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世界,為什麼小國會存在?
2017-08-22 星期二
親愛的,..「你這惡人,不要埋伏攻擊義人的家,不要毀壞他安居之所。」(箴言二十四:15)..在歷史上,大國吃小國,強權滅弱勢,有武力的佔鄰國。有意思的是,...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1899 | 文章發佈時間:2017-03-15

都是為祢做(一)
作者:姚鴻吉

「不可以,不可以挾持我的親人,不可以挾持我的家人,有種你們就衝著我來,我跟你們拼了…….。」

我慌亂的拿著開山刀衝進家中的每一個房間,聲嘶力竭地大聲喊叫,喝令抓我家人的警察出來。但是,無論我如何的咆哮,卻不見半個人影。

原來,因為長期吸食海洛因、安非他命,造成我幻聽幻覺的症狀,不但每天都坐立難安,疑神疑鬼,甚而一旦失去了理性,便拿著刀子在家中吵鬧,兇惡無比。驚恐中,緊繃的精神狀況,像極了精神病患。

家人,是我最親的人,也是最痛苦的陪伴者。每一次,當我一「瘋」起來,他們只能無可奈何地看著我一步步邁向死亡而愛莫能助,承受我金錢上的需索無度以及百般的無理取鬧。嘆息中,他們不知道這顆家中的定時炸彈何時引爆,是傷到自己、害到鄰居還是毀了家人?他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才能幫助我打開生命中的死結……。

我想,將來我不是吸毒過量致死,就是老死在監裡。我的生命除了懊悔,只有淚水,只有痛;冰冷的痛。

人說天生我才必有用,老天讓我來到世上究竟是要我做什麼?難道只是吸毒?坐牢?我就不能活得像一個人?不能和他人一樣對未來有一份憧憬?

有一次,因為毒癮發作向姊姊要錢買毒品,姊姊不忍心看到我毒癮發作的痛苦,一邊拿錢給我,一邊搖著頭說:「弟弟,你再不去戒毒會死啦!」這句話對我而言早已無動於衷了,我早就活得毫無尊嚴、毫無意義了。望著姊姊,我是有親情卻無法活出對家人的愛,就連「抱歉」都沒有資格說。

有時候連自己到底是人還是畜生都搞不清楚。死,對我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同時,對我的家人而言,也或許才能終止他們最深的痛苦吧!

更傷感的是,每一次當我跑去買毒品時,走在路上看見過往的行人,為生活奔波得那麼匆忙;大家都是為了事業在打拼,為了家人在努力,而我呢?活在世上究竟是為了什麼?真的只是為了吸毒、坐牢來耗竭我的生命?真的要到「四根釘子」釘下去才可能戒掉?我好不甘心,我不願意被這白粉毀掉我的一生,但我卻又無法自拔,無能為力。

整整二十年,我如遊魂一般,除了還有一個軀殼外,就只留有一個醜惡的傷口。

吸毒的日子裡,我無法與一般人接觸,無法與人相處;我希望戒毒,卻屢戒屢敗;我懷疑我活著的價值,為自己失敗的經歷感到罪惡;我無法符合爸媽以及家人的期望;我希望和別人一樣,不必為自己的存在感到歉意,卻徒留「希望」而已;我想脫離自我毀滅的傾向,但是除了沮喪,還是沮喪……。

我早就定意悔改是我生命的全部,在自殘的傷口中計數。

一個基督徒朋友不忍看我如此的自生自滅,便介紹我到晨曦會的台東戒毒村戒毒。這裡是一個農莊式的環境。當我走進村時,見到裡面的同工劈頭就問:「什麼是福音戒毒?」

「不靠藥物、不憑己力,只靠耶穌戒毒。」同工這樣回答我。

開什麼玩笑,未免太離譜了吧,全世界哪有這樣的戒毒方法,我立刻轉身要離開,但是家人一把抓住我,苦苦的哀求說:沒關係啦,你試試看嘛!」

看到家人那麼迫切的要我留下,不禁感到抱歉與感動,好吧,就算為了家人也應該勉強留下來。不過,暗地裡我還是下了決定:管你耶穌不耶穌,身體養好我就溜。

新進戒毒村的人,第一個星期都要在「新人房」度過戒斷期;而住新人房的期間內,會有一位資深的學長陪伴照顧。第一個晚上,學長述說耶穌如何幫助他戒毒的見證,我聽了實在覺得好笑,也實在興味索然;但是因為戒斷毒品造成我無法入眠,只好聽他講,算是一種打發時間的方式吧!到了第二天早上,毒癮開始發作,全身難受得不能自己,當下只有一個念頭:走為上策。

顧不了任何結果,我拎著行李立刻往大門走去。正走出去時,一個弟兄將我攔了下來,他一臉和氣的說:「你何不給自己一次機會,也給我們一次機會。」

給自己機會,我懂;但是為什麼說給他們一次機會?我迷惑著。旋即又有一些弟兄走過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苦勸著,幾乎到了「死纏爛打」的地步。就在這樣的人海戰術下,我真的被留了下來。但是,戒斷期間肉體上的痛苦實在無法忍受;全身痠痛,骨髓如針在刺,忽冷忽熱、嘔吐、大小便失禁,所有「慘狀」一一呈現。不過,看顧我的弟兄倒是照顧得無微不至,為我擦澡、按摩,盡心盡力地安撫我急躁不安的情緒,並且跪在我床邊為我禱告,求神幫助我,甚至因為戒店會讓我睡不著覺,他也就不眠不休的陪我聊天,毫無怨言。就在這一個星期中,我感受到他陪伴的真誠、接納與愛,開始萌生了我對戒毒的一絲希望。

他們曾經和我一樣是被毒品捆綁的人,到底是什麼力量改變了他們?為什麼他們能活出這麼美的生命?為什麼能不顧自己,甘願為別人付上一切?為什麼跟過去「混」時的那些朋友完全不一樣?我認真地觀察著。 ~ 待續


本文章由晨曦會提供

延伸閱讀:
王雪紅的故事 (上) 【林幸蓉】
我有一個朋友 【應仁祥】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