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末後的審判
2018-01-22 星期一
親愛的,..「你勞碌得來的,歸入外人的家。」(箴言五:10),這外人是單數的人,表示人在淫亂裡,將有一個未曾注意者,最後成為淫亂者背後的掌管。在社會上,...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287 | 文章發佈時間:2016-06-29

不死守常規—紀守常神父 <下>
作者:韓琦

要保護你自己的同胞

1958年,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進入蘭嶼,徵收數百公頃的土地,成立十個「管訓農場」,收「有案榮民」;次年還由警備總部職訓總隊代管,收一般重刑犯。也就是說,這些佔地廣大的「農場」,其中關的「隊員」都是在台灣本島遭判重刑的犯人,而被稱做「場員」的管理者是有案在身的退伍軍人—這些「勵德班」裡全都是被強制勞動監禁的。這樣的凶惡之徒一度高達數千人,比島上的達悟人還多。

尚且不論這些土地在「外人」出現之前,原來都是達悟人的。這些政府不想關在台灣的場員及隊員,常在晚上跑出來,到部落裡面隨意搶奪百姓的東西。場方又帶來一堆黃牛來放養,常常散落到達悟人的水芋田,踐踏農作物;到蕃薯田吃地瓜葉。雖然日日都有達悟人去軍方的蘭嶼指揮部申訴,然而有權又有槍的,並不聽達悟人的苦情。

紀神父帶來的衣服,這些軍警會先挑選狀況較好的衣物,也會先搶拿救濟物資。但被神父知道了,他都會上前理論、阻止,甚至痛罵他們「救濟品是給達悟族人,沒你們的份!」

1964年當選第五屆鄉長的張人仰先生回憶道: 「紀神父是為了達悟的尊嚴而戰,達悟族人被欺負,他挺身而出。」

另一方面紀守常神父並不是只動嘴動手在他眼見的地方做,把「民主」與「民意」的觀念,帶來給了當時受欺負卻無處發聲的達悟人:他鼓勵達悟人參政。

由於他自己幫助,送去台東受教育培訓的傳教員,在當時的蘭嶼是極少數能夠識漢字、講國語、族語的人,於是神父告訴他們,應該要去參選民意代表。傳教員黃野茂當時並不了解,神父對他解釋道:「面對軍警和政府官員,你們要勇敢保衛你們的鄉土!….去當民意代表,這樣鄉公所、漢人才不會看不起你們、不會欺負你們!」 。又鼓勵他們: 「要學我,有正義感,要站在被欺壓的那一方,尤其要保護你自己的同胞。」

傳教員們陸續成為鄉民代表甚至縣議員。讓達悟族的需要逐漸被政府聽到。然而另一方面,當局發現紀守常神父對達悟人的影響力很大,並沒有容忍不一樣聲音雅量的主事者,也想辦法對付他。某一次台東縣長選舉,警察偷偷將紀神父鎖在宿舍裡,等到選舉結束,才放他出來。

我要贖回我的孩子

在1960年代政府開始徵兵,達悟族人因為日本時代壯丁被徵兵去南洋,許多一去不復返,所以非常恐慌。認為男丁們可能一去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再加上當時許多達悟少年,到了十八歲仍不會講國語,離了家鄉不知要如何生存。後來成為鄉民代表的林新羽先生便為此事去爭取,他告訴當局,這些青年不懂國語、而且才國小畢業而已什麼也不知,請等他們知識多了再說。可惜當時的台灣並不容許這樣的請命。而身為民意代表的身分,非但沒有讓林新羽不被騷擾,凡而讓他被視為「反亂異議份子」,被當局突擊式的抓去警察局。甚至在台東留置五天後,被轉送到台北繼續審訊。過程中林新羽聽聞,到了台北,他可能就要被槍斃。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紀神父也為了此事連夜兼程趕上台北。

「當時想,我完了….紀神父在外面聽到(子彈上膛的)卡!卡!聲,將門玻璃踢碎,立刻衝進來救我 。他說:『我要贖回我的孩子,請你們不要再找他....我用贖款要回他的命,因為他是我真正的孩子。』警調人員聽了都嚇住了。」

林新羽知道,沒有紀神父甘願冒犯當局的闖入,他已然沒命了。

蘭嶼之歌

1963年,香港的邵氏電影公司想要拍攝一片「有異國風情的」電影,選定了蘭嶼拍攝,請了當紅的玉女明星鄭佩佩主演,這部電影講述著生物學博士來南洋小島上研究猛烈的蟲害,愛上了當地少女的故事。劇情頗類似在美國流傳的美洲原住民寶嘉康帝故事(後來迪士尼公司在1995年拍成動畫”Pocahontas” 『風中奇緣』),儘管劇中描述原住民「落後、沒文化」,不過紀神父卻鼓勵達悟族人協助拍攝,甚至參與臨時演出。或許因為臨時演員有薪酬,可以補貼族人家用;也或許他體認到難得有華語商業電影來到蘭嶼取景、又以蘭嶼為故事主軸,是個讓世人看到蘭嶼風土及達悟文化的好機會。而電影中需要一位天主教神父的角色,紀神父也答應演出,不過他事先就聲明,他的酬勞全數捐出來蓋Ivalino村的天主堂,而電影中搭建佈景的天主堂,他也請製作單位留下,作為日後村裡的祈禱所。雖然不取片酬,紀神父卻說:「我比誰的酬勞都拿得多!」

鄭佩佩在片中飾演被神父領養的原住民女孩

蘭嶼之父 Si Sasagazo

蘭嶼是多山的小海島,耕地面積極小。政府想培植水稻,都因氣候關係無法成功推行。紀神父看到達悟族人因環境因素長期營養不良,除了透過天主教會、慈善團體、國際援助組織募集衣物及糧食來到蘭嶼。而除此之外,他也意識到漢人的律令及行政官員對達悟族人極不公平。他體認到應該要培育在地人才接受教育,提昇教育程度,除了改變觀念,也可擔任溝通、協調的功能。除了培養天主教傳教員受教育,也著意要達悟族少年,透過體制內教育,能夠獲取學位、進入公務機關,返鄉服務。在僅有六年國教的年代,他很努力的在每年的國校畢業生中,選出優秀的少年,幫助他們到台東考初中。達悟少年國語能力不如漢人,考試難以競爭,紀神父甚至幫他們找補習再多用功一年。這事吃力且極不討好:許多達悟族長輩很反對,認為孩子才長大,正要可以幫忙農事、捕魚,卻要離開父母遠去台灣;又由於太平洋戰爭時徵兵離家遠行的達悟人,大多都一去不回,因此讓紀神父常常得去家戶中勸說、甚至動手拉人。而孩子們到了台灣,也常因為語言不適應又想念親情,而極想逃回家鄉。而紀神父除了嚴厲要求課業, 聽到他們夜深人靜時暗自的哭泣,會來說故事,或是唱外文歌,柔情地來幫助他們減緩思鄉情緒。第一位考上台東師範學校、後來也成為第一位達悟老師的周朝結說: 「當時我們所有的註冊費、制服、生活費、住宿費都是由紀守常神父負責。

後來到羅東聖母護校念書的周碧玉,因為紀神父常常去學校探望,同學不禁奇怪,問她說:「他那麼白、那麼高,妳又黑又矮,他是妳爸爸嗎?」--畢竟,就算是親爸爸,又有幾人這麼勤的到學校關心孩子? 就這樣,逐漸地有少年到台灣受體制內教育,少年成為優秀青年,回到蘭嶼服務。

Si sasagazo 舉起的人

1970年3月10日,因為台北有個女修會訓練女子幫傭,紀神父帶著三名鹿野的阿美族女士坐夜車到高雄之後繼續往台北要去受訓,其中一人想去台南找朋友,於是一行人改坐計程車北上,到了新營,司機打瞌睡,撞上路邊的大樹,司機當場死亡,坐前座的紀神父頭部及胸口都受重傷。於一間小診所急救七小時後過世。旁人找不到證件,看到腰間綁住的那串玫瑰念珠,猜想應該是基督徒,聯絡新營的本堂神父來認,神父一眼認出是台東白冷會的紀守常神父。台東的教會才知道紀神父車禍過世的消息。三日後,棺木運抵馬蘭天主堂,舉行追思彌撒,許多教友看到靈柩就痛哭失聲,彌撒後,抬著棺木從天主堂出發往墓園的行列,從神父、修女、台東縣長黃鏡峰及蘭嶼來的學生們都參加了,觀看的人稱之為台東有史以來最長的送殯行列。

然而紀神父的事,並不是在此結束。被他拉拔長大的少年回到蘭嶼服務,被他救活的青年將他的事蹟繼續在蘭嶼傳唱。紀守常神父不像他的名字,他不守著常規,待在平安涼爽舒適的瑞士,來到了蘭嶼;他不乖乖地看著達悟人被欺負,站起來反抗惡權統治;他不要出名,接演電影卻奉獻所有酬勞為了蓋天主堂。而他留下的、被人一直想念的不只是有形的建築,他直接的付出,也力排眾議掃除困難,帶著小學生到台灣「留學深造」,迄今影響了三個世代的島民。達悟人稱他為Si Sasagazo --  舉揚起的人。起初是因為他每次在聖禮典的時候向著太陽高舉雙手,那是對著他愛的上帝舉手感謝。也好似他握著達悟人的手高高揚起,抬起來的不只是生活品質,也是他們的自尊與能夠像紀守常神父一樣愛人的心。所以到了今天,這個瑞士人仍然被蘭嶼達悟人尊稱為「蘭嶼之父」。

紀神父在紅頭天主堂前與來祝賀的賓客同坐。

問題:

  1. 紀神父為了非親非故的達悟人對抗拿著槍的蠻橫軍警。想想你生命中有誰曾為了你無私勇敢地付出?
  2. 你覺得紀神父為什麼願意這樣做?是出於「可憐」達悟人嗎?
  3. 耶穌說:「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如果有人為了你,命都可以不要,你願意為他做什麼呢?

參考:

  1. <達悟之父--紀守常影像集> 席萳•嘉斐弄編著, 台北市:南天, 2010
  2. <蘭嶼之父--紀守常神父>,Syaman Macinanao, 台東縣:蘭嶼天主教文化研究發展協會, 2004
  3. <憶達悟之父紀守常 蘭嶼女子出書> 自由電子報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may/16/today-life10.htm

http://www.apessimistisneverdisappointed.com/2010/03/song-of-orchid-island-with-cheng-pei.html
Special thanks to the site owner Glenn Griffith for the screen capture.


延伸閱讀: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