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主要用他
2017-11-20 星期一
親愛的,..強大的國家靠尖端的武器,集權的勢力靠龐大的軍隊,恐怖的組織靠綁架、謀殺。但是上帝的國度,只用一匹小小的驢駒,這是令人驚訝,顛覆一般的作法...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149 | 文章發佈時間:2016-08-30

欺騙父親的孩子
作者:韓琦

聖經:創世記 25章21~34節;創世記 28章

在亞伯拉罕一百歲的時候,上帝給了他一個兒子以撒。以撒長大之後娶妻利百加,以撒六十歲的時候,利百加懷孕了,胎兒在肚子裡就踢打得很厲害,利百加非常痛苦,禱告問上帝,上帝回答說:你腹中的孩子是兩個國家,這族強過另一族、大的要服事小的。」結果孩子出生,果然是雙胞胎,先出生的以掃滿身紅通通又有體毛,後出來的緊緊抓著以掃的腳跟,所以爸媽就把他取名叫「抓住」,音譯雅各。

兩兄弟長大,以掃喜歡打獵,常常獵得野味回來加菜。須知這家庭是在現在的中東,當年過著遊牧生活, 打獵得到獵物的肉、角、毛皮,是生活中至為重要的資源,聖經上也記錄著,做爸爸的以撒喜歡這大兒子以掃(創25:28)。媽媽利百加比較喜歡小兒子。聖經上沒有特別記錄原因,只說小兒子雅各比較文靜,喜歡待在家裡。或許因為在家會幫助媽媽做家事,媽媽覺得貼心;也或許只是媽媽覺得雅各長得比較清秀可愛。而之後,以掃娶了兩個赫人(現在通譯西台人)為妻子,聖經上說這兩個媳婦讓以撒跟利百加日子很痛苦。

以撒年邁,老眼昏花了。在當時,要交接一族之長之前,要對繼承人做一番祝福,在當時的社會裡,人們不單認為是儀式性的交接了責任與地位;更認為這個祝福的力量至為巨大且真實。以撒把大兒子以掃叫來,要他去打些獵物回來,烤些香噴噴的肉,然後爸爸要對他「祝福」。不過那時的人住帳篷,一大壞處是隔音欠佳,媽媽利百加聽到,心生一計:以掃高高興興出門打獵後,他把雅各叫來,要他就近把豢養的兩頭羊拿來,做媽媽的做兩道爸爸愛吃的菜,然後讓爸爸給雅各祝福。雅各雖知道爸爸眼睛已經看不清,但端盤子去給父親吃的時候,恐怕爸爸一摸他光滑的皮膚,就知道他不是以掃,這下冒名領祝福的計策一旦曝光,恐怕父親不但不給他祝福,還出言詛咒,那可嚴重。媽媽利百加信誓旦旦說一切包在娘身上沒問題,甚至說:「你招的咒詛,都歸我身上」只管聽媽的照辦!

雅各帶了兩頭羊來給利百加做菜,利百加把以掃最好的衣服讓雅各穿上,又要雅各在手和脖子披上山羊毛皮。裝扮好登場,爸爸以撒聽聲音是雅各,就要摸摸這孩子,利百加果然了解枕邊人,摸手又摸摸脖子都毛茸茸,以撒才開始為這孩子祝福。

阿色列托(Gioachino Assereto)的這幅畫中的以撒有些奇怪,可以說這個父親是「年齡不均」的:他的頭滿是皺紋,看來十分老邁,但面容安詳,準備要進行重要的儀式交棒了;而他正伸出來碰雅各的手,卻又不像臉上年紀的強壯,畫家以此來強調以撒碰觸確認的動作以及這族長的權威。而皮膚光滑的雅各給爸爸叫過去,卻滿臉懷疑地轉頭看媽媽。媽媽利百加則提指要他安靜,要他聽媽媽的妙計。

一個信任家人的父親,要給兒子祝福,為何還要摸摸他的手,來確認?而且以撒知道這兩個孩子從小爭到現在,可能也想起了當年他們出生時,上帝的預言,以撒給這兒子的祝福明白地說:「願你做你弟兄的主;你母親的兒子跪拜你」,以撒刻意要以掃成為那個被服事的、勝過他弟弟雅各的。做父親的有偏心與算計,卻難料到做媽媽的早他兩步都算準了:利百加讓雅各偽裝以掃之外,不但知道丈夫會想確認孩子身上的體毛,甚至連丈夫會摸哪都猜到了。

等以掃帶著獵物回來見以撒,這一切東窗事發。以掃當然非常生氣,氣得想要砍死雅各。利百加知道這情況,就藉口跟以撒說,以掃娶的這兩個西台人讓我們這麼煩心,不能再讓雅各娶西台人啊,要雅各去我娘家那邊娶妻吧。然後要雅各趕快逃命去舅舅拉班家。雅各自此就離家,我們從後面的經節知道,他沒有再回來了。

相信這世界上,大凡為人父母的都願意為孩子無償無怨無悔地付出。不過,當有不只一個孩子的時候,儘管分糖果、冰棒再怎麼公平,心底難免有所偏好。這個偏好的來由或許是長得順眼、嘴巴甜、成績好、手腳快、家事勤,但我們得承認,身為一個凡人,實在就喜歡某個孩子多那末一點點。小時候分配食物可以公平,但長大之後,買一支新手機給誰呢?供應誰讀大學呢?祖產的房子要留給誰呢?這些有限的資源,必定給予各子女的會有多有少。我們做孩子的時候抱怨著父母親偏心,其實生為人,待我們為人父母,不免也偏心。而偏心太過,結果是誰擔?

幾年前,我母親的朋友邀請我去他家裡,「看看他孩子」。我與一音樂老師同往,是個15歲的少年,大大的眼睛,異常地安靜。女主人很憂心地說:「怎麼不叫人哪?唉唉,最近他都這樣,越來越不講話。」 「彈一首最近練習的吧!」我說。他打開琴蓋,開始彈琴,頭低低地,也不看譜,手就揮舞起來。「劇力萬均哪!李斯特當年一個月彈壞一部鋼琴,現在我相信了」我感慨道。一邊與音樂老師對望一眼。音樂老師講了一下技法,不小心碰到旁邊櫃子上的獎杯,險些掉下。擺正之後我發現櫃子上都是獎杯,我問:「這是?」「是姊姊的獎杯,這是圍棋初段、這是繪畫比賽、這是國中市長獎…」做媽媽的忙不迭地說著,語調突然明亮了起來。而我眼角見到,坐在鋼琴前的弟弟又垂下頭了。隨後女主人說,姊姊剛考上資優班,現在準備科展,所以不在家。

回程的車上音樂老師說:「他不管詮釋了,他是在發洩。」我點頭:「很難過。我第一次聽到彈莫札特彈得這樣用力,那是吶喊啊!」

兩個月後我聽到這弟弟重度憂鬱,休學了。

利百加對雅各說:「你招的咒詛,都歸我身上」。而她疼愛的孩子,就因她造成的這個欺瞞行動而離家、再也見不著。

問題:
一、你認為,雅各自己想不想得到這祝福?聽到媽媽要他做的事,換是你,會如何回答?

二、 如果家裡的資源只夠一個孩子上大學(研究所),你會給哪個孩子這機會?為什麼?


延伸閱讀:
騙子 【韓琦】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