我開始明白,把在台北的記路方法應用在加拿大這個國家是行不通的。因為加拿大的住宅區和商業區分劃得很明確,一般的道路上商店很少,最多的就是加油站,因此如果要以商店為地標找路,不是聰明的做法,而且加拿大的〔招牌法〕和台灣也很不一樣,加拿大商店的招牌都是緊貼著建築物的外牆懸掛,看板的尺寸也有一定的限制,不像台灣,招牌都是突出在建築物之外,很顯眼也容易找尋。如果你想要在加拿大找一間7-ELEVEN,很可能是已經超越了它之後才會發現它的所在,那麼,最好的方法不是認路牌嗎?如果你是以台北的路牌做基礎來加拿大尋找路牌的話,你不知道會錯過多少的路,比起台灣的路牌,加拿大的路牌尺寸很小,淺綠色的底,印著白色的小字,高高的懸掛在交通號誌的頂端,這對異鄉人來說是眼力速讀大考驗,再加上加拿大的車速平均都在70左右(一般道路)速度相當的快,為了防止後面的車追撞,減低速度慢慢的看清楚路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這個時候你就會特別懷念台北的堵車景況,至少它有足夠的時間讓異鄉人慢慢看清楚巷弄之間的編排方向。
 
行駛了一大段路之後,雖然也經過了幾處加油站,可是我的ESSO還是沒有出現。我心裡開始發毛,覺得背脊有點發涼,放眼望出窗外,舉目無親,沒有任何熟悉的景物。此刻我開始猶豫,不知道應該讓林強帶著我繼續向前行?還是應該停下來檢視地圖或者找人問路。趁著等紅燈的機會,我迅速的瞄了一眼剛才做的筆記,天哪!什麼ESSO啊?我要找的路標竟然應該是SHELL加油站而不是ESSO啊!完蛋了!SHELL不是已經過去很久了嗎?我一定是在哪個轉角轉錯方向。活到這把年紀,我十分清楚在人生的道路上一個錯誤的轉彎,會造成完全不同的結果。頓時,我的汗毛豎立了起來,我的嘴巴張開著卻沒有任何空氣進出,口乾舌燥咽喉緊閉,幾乎呈現出彌留狀態,哇!慘了,惡夢成真!半個小時前才在心裡建立的地圖,煞時間全部坍塌。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我真的迷路了!在一長串的車陣當中夾行了一個不知去向的我。今天的溫哥華是灰濛濛的陰雨天,室外氣溫攝氏5度,收音機裡正在播放著柏林愛樂交響樂團演奏的貝多芬第六號曲目使我無法集中精神思考。我激動得立刻把音響切掉,在這個充滿慌亂恐懼的小空間裡,有一個呆子就已經滿了,容不下貝多芬這個瘋子,現在的我多麼盼望幾米為我畫一張〔向左走向右走〕的地圖告訴我回家的路。

我緩緩駛進一個車聲隆隆卻杳無人煙的斜坡。路邊有一家汽車修理場,車子才停穩,就看見一名身強體壯留著落腮鬍子的加拿大人走過來問:你有什麼問題嗎?我說:我想我是迷路了!他見我手上握著地圖臉上帶著恐慌,立刻放下手中的工具問我要去哪裡?我把地圖打開告訴他我最後的目的地,他非常明確而且親切的解說我至少還有五分鐘才會到我的ESSO。他建議我保持在中線行駛,經過一個上坡之後向左轉就會找到我要去的地方,交談三分鐘之後,我已經確定知道如何可以安全地回到家了。臨別,我緊緊的握著他寬大溫暖的手說:謝謝你,你是我今年的聖誕老人!

一路上我檢討自己路痴的病源,這跟小時候和一個男同學打過架有關嗎?與我小時候經常把鞋子穿反有關嗎?還是跟我太愛打電話有關呢?都不是,不客氣的說這只和低能有關。我相信這是因為對陌生過於懼怕,導致無法集中心思接收新的資訊以至於失去了學習的信心。 

來溫哥華已經一個月了,至今還沒有打過向朋友求救的電話,12歲的外甥女成了我最好的現場指導,她總是很樂意的在後座拿著地圖指揮:左轉、右轉、直走、好我們安全了。前幾天,我無意中發現自己在抱怨前面的車子開得太慢,我知道〔吳大膽〕又重現江湖了。 

打算到加拿大開車嗎?先學會看地圖、學會禮讓之後再上路吧!

 


延伸閱讀:
金色山谷27 【陳佩璇】
金色山谷21 【陳佩璇】
小兒口腔保建 【劉居平(北醫附設醫院.牙科部兒童牙科主任】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