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末後的審判
2018-01-22 星期一
親愛的,..「你勞碌得來的,歸入外人的家。」(箴言五:10),這外人是單數的人,表示人在淫亂裡,將有一個未曾注意者,最後成為淫亂者背後的掌管。在社會上,...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287 | 文章發佈時間:2016-06-13

行仁的能人 –富能仁(下)
作者:韓琦

如山雨降下

富能仁回到雲南,在宇巴梭的幫助下開始翻譯聖經,首先是記錄耶穌生平的福音書,而第一卷著手翻譯的就是之前傳教時曾奇妙地傳遞出去的「馬可福音」。

他又往慄僳人的村落去,起頭五個月,願意信耶穌的還是不多,但富能仁一點也不氣餒,他住在慄僳人當中,與他們生活之外,也持續不斷地為他們禱告,求上帝能感動這些人。而就在富能仁來到雲南的年之後,他的堅定終於開始有果實。村民們接納富能仁、歡迎他,一家一家的,說要信耶穌,拆毀並燒掉拜鬼的偶像、壇龕。越來越多人說要信這位基督耶穌。就像久旱之後傾盆而下的山雨,淋漓而下。

富能仁來到先前有個婦人「提醒」他:「沒有空傳道,那做傳道人幹嘛?」的小村落,卻沒想到,其他已經信基督的慄僳人,已過來傳福音了,甚至正在興建一間教堂,也是當地的信徒自己捐獻支持的 。不只如此,同時村裡還是陸續有人信耶穌,於是就帶他們來到一洛瓦底江邊施洗,一次多達兩百四十人。這些全然超乎當年富能仁所能預料。在各地,富能仁的同工們—其他外國來的宣教士及當地信徒如宇巴縮,各自出去傳教都結實累累,各村的教堂,由當地信徒自己奉獻材料、人工、建築,蓋起自己村落裡竹編圍牆茅草覆頂的教堂。

暗夜明燈

富能仁發現慄僳人喜歡歌唱,他教導慄僳人唱詩歌來學習教義。有「中國慕迪」之稱的丁立美牧師,當時在華北已是有名的佈道家,他有感動說想看看山地教會,富能仁很高興地答應了,他們一起旅行,翻山越嶺去各慄僳村落傳教。丁牧師記得一次他們在山間趕路,山谷森林樹高而在向晚時刻更顯幽暗,在黑暗當中卻依稀聽到人們唱歌的聲音,他們便提著勞累的身軀,打起精神追循歌聲,聲音越來越清晰,竟然是基督教詩歌,他們來到了一個慄僳人新建的小教堂;因為信徒們供應不起點燈的油,就在黑暗中唱歌聚會。歌聲就好似光明的燈台,在暗夜中引領了方向。這使丁牧師非常感動。

洛西姑娘

在大理與丁牧師道別之後,富能仁迎接新的同工—美國來的青年宣教士楊智敬(Allyn Cooke) ,雖然楊智敬只會一些漢語,但他跟著富能仁認真努力地學習。他們日後成為非常契合要好的同工。可是,不惑之年的富能仁,他生命當中契合的另一半在哪兒呢?

富能仁認為,宣教士的妻子,不只是陪襯丈夫宣教工作的角色,應該同等的有感動有熱情去傳教。而他在雲南真遇見了這樣的女性,老宣教士邰慕廉(Frank J. Dymond)的女兒洛西(Roxie Dymond)。洛西不僅認同富能仁對慄僳人的愛、願意跟他結婚去西邊的山裡服事—他們婚後的「蜜月旅行」是去到滇西山間超過一千四百哩的「長征」宣教;真到了山區裡,洛西優美的嗓音,也在在讓她受到慄僳人的歡迎,她的確是同等的有熱情也有能力去傳教。

慄僳聖經與慄僳語

在宇巴梭及其他慄僳信徒的幫助下,富能仁設計了一套慄僳文字,為了傳教的需要,他首先用這套文字來編寫了簡單的「教義問答」並一面翻譯「馬可福音」,也陸續完成慄僳簡史以及語言手冊。楊智敬學會慄僳文之後承接了翻譯的工作,1932年,慄僳文的「新約全書」在緬甸印刷出版,初版印刷費不是富能仁在英國的禱告團隊奉獻,而是由中國東北的基督徒們奉獻助印的。不同於其他民族,中國政府多是指定以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語言學家設計的文字來書寫記錄。這套富能仁設計的慄僳文,在1992年中國政府承認為慄僳族正式書寫系統。 慄僳人到今日使用的文字,便是這套「富能仁字母」。

三哥走了

慄僳人親切地稱富能仁為「三哥」,因為他說自己在家裡排行老三。在山裡面他常穿著慄僳人上山採集勞動時的裝扮,像個工人一樣。來訪的客人有時覺得奇怪,他會解釋說:沒關係,「在陌生的地方,沒有人認識我,什麼樣子根本不要緊;如果在熟的地方,每個人都認識我,看來如何也沒關係。」

1938年九月21日,富能仁覺得頭很痛,但還能寫信。次日頭痛加劇,昏迷了兩天,在保山去世,原來他得了急性腦炎,這在當時實是藥石罔效。傷心的信徒們把他葬在郊區的山頭上。而慄僳族的教會到今天,每七年會舉辦特別儀式來紀念富能仁。

富能仁走了。但他留下給慄僳族的,不只是讓他們可以書寫、記錄、傳遞訊息的文字系統而已。富能仁要求各個慄僳教會不依靠外地外國奉獻,自己買聖經、詩歌本等書籍、自己建立教堂、自己供養傳道人。這樣的自主獨立,歷經世界大戰的戰火、文化大革命的怒波,慄僳教會仍然站立、持續成長,甚至還隨著慄僳人遷徙至緬北山區、也派出傳教士去其他部族傳教。到今日,連中國官方也承認慄僳族應有超過十萬的基督徒,也就是九成以上是基督徒 。這個數字比例在中國任一民族群體中都是獨一無二的。但這個成功收穫,來自於一個人的播種:他是一個前六年沒有看到什麼效果,但是一開始大量的麥子收成時,又不自滿的英國人,他認為大量慄僳人歸信耶穌不是他富能仁做了什麼事,而是上帝自己做工,到了他52歲被腦炎奪去生命之前,他仍然每日花數小時認真謙卑地禱告。

問題:

  1. 你認為富能仁看待慄僳人是無文明需改變的野蠻人嗎?為什麼?
  2. 為什麼富能仁先翻譯「教義問答」與講耶穌行腳的福音書?
  3. 富能仁過世後,慄僳基督徒仍然不斷增加,你覺得是為何?
  4. 是什麼讓富能仁這麼願意去山裡?是什麼會讓你如此熱誠去某地做某事?

參考資料連結:
http://www.omf.org/omf/breakthrough/fraser_the_lisu/about_james_o_fraser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F%8C%E8%83%BD%E4%BB%81
http://www.wellsofgrace.com/biography/biography/fraser.htm


延伸閱讀: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