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主要用他
2017-11-20 星期一
親愛的,..強大的國家靠尖端的武器,集權的勢力靠龐大的軍隊,恐怖的組織靠綁架、謀殺。但是上帝的國度,只用一匹小小的驢駒,這是令人驚訝,顛覆一般的作法...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149 | 文章發佈時間:2016-08-09

不能生育的女子 <下>
作者:韓琦

經文:撒母耳記上 Ch1, Ch2

以利加拿每年都帶著全家上示羅去獻祭給上帝,哈拿每年跟著去、每年被羞辱;這一年,儘管丈夫表明仍然深深愛著她,哈拿仍然心底難過,來到殿裡禱告。

哈拿實在太難過,一面祈禱,也痛哭。他的禱告已經是:「偉大的上帝啊,如果你看到微小的信女哈拿的苦,也沒有忘記我,求求你賜給我一個兒子。我會把這個兒子送給你,作為你的僕人、一生服侍你!」這是很特別的禱告,我們以為久不生育的母親的禱告,就是希望有小孩,哈拿卻是說:給一個兒子—不是要傳宗接代或抱個漂亮娃娃賞心悅目,這兒子不是「我的」,他一生都歸給上帝。讀者可能要問,生了就拿去聖殿服侍上帝,那哈拿要兒子做什麼?這時得回想哈拿為什麼痛苦:是不生育。但不是丈夫不愛她、而是另一個有兒女的妻子毗尼拿看哈拿不生育而整天欺負她。哈拿求的是能生育,杜絕毗尼拿欺侮她的理由。

在上帝的殿裡主管祭祀的大祭司叫做以利。聖經上說他「定睛看哈拿的嘴」,因為哈拿禱告沒出聲音只是嘴唇動,以利竟然斥責哈拿:「你這喝醉酒的放蕩女人,是要在聖殿裡面晃的什麼時候?你不該喝酒!」

如果搭捷運時,有人在你身旁不出聲、嘴巴一直動,你可能認為這是個瘋子。什麼情況你會以為這人喝醉了呢?可能要聞到酒味、可能因為他走路不穩、可能這人語無倫次。哈拿在敬拜上帝的殿裡不停地祈禱、不出聲音、還痛哭,而以利睜眼仔細看的結論是— 這女人喝醉了。這個判斷實在奇怪。

以利的出場,是在聖經撒母耳記上一章9節:「祭司以利在耶和華殿的門框旁邊,坐在自己的位上。」 此處動詞「坐著」是作者的強調:

因為整本聖經,寫到大祭司的,只有此處這位,寫「坐」著。

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貌似沒什麼不好,不過我們可以知道以利是坐著看哈拿,他應該沒有走近前查看,就誤判一個受苦可憐的女人,是喝醉酒的放蕩女人。在這張上世紀初的刻印版畫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盛裝的祭司,卻遠遠地端坐在高位上,而近景的哈拿則哀傷痛苦地在殿中流淚禱告著。

Julius Schnorr Von Karolsfeld,1913

哈拿隨後向以利解釋,她是因為心裡愁苦萬分,悲切禱告。以利直接說:「願上帝答應你求的事,回去吧!」哈拿就掃去愁容,回家去了。而回家之後沒多久也懷孕生了個兒子撒母耳。哈拿每年來示羅禱告,這一年她的禱告得到應允,有了美好結果。轉變似乎是來自一個根本不知道她禱告內容是什麼、甚至還誤以為她喝醉酒的祭司。可是以利終究是侍奉上帝的大祭司,上帝仍然看重他。

在撒母耳記前三章記錄著以利其他事蹟:他的兩個兒子在上帝的殿裡面當祭司,不過,人們來獻祭的祭品,還沒煮的,他們就叫僕人先去搶;已經在煮的,用叉子隨意拿走。這麼做,大家看在眼裡,很多人不想去獻祭。舊約時代,以色列人獻祭除了作為禮物、貢品,也有贖罪、和好的意義。以利的兩個兒子這麼做等於阻擋人來上帝面前,惹得上帝很生氣。而且這兩個人還染指會幕中侍奉上帝的女孩,這些重大的罪惡,老邁的以利知道之後,勸告他們:「兒子啊,不可以這樣喔!人如果得罪上帝,是非常嚴重的事。」然後以利的兩個兒子還是不聽他的話,繼續當祭司、繼續做壞事。上帝又叫一個先知去警告以利:「你的兩個兒子必定同一天死去」;又過幾年,哈拿的兒子撒母耳在上帝的殿中侍奉時,上帝對撒母耳說:「以利知道兩個兒子做壞事,卻不禁止他們,所以他們全家要受嚴厲的懲罰」。之後以利的兩個兒子在戰場上同一天戰死,以利聽到這消息,從椅子上跌下來折斷脖子也死了。

我們身為聖經讀者,回想當初在殿裡以利和哈拿的相遇,哈拿苦求一個兒子終於得到,最後這個兒子卻見證了以利兩個兒子的死亡,人事蒼蒼,難免驚懼。但這結局,其實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以利身為主管上帝聖殿事務的大祭司,他可以辭退、更可以懲罰這兩個「祭司」,但他聽到來自上天的警告(還不只一次),僅出嘴罵一罵,沒有罷黜他的兒子。結果是全家橫死。這是很劇烈的例子。也讓我想到大學時代唯一一次推辭的家教。

我不是出身富貴人家,雖不致愁煩學費,但大學時代有人介紹家教的機會,必是盡力前去赴任。只有一次,我上了一次課就推辭了。那是朋友介紹某教會執事的孩子,第一次上課上到一半,外頭砰砰的吵鬧,突然門打開,一個赤膊的年輕男生闖進來:「嘿,你是新的家教老師啊?樓下那部摩托車是你的嗎?好漂亮!」就這樣又「砰」地關上門。學生不發一語,我說:「你好像很怕你哥哥?」,他回答說,哥哥又因為在學校打同學,曠課多,「又」被退學了。高中已經念了三所學校,在家也會揮拳頭。爸媽只希望他別再去外頭胡混,現在閒賦在家。我點點頭,雖然外頭電視聲音逐漸大起來,還是繼續上完課。走出房門,見到令人詫異的場景:打赤膊的青年橫躺在客廳正中央的沙發看著電視嗑著瓜子,爸媽兩人分坐在旁邊的小小木椅上,白髮的母親併著腿,坐得頗不舒適。壯碩的青年說:「唷,要走啦!記得下次帥機車借我騎啊!」,在教會做執事的家長沒搭理他,只是連聲道謝,起身送我出門。回到宿舍,那一幕場景揮之不去,我打了個電話說:「對不起,我沒辦法接下家教。如果您們需要,這是我一個更有經驗的同學的電話。」

有種種跡象顯示偏離,管教需要執行。不然只會招致慘痛的後果。推想我見到的已是苦果的一部分了。

問題1:你的職權上,有誰犯錯令你難以出聲?想想原因是什麼?

問題2:誰是你可管教的對象?對他,你今後會怎麼執行?


延伸閱讀: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