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福氣
2017-09-26 星期二
親愛的,..不要把什麼凡事,都視為虛空,例如有人說金錢是虛空,學間是虛空,權力是虛空,家庭是虛空,知識是虛空,大自然是虛空,這是危險的教導。不要把虛...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1982 | 文章發佈時間:2017-07-04

從限定到超越~彭愛林的Story(上)
作者:彭愛林口述 / 李雀美撰文

前言:愛林是是我強壯時上帝所賜的長女,我非常愛她,只是我不善於表達,以致於她或許無法完全了解我。十一年前,當愛林罹患心臟衰竭時,病情惡化到醫生宣佈需要換心的地步,那時,她的女兒安安才一歲,上帝聽了我們的呼求,讓愛林活了下來,這十一年她到底怎麼活?是禍還是福?我願在此與大家一同思想她的生命意義,和分享她的見證。~~彭志平牧師

一九九五年,正當大家歡喜選出四百年的第一位民選省長,又憧憬著將選五千年來第一位民選總統時,太平洋兩岸卻迷漫著「一九九五閏八月」的謠言。霎時人心惶惶,移民、囤黃金、換美超……就像「變天」了一般,人民生活在忙、盲、茫之中。

然而,在這變天的日子裏,我也經歷了一段驚心動魄的「變心」夢魘。八月七四正是仲夏時節,窗外一片耀眼的豔陽天,服下心臟病用藥後,望著門前「基督為恩主聖神作導師、歲歲蒙神福年年得主恩」的對聯,著實給我很大的依靠力量。

我知道信靠上帝的,必能勝過一切病痛,我知道求上帝保守的,恩典是豐盛夠用的,我更知道上帝給窗外一片豔陽天,也沒忘記給窗內的我一個小太陽。

身為牧師長女的我,懂事後就效法父親的服事生命;生於教會長於教會,更以服事教會為職志,所以學聖徒保羅帶職事奉,一面事奉上帝一面工作養身,不求任何教會職份名銜,只求行在上帝的旨意中。所以,雖然罹患心臟病,我仍以教會為家、以服事眾肢體為念。

巧遇王弟兄

滿懷著上帝恩典的喜樂踏進教會,迎面而來的王弟兄,突然開口說:「愛林,還好吧!最近用藥情形怎樣呢?你吃的是什麼藥?」

王弟兄是心臟病的老病號。所以,我告訴他吃什麼藥;聽完後,他很嚴肅地說:「你吃的藥,劑量很重,有毛地黃……,這不得了的,是不是試著換一家醫院看看。剛巧臺北中心診所晚上有特別門診,一定要去,我請吃飯……。」

王弟兄熱忱的邀約,真是盛情難卻,我夫妻倆和他夫妻倆共四人,就從新店前來臺北。華廈林立的臺北燠熱無風,匆匆用過晚餐,因為實在熱渴難耐,所以多喝了水,等走到中心診所時,心臟又喘了起來,忍耐中做完看診前的心電圖和胸部X光檢查。

雖然是夜間門診,醫院裏還是川流不息的人潮,候診椅上坐無虛席,有憂鬱的親人、有啼哭的小孩,有的竊竊私語、有的閉目養神,正當游目候診室的眾生相時……。

病況危急馬上住院

「彭愛林,彭愛林…」的呼聲奪門而出。

四人快步向前一起進入診察室,只見老醫生一臉狐疑說:「誰是彭愛林?」

「是我!」我很俐落地回答。

老醫生嚇一跳的神情,瞪著我看,接著又問:「幾歲?」

「三十歲。」我也爽快地回答。

老醫生又一臉驚愕,開口問:「怎麼來的?」

「走來的!」我回答。

醫生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說:「走來的!怎麼可能走來呢?照檢查資料判斷,根本沒有辦法走來的啦!」

這唐突的問話,我覺得很好笑。雖然有些氣喘,但仍能健步疾走,確實我是走進來看門診的。在護士工作崗位多年的我,還是頭一遭聽到這麼奇怪的問診,問得我一頭霧水,心中不覺得納悶起來。

「這心臟現況不像三十歲人的心臟,已衰竭到九十多歲人的情況,指數才二十多,通常指數在三十五左右就要換心了,你的情況太差了,要馬上住院。」醫生很慎重地宣告。

「馬上住院!」一句話令我驚慌了。

對一個初診的病人,沒有問病史、也沒有更深入的檢查,只有那麼幾句令我發笑的問話,就診斷要馬上住院實在奇怪!我還能走進來,那裡像是心指數極度衰竭的病人呢?不是好端端在這裏看門診?有這麼嚴重嗎?

在耕莘醫院從事護理工作,照顧病人這麼多年,對自己健康情況多少有點了解的我,不禁遲疑想笑,是不是醫生小題大作了?真的,我一點也沒有住院的準備。

「小姐,快去推輪椅來,送病人到病房,並馬上辦理住院手續,做更進一步的檢查。」老醫生催促地交代護士。

不知命在旦夕中

被這催促聲一喊!我才覺醒是要住院了,顧不得一旁侍候的輪椅,我很從容地說:「現在就要住院,是不是請李大夫,您就當我的主治大夫?」

「這不太好,我年紀大了,晚上是不來醫院看急診的,你這種情況隨時會出問題的,還是指定別的醫生吧!」老醫生隨口回答。

迢迢一路塞車到臺北來,為著仰慕老醫生的醫術,臨時被診斷要住院,又突然被拒絕當住院主治大夫,心中無限惆悵,於是殷殷開口商請醫生說;「我是不是可以指定兩位大夫,當主治大夫呢?」

老醫生沉頓一會,說:「那麼,我就介紹大夫吧!我可以看你,但是,晚上萬一有緊急狀況,我是不會來的,而且,要另付指定醫生費用。」

就在老醫生的催促下,我被用輪椅推上八樓的病房,馬上就背上二十四小時心臟監控器,開始進行分秒不失的心葬記錄。而為了有精準的各項記錄,我來來回回走著,或坐或臥,索性從病房走到門診診間去,順便做上下樓梯的記錄。

大概我是很特別的病人,老醫生瞄見我走下樓,竟情急地開口對身旁的護士說;「真大膽,怎麼可以讓病人走路呢?這麼嚴重的病況,不可走路的……;快!打電話催病房推輪椅來,快護送病人回房休息。」

停站在一旁的我,開始莫名其妙了,不是還能走下二樓嗎?對自己的心臟程度我很樂觀,不相信病會如此重的,但還是遵醫囑回八樓病房休息。

年輕的九十歲老人

不一會兒,另一位主治大夫神色匆匆進病房,見面的第一句話就說:「彭愛林是那位?」

「這麼年輕啊!?手伸出來給我看看。」楊大夫偏著頭說。

楊大夫看看我的手,又抬頭看了我一眼,竟冒出一句令人發噱的話,說:「看你的手相,再看你的面相,你根本不像短命的人嘛!怎麼年紀這麼輕,心臟功能就連九十歲的都不如呢?」

接著,醫生開始做心臟超音波檢查,因為晚餐水喝多了比較喘,而躺不下來,一躺下來檢查,氣就更悶而喘息不止,也無法回答醫生的問診。

大夫很仔細地檢查,病房內五人十隻眼睛,注視著超音波螢幕,他很仔細地從各角度檢查心臟,神情很低沉凝重地說:「這心臟實在差到極點,怎麼拖到這麼差才來就醫?又是有什麼毅力撐下來的?這樣的心臟不可能如此活動的,哪可能談笑風生地走來看病……?」

大夫離開後,我躺在病床上凝視著天花板,老醫生、楊大夫不很尋常的話,不時地在腦海洄波盪漾,對他們的話覺得莞爾可笑,自己很樂觀地想著,過幾天檢查完畢就可回家。我不相信也不能接受才三十歲,心臟衰竭到極點。

華燈初上的仲夏夜很活絡,忠孝東路的車水馬龍襯映著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更顯得亮麗熱鬧。即使是這般的喧嘩活力,卻掩不住心中陣陣的幽思。~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迎 向 陽 光之三----巫 以 欣 的故事 【巫以欣口述巫錦輝筆2005/4/4】
脫離毒品展開新人生 【佳音90.9廣播月刊】
生命樂章 【百寶書】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