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洗腳的人生
2017-10-18 星期三
親愛的,..做事,我們有專業。與人相處,我們永遠是學習者。人太不同,每個世代不同,每個人不同,甚至一個人在不同的時候,也不同。何等需要上帝恩典的相隨...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048 | 文章發佈時間:2016-11-08

我們都改變了(上)
作者:曾美香

嫁給外子,直覺上就感到不妙:兩人的個性怎會差那麼多?我出身美濃,父親行醫母親是縣議員,在家裏,我是哥哥姊姊們眼中的小妹和寶貝,血液裡流的是傳統客家的保守和謹慎,對人生每一步規劃都儘量謹慎低調,但結婚才幾天我就有些後悔了。

外子在台南安平土生土長,娶我時他在空軍服軍官志願役。他是那種既感性又衝動、個性直來直往的阿兵哥;和很多夫妻一樣,我們之間存在著許多矛盾。夫婦間起爭執並不是我的本意,和那些企圖擁有快樂婚姻的女孩一樣,誰不期待公主與王子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呢?

隨著軍旅調動,我們待過花蓮、台南、台中等多處的空軍基地,使得我的護士生涯也到處漂泊;我們之間爭吵始終不停,互槓也沒停過,為著一點小事也可以弄得很激烈。事實上,女兒嘉彣、聿嫻的相繼出生,對夫妻間爭吵並沒有助益。外子雖疼兩個女兒,但夫妻間的歧見依然如鴻溝。

聿嫻出生後,一次偶然的機會裡,我被同事引導認識了主耶穌,第一次聚會的印象,只感覺詩歌好聽,與外界靡靡之音截然不同而已。大概是保守性格使然,那時我並沒有真正讓耶穌進入我的生命。接下來的幾年,因著工作地點的調動,使我不容易固定在一個教會裡,靈性也因此上上下下。

六、七年前,我到台南新樓醫院任職,先派往麻豆分院,後來調回總院,在心導管室工作。外子則以空軍少校退伍,自行創業開設冷凍空調公司。那段住在公婆家的日子,惡化了原本就已脆弱的婆媳關係,使得夫妻間更加緊張,關係更形冷漠疏離。

其實,不善廚藝的我只顧忠心工作,並不能為婚姻加分,外子雖然渴望我突破自己走進入廚房,最終著實還是讓他極度失望。我也對那句「鎖住男人的胃就能鎖住他的心」這句話始終嗤之以鼻。雖然我們兩人的工作和收入都很穩定,但緊張的家庭氣氛依然每天存在。

2002年暑假裡,有一天,我沒有到常去的教會參加主日崇拜,騎著機車在我所住的安平重劃區閒逛,眼角撇到左手邊有個教會,靠近7-11;我驚訝地自忖,以前常經過這裡,怎麼從未發現教會的存在呢?我聽見裡面傳來極悅耳動聽的敬拜詩歌。由於好奇心驅使,我走進去,坐下,從最後一排觀察這教會。詩歌不是我慣唱的,哼著哼著,前所未有的平安一直向我湧來,他們唱的沒有一首我會唱,但我總能很快地融入其中。帶領敬拜的是教會的牧師,他不在台上領唱而是親自彈琴,師母在另一邊彈電子琴,琴聲、歌聲中充滿神同在的恩膏。

聚會後我因怕生不想參加愛宴,正要離開,牧師過來招呼:「這位姊妹,妳信主多久啦?」,簡短自我介紹之後,牧師接著問「先生信了嗎?」又追問「妳渴望他趕快信主嗎?」當時我心想,走遍大江南北,沒見過這樣打招呼的牧者。他完全不理會我的敷衍,接著又說「一個家庭若只有太太信主而先生不信,這樣的家庭不像話也不會幸福。妳若敢把他交給我,我就讓妳的家改頭換面」。我匆匆別過牧師,逃離現場回到家,那番話在我心中翻攪,思緒在胸中起伏。「這不是多年來我內心最深處的禱告嗎?不是走入婚姻十多年最大的期待嗎?我們的感情經常處在冰點,難道還有挽回的餘地嗎?這個牧師帶得動我那頑梗又食古不化的丈夫嗎?」

接下來的禮拜天,我鼓起勇氣再度踏進教會,會後交談,我把多年來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和不平的心境對牧師據實以告,期待冤情獲得昭雪、盼望羞辱得以平反,豈料牧師語出驚人地說:「美香,妳家問題並不太大,只是你還沒碰到能透視你問題的人而已;我跟你保證,只要你願意改變自己,當然我會教導妳,也會為妳禱告,當妳改變,妳的家就會全然改觀。」「O,no!這不是我要的答案,這個牧師完全不懂我家的問題,真正麻煩的是我丈夫,他是婚姻的絆腳石,有辦法你去說服他,若是他改變,我一定願意歸榮耀給神。」我在心裡這樣吶喊!牧師又緊追不捨地說:「美香,你一定要試試看,在家族裡,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信主的,我若不要求妳改變,誰能被我要求呢?我們被造的目的,不是為服事,而是為了與神相交,不斷地在主的光中學習改變。當你真正改變了,我才能帶得動你的丈夫,才能讓他看見主耶穌是又真又活的神。」雖然我仍然半信半疑,但離開教會時,我已決定了心意。

接著他說:「我要你學習把爪子縮回去,把冷漠挪開,從此刻起你已不是老曾美香了。主耶穌要賜給你一顆喜樂的心,我要妳拿出女人最可怕的武器──溫柔、輕聲細語、和婉約的微笑,用在妳的男人身上,猶如新婚之夜那般。」記得當時雖然我嘴裡嘟噥著「很難喔很難」,但我心中卻決定一試,當天回到家我就使用牧師的方法去面對老公。

過去幾年我曾經歷過四、五個教會,還沒有遇見過哪個傳道人會這麼說我,會如此直言不諱地說我家問題是出在我;也沒碰過哪個傳道人這麼有把握地想要帶領外子。於是我就抱著姑且一試,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且等好戲觀來。

我謹將牧師的話存記在心,每當我與外子相處,總是時時警惕在心。言談之間,不但學習不慍不火,對丈夫的魯莽無禮,也學習視若無睹,每當夜幕低垂、夜深人靜時,在先生面前和他輕聲溝通,更尋求他諒解我這個家庭主婦對這個家、對婚姻的失職之處。

我也學習真心地為配偶禱告,天天求主省察我的心,鑒察我在心靈深處是否隱藏什麼不交給主。小女兒聿嫻似乎也愛上了這個教會,我更帶著喜樂的心參加每一堂聚會和訓練課程。

如此,按照牧師的規劃,我改變生活態度,也渴望與主更親近,才三個月就立竿見影。有天我向丈夫表示,牧師期待能到家裡來和他一起泡茶時,沒想到外子一口答應:「歡迎他來啊!」真是讓我喜出望外。

牧師來到,我本來指望他能好好向外子傳個福音或指點指點人生,或者訓訓他什麼的,沒想到他們天南地北、天文地理聊啊聊,什麼都聊了,就是不講聖經、不講耶穌。如此這般,連續四、五次造訪都一樣,可把我急壞了,是不是牧師用錯方法了?後來我才明白,那是牧師的高招,是為了帶領先生所採取的放長線釣大魚的策略,先跟先生建立穩固的友誼。

那年十月中旬,牧師帶一批人,要去高雄參加唐崇榮牧師培靈奮興會,外子得知後,居然吵著也想跟去,起初我感覺還沒信主的人根本不適合參加這樣的聚會,但牧師暗示我要讓他去,理由是「上帝會作工」,好一個上帝會作工。

途中,他們一行人乘坐在T-4上(教會廂型車),外子問牧師一個問題:「我小六那年有過一次瀕死經驗,十個同學在海邊玩,見一沙坑有水,本以為不深,我與另一同學一躍而入,不料那坑乃盜採砂石之後所遺留之坑,深度約有一、兩層樓。慌亂中我們兩人都大量喝下水,其他同學見狀早已嚇得魂不附體。我掙扎到力氣用盡後,脹著肚子緩緩沉到池底,萬籟俱寂中,彷彿見到一微光,似乎也聽見一聲音叫我放鬆、放鬆、再放鬆…。模糊中,只感覺身體無助地上浮,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浮出水面,同學們早已哭成一團。他們七手八腳拉我上岸後,我吐出了肚子裡的水,回頭已看不到滅頂的同學。因為已出人命,第二天檢警勘驗現場,我將僅存的記憶誠實向警方報告;他們問我到底是怎樣爬上來的?我就據實回答:『抓著池邊的水草爬上來的』,警察查看了半天,何來水草之有呢?沙地裡草長不好,根也不深,要如何抓?是不是奇蹟?」外子說:「請問牧師,你對此事有何見解?」沉默了片刻,牧師機警地問外子:「令尊是幹哪一行的?」


本文章由國度復興報提供

延伸閱讀:
想念爸爸 【鄭雅懿】
從限定到超越~彭愛林的Story(下) 【彭愛林口述 / 李雀美撰文】
拍戲的心情故事 【巫以諾口述巫錦輝筆2005/4/4】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