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不要論斷人
2017-06-28 星期三
「北風生雨,讒謗人的舌頭也生怒容」(箴言二十五:23)我們不是活在恆溫層的人,每天會遇到不一樣的人,講不一樣的話,做不一樣的事,生活一定有變化。有些變...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1793 | 文章發佈時間:2016-06-23
時間的特性
作者:黃小石博士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論語•孔子
盼望是萬惡之首,因為它持續人痛苦的折磨。~尼采(F. W. Nietzsche)

時間從何而來

人的盼望跟時間是有關係的,盼望總在時間的下游。時間是怎麼回事呢?我想我們得先了解時間是什麼,才能曉得人能不能真的有希望。時間看不見,摸不著,想不通,真的有時間這東西嗎?弗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說:『不要浪費時間因為時間就是生命』(Do not squander time, for that’s the stuff life is made of.) 時間就是生命,時間有一些特質的,所有的特質中最特別的就是時間會過去。所以說流年似水,光陰似箭。孔子立在大川上也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論語子罕篇)這些感嘆不只中國人有,每個國家、每個民族都有這類的作品,都有這個概念。這是自古以來人類對時間的共同看法:時間飛快,一去不返。但是時間真的是會過去嗎?英國詩人奧斯汀•達本森(Austin Dobson) 說:時間不會過去,是我們自己過去了。

時間有什麼特質呢?根據現在科學家對時間的認識,認為時間有個開始的,這也是個麻煩,目前標準的宇宙論──大爆炸論(Big Bang Cosmology),認為宇宙是剎那間形成的,在一百三十七億年以前,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忽然之間,宇宙在極速的膨脹中開始:時間開始、空間開始,這是大爆炸論開始那一刻的光景。我們常嘆息,如果有什麼是永恆的,大概只有時間了;可是時間好像不永恆,時間原來有個起點,這是何等難解。正如奧古斯丁說的:神不是在時間中創造宇宙,神是把時間與宇宙一起創造了。

時空不能分開

愛因斯坦告訴我們:時間與空間不能分開。我若說「現在」,這「現在」只在這裡有意義。「現在」在這裡過去了,在太陽呢?我剛剛所講的「現在」還沒到那裡,約需要八分多鐘,太陽那裡才會看見我說「現在」。四年半之後,在最靠近太陽的另一個太陽(Alpha Centauri),如果在那個星球上面有生命的話,他們看見我說「現在」是四年半以後的事情。距離我們最近的一個銀河系,光要走二百萬年,才走得到那裡,二百萬年以後,那個銀河系才說,嘿,他說「現在」。時間在空間裡面,『現在』在這裡才有意義,過去永遠不過去。沒有東西會消失的,問題是在那一個時空裡。我加上一句:一位在空間上無所不在的神,祂在時間上必然是永恆的!哲學家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 在其著作ZEIM UND ZEIT說:『時間是空間的真相』(Time is the truth of space.)又說「空間的本質是時間。」 (Being of space is time.)他到底在說些什麼?從哲學的角度看來,時間是何等的令人困惑。

時間有方向

時間是什麼?這是一個令哲學家大為頭痛的事。科學家如何看時間呢?科學家對時間的概念是基於一種測量,現在可以測量時間到什麼程度呢?我在美國買的一個標準鐘,它是美國標準局用雷達控制的,它在招牌上打出一個廣告──本鐘保證一百萬年不誤差一秒鐘(其實每一百萬年,頂多只慢十五秒鐘)。美國聯邦標準局的原子鐘測量的準確達到百億分之一,科學已經進步到了這個地步。時間雖是可量得很準,但它會變快變慢嗎?若是如此,我們又怎能知道呢?一個可量值x的變化率是dx/dt , 但時間的變化率卻是dt/dt=1, 消掉了!然而時間是什麼?對科學家而言,這是個麻煩。

時間的正面跟反面對科學家來說都是一樣的,它可以是正也可以是反的,科學公式裡,時間多是可逆的,也就是說時間可以朝正的方向走也可以倒過來走。但是時間在生命中不是這樣,生命有方向,時間有方向。時間怎麼會有方向呢?上個世紀熱力學與統計學的科學家研究再研究才說:對,時間有方向──任何一個封閉系統,它的混亂程度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可以用的能量(free energy)只會減少不會增加。所以時間是向著熵增的方向而去,這就是有名的熱力學第二定理的精義。一幕電影,一杯水靜靜立在桌上,忽然間,碰!掉下去,水流得滿地都是。你會說這是對的方向。如果說這散落四地的水咕嚕流進杯子,杯子從新跳到桌上。你知道帶子放反了,這不是時間的方向。

朋友們,時間向著混亂敗壞的方向而去,向著沒有盼望的方向而走。所以新鞋變舊履,紅顏變白髮。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

難道科學家就懂得時間空間是什麼嗎?親愛的朋友,沒有人能夠完全懂的。愛因斯坦是時空專家,就說:過去和現在的差別只不過是一種幻覺。(Distinction between the past and the present is only an illusion.)又說:時空是什麼?時空只不過是我們思維的一種方式,不是我們生活的一個環境。(Time and space are modes by which we think, not the condition in which we live.)

「現在」就是「不能夠肯定」的變成「不能夠改變」的那一刻;「將來」好像是不能夠決定的未知數。但這話不盡然,至少我們能確定,每個人的生命都有一個定點,一件必然要發生在每個人身上的事,這個定點人們不太講,講了也不太討論,討論也好像事不關己,死亡好像是靜悄悄的,偷偷摸摸的。然而,這是我們生命中必定會發生的未來。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說:時間是最可靠的毒藥。

愈活愈沒有盼望

虛無主義哲學大師尼采(F. W. Nietzsche)說:盼望是萬惡之首,因為它持續人痛苦的折磨。(Hope is the worst of all evils, because it prolongs the torment of men.)生命是一個盼望愈來愈少的過程。我們以為活在希望裡,其實生命愈來愈沒有盼望,我們活得愈久,接受這苦刑愈久。

你看,我們小的時候,似乎什麼都可以盼望,什麼都可以等,等過年、等放暑假、等生日。我第一次睡不著覺是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有一天,老師宣佈隔天要去台中公園遠足。我想到要坐火車,要去那個偉大的公園,結果那天晚上我睡不著覺了。那次是我第一次睡不著(我很少睡不著),現在你若要我去台中公園,我怕聽見就要睡著了。孩子嘛,一半在夢想裡,一半在現實裡,分不太清楚的,每天盼望著長大,因為很多事情長大了以後才可以做。

孩子長大以後成了年輕人,活在理想中間,理想不是經驗的產物,是另一種盼望。理想是年輕人的標誌,你覺得世界應該是這樣、生命應該是那樣,充滿理想的眼睛會發亮。我看現在很多年輕人眼睛不大亮,好像人生沒什麼可盼望的。真正的年輕人活得多帶勁。白馬王子是年輕人的盼望。

中年人是什麼?我想就是一個失去理想的人,因為發現這理想不太合乎實際,什麼都變得很實際了,因為時間不會為你停留,如果時間不多了,得趕緊做快來不及做的事。從前問小姐你幾歲啊?十六歲,既害羞又得意,二八年華,其實才十五歲;現在問小姐你幾歲?幾歲要你問?多管閒事。從前盼望白馬王子,而今只要身家清白,有適當收入就可考慮了。我們教會有一位會友講個故事給我聽,她是北一女中畢業的,中學畢業時跑去照一張相,照得很好,照相館老闆把它貼在櫥窗上面,她也很高興。四年之後,她大學畢業了,風風光光回到一女中,想要再去照一張相,就想到同一家相館。去了,左邊照,右邊照,都不滿意。「不是這樣,不是那樣,」她跟相館老闆講。老闆問她:「到底是怎樣?」「就是從前你跟我拍得那樣啊!」「從前是什麼時候?」「四年前。」「四年前照的?小姐,女人兩個禮拜就不一樣囉!」

怎麼個不一樣呢?時間,你很難跟它抗拒的,外國人的一句諺語:人一過了三十歲,就過了山頭 (over the hill) ,就開始走下坡。下坡就是愈走愈快的意思,從前時間過得很慢,現在是一瀉千里,四十年前彷如昨日。清代詩人張璨的<戲題>一詞道盡人到中年的無奈──書畫琴棋詩酒花,當年件件不離他,而今事事都變更,柴米油鹽醬醋茶。

人在時間中是很矛盾的,勞倫斯(D.H. Lawrence)說:滿懷希望地旅行勝於抵達終點。(It is better to travel hopefully than to arrive.)小時候一直想長大,長大了寧可回到兒時;年輕時拚著健康去掙錢,有錢了,又想用錢去買健康。我們要長大,長大了;要讀書,讀了;要找工作,找到了;要結婚,結婚了;要生孩子,生了;要退休,退了。這又怎樣呢?那一件事真正能滿足我們呢?然後呢?然後就不能問了。不好對老年人問說:你在等什麼?

好像你要做的事情一樣一樣做了,問題是,每做一件,希望要做的事就少了一件。人生窄如手掌,時間在我們指間一點一滴溜去,一日沒一日,一秋又一秋,一年過一年,一輩催一輩。那是你,那是我,誰在這個以外?誰不在時間之內?時間只朝一個方向去,你也朝那個方向去。人生的過程,就是一個希望破滅的過程,年輕時,我們把希望放在將來,年紀慢慢大了,我們的希望反而放在過去:想當年,若是嫁了這個人而非那個人;想當年我若是去學這一行而非那一行……,那有多好!

生命如此矛盾,教人無法掌握,我們一直以為我們可以活在盼望裡,然而時間告訴我們,盼望只會從我們生命中漸漸消逝。你說:不,我是活在希望裡面!你真的有盼望嗎?盼望是真實的東西嗎?你說:難道人生只能如此的悲觀?是的,在唯物觀點裡,這是一個無法避免的殘酷事實。

朋友們,我講時間的方向,基本上,我在告訴你科學講什麼。


本文章由宇宙光提供

延伸閱讀:
數典忘祖? 【白培英】
H•生命製造指令---DNA 【邱恆德博士】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