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上帝不被人的祭物所欺哄
2018-04-23 星期一
親愛的,..如果我們的心,在上帝的管理中,經常顧念缺乏者的需求。如果我們不以自己的看法為衡量的基準,以上帝的話為標準,祂的判斷為最後的定準。前者做事...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352 | 文章發佈時間:2016-05-03

愛是不能埋~謝婉雯(二)
作者:馬靄媛 顧問:王一平

情定陳偉興

做醫生──這個崇高的心志,就好像天上繁星中最閃亮的一顆星,叫人遙遙望著它,也不禁暗自祈盼,有朝一日能達成心願,把夢想摘下來,擁抱喜悅的光輝。

同一顆星,在地球的另一端,有另一個人也正在默默凝望著它。只是,不消一會兒,這個人又蹦蹦跳的溜到房間另一角,全神貫注於他的電子玩意上。

這個活躍跳脫的男孩,叫陳偉興。在家中,他是“老大”,以下還有三個弟弟。四兄弟的英文名字按字母排名,分別叫Albert、Bernard、Charles、David。

自小,家裡的人便叫偉興做Albert。Albert爸爸陳璋,潮州人,六一年香港大學畢業,主修歷史,後來又獲文學碩士學位。歷史和中國文化,是他的最大志趣。陳璋畢業後,在港大校外進修部教授外國人中國文化課程,之後舉家遷馬來西來,在馬來西亞大學當歷史講師,七○年代回港,曾辦私校,之後全力從事證券生意,養妻活兒。

儘管陳璋後期選擇從商,但他對知識一直鍥而不捨地追求,博覽群書外,也體現在栽培四個兒子成材的心願上,特別是長子Albert。

Albert選擇唸醫科,很大程度受父親鼓勵,事實上,“懸壼濟世”也是陳璋畢生沒法完成的願望,幸運地由他的兒子代為繼承。

“Albert做醫生,對我有個意義。”說起來,已是半個世紀前的事了。陳璋仍記得,那時候他正在唸中三,母親患了甲狀腺病,頸腫得厲害,兩度送往養和醫院去診冶。“做手術時,我憂心如焚,心想:如果我是一個醫生,便可以救母親了。”

侍母至孝的陳璋,在母親病癒後,始終沒忘記這個心願,無奈一直以來他的數理化成績不理想,反之對文學歷史科目興趣特別濃厚,唯有把心願擱下。

就這樣,“長大後要做醫生”就這句話,就一代一代承傳的燈火,成為綿延下去的希望。然後,有一天,兩盞燈火融和,煥發出異常的光芒……

中學階段,Albert特別沉迷電子玩意,接近會考時,他遵從父親的意見,選擇唸醫科,於是把所有電子玩意丟掉,意志堅定。

三弟陳偉中(Charles)也稱讚哥哥Albert處事投入和果斷。“小時候,他玩模型一定要砌到底,全神貫注,做什麼事情都要成功為止。”

對四個兒子Albert、Bernard、Charles和David,陳爸爸媽媽悉心栽培。那時候,一家六口住在兆輝台,在家中,Albert個性獨立又活躍,平日能自己處理功課外,課餘學習國畫、鋼琴、游泳等。

陳媽媽說,Albert成長階段較“深閨”,四兄弟見愛在家中玩在一起,Albert中學階段甚至從沒坐過電車。陳媽媽天天管接管送,又僱了補習老師,家裡已提供了良好的學習氣氛。

陳璋一心扶持長子Albert唸醫科,Albert中學唸聖約瑟書院,預科時讀皇仁書院,同時也為了入讀港大醫學院作準備,陳父暑假時在英國公幹,帶備了一張參考書單,趁空檔往倫敦最大的Foyles書局替Albert搜尋醫科書籍,擠滿了一個旅行箱回港。

一九八七年,Albert香港大學醫科畢業,成為外科醫生,之後曾任職鄧肇堅和瑪嘉烈醫院,直到九一年陳家舉家移民澳州悉尼巿,環境的轉變,可沒有成為Albert的障礙,他繼續在當地努力唸書考試,在悉尼大學醫學院完成碩士學位課程,取得執業醫生資格。

就在陳璋一心期待Albert替他完成夢想時,他卻遭遇了人生的厄運,患上頸椎骨退化,九二年底動手術後下半身癱瘓,需要坐在輪椅上。

在澳洲的威爾斯醫院留醫期間,陳璋除了體會到Albert的勤奮外,也體會到兒子的孝道。天天陪伴丈夫的陳媽媽,同樣感受到Albert對父親的關愛。

陳媽媽說,Albert父親留醫的醫院,環境幽靜,病房內有個大露台,每趟Albert來探望父親,必帶來一大袋醫科書籍,那情景令人難忘:“陽光透過玻璃窗映照到露台,Albert靜靜地坐在那兒溫習,對學業,他沒有一刻放棄過……”

陳媽媽喃喃的說著,陳爸爸仿佛也沉浸在對兒子的回憶裡,受病患影響,陳璋說話較遲緩,有時吐字也是一頓一頓的,卻沒有絲毫減低慈父愛子的深情:“Albert除了考獲澳洲醫科專業試外,他還考取過一張性病的醫科文憑……”

醫院裡,其他病人見到Albert來探父親,總是挽著一大袋書籍,陳璋也不禁解話說:“是呀,我的兒子是doctor來的。”說時,有點沾沾自喜,陳母則特別懷念兒子教她“上路”的軼事。

“Albert爸爸後來轉到一間復康醫院,Albert第一趟和我駕車去,邊教我看地圖,邊說:“媽,我帶你這星期,以後要靠你自己駕車去了……”

回憶是美好的,令陳氏兩老的眉頭也寬鬆下來。在陳璋面對健康最大挫折時,給予他心靈上最大安慰的,是長子Albert。

那是令人懷念的一天。“那天,是我的生日,Albert來探我,興高采烈的說準備了特別的東西給我,之後還推出一個大蛋糕,祝我生日快樂,還對我說,他已經獲澳洲執業醫生資格,呀!那是我最愜意的禮物,那是我最開心的一天。”

Albert是第一個為陳家帶來當醫生的榮耀,而陳璋二兒子Bernard,在台灣唸醫科,之後娶了個也是醫生的太太,陳璋感到十分美滿,他心想:台灣的兒子和媳婦,可幫忙照料在當地定居的年邁祖父母。

而在香港,有Albert在,自己和妻子的健康也有人照料。更幸運的,是之後Albert結識了一個女孩子,也是當醫生的,日後陳家便有兩對醫生夫婦,簡直是雙重福氣。

更何況,Albert認識的這個女孩子,樣子溫婉嫻淑,擁有一雙討人喜愛的大眼睛。她對Albert,對陳璋夫婦也很體貼,就是連她的名字,也充滿賢妻良母的味道,叫謝婉雯。

陳璋真的十分感謝上天賜給他的福氣,儘管那時候他不知道,幾年後噩運遽然掩至,叫陳家經歷了漫長而又痛苦的人生歷程。

※這個真人真事由香港影音使團拍攝成電影《天作之盒》


本文章由迎欣出版社提供

延伸閱讀:
苦難中的創意 【劉保伸】
信仰,心靈的復健 【曹燕婷】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