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上帝在安靜中的作為
2017-11-24 星期五
親愛的,..上帝很多的作為,是安靜地進行。我們似乎無言可聽,無聲可聞。但是上帝許多的大工,默默的進行。例如宇宙大部分的空間是安靜,星球運轉是無聲,日...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152 | 文章發佈時間:2017-07-04

從限定到超越~彭愛林的Story(中)
作者:彭愛林口述 / 李雀美撰文

病床上無奈憶往

父親是青年流亡學生,從大陸輾轉香港、離鄉背井來到台灣,二十一歲時獻身讀神學院,在事奉上帝的天路上奔走四十多年,身為牧師的長女,從小被養得胖胖壯壯的,印象中沒吃過幾次藥,怎可能心臟衰竭呢?

而且,從小跟著父親在教會服事,很多聚會都少不了我的腳蹤;之後,即使在耕莘醫從事護理工作,也沒有中斷教會的活動,直到結婚懷孕,也來去於家庭、醫院、教會間,像隻忙不停的小蜜蜂,怎麼可能心臟衰竭呢?

想起家中的幼女,不覺一陣辛酸襲上心頭。父母聽說我住院了也趕到醫院,大家都不可思議地談論著怎麼可能呢?為了不打擾王弟兄和先生隔日的工作,我很感激地催促他們回家休息。病房裡只剩父母和我,三人靜默相對,因為我已喘得不能說話了。

醫生語出驚人的話不停迴盪著,到底是怎麼發病的,自己也莫名其妙。依稀記得一九九四年六月生下女兒,很幸福地坐月子休息,八月底家中失火,小驚一場之後,就是忙碌在整修房子的雜亂日子裡。

一天晚上,我突然氣喘得很急,按常識判斷,可能整修房子吸入空氣微粒引起氣喘,自己也不很在意。入夜了,竟無法躺下也無法睡覺;先生趕忙送我到耕莘醫院急診,照了X光後,越覺得心跳無力,氣喘如牛癱瘓在候診室裡。

「看片子你的心臟比別人大,又這麼喘,一定要住院,明天再做徹底的檢查。」診察的女醫生吩咐說。

「不好意思吧!外科病房的同仁非常忙碌,我一請假住院,非得請別人頂替不可,怕麻煩人家就不好意思;我想可能是氣喘吧,開個藥方回家休息就好。」我有氣無力的回答醫生。

不是氣喘是心臟衰竭

痛苦難過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慢,張開疲憊無力的眼睛看鐘,好像指針也跟著無力走動一般,被痛苦凝住不走了。尤其是夜闌人靜,只聽見急促的喘息聲,好不容易撐到天亮,拖著沉重的身子,依舊換上白衣,穿梭在外科病房照顧病人的行列裡。

勉強捱過幾天,病情雖減輕但沒好轉。九月初聽醫生的建議,請假又做了心臟超音波檢查。自己是病人,還要照顧病房的病人,尤其外科病房的小姐們,總是忙得沒空偷閒。一直到靜下來等候檢查報告時,才驚訝自己像女超人一般,竟然能照常上班,操作煩忙的護理工作。

「彭愛林,你因為心臟衰竭才這麼喘,而不是單純的氣喘……。」醫生說了令我意外的診斷。

「不可能吧!我才三十歲,哪有可能心臟衰竭?而且還能工作。…是什麼原因引起的?」我一臉唐突地回問。

「依妳的情況推斷,可能是產後心臟沒有復原吧!因為懷孕時是二人共用一心,產後應該要恢復一人一心,也許你有什麼特別的體質,所以產後心臟功能沒有恢復,因而日積月累造成心臟衰竭。」醫生詳細解說。

走出診間,醫院的走道霎時變成一條幽陰的長廊,多少年來我在這裡輕快地進進出出,每日忙碌在照顧病人的快樂中,如今健朗的腳步、悅人的笑臉,因醫生的叮嚀而消失了;從此,我要變成被照顧的病人,一樣要在這長廊進進出出。

陣陣無言的吶喊

接受了吃藥控制心臟的事實,我認命地按時服藥,而遵照醫生的囑咐,經過半年服藥,我再住院檢查。

「看檢查結果,這輩子你一定要靠藥物了,而且不能再生育,最好請假二個月徹底臥床休息,更不適合在外科病房上班,考慮請上級更換單位、或者調到門診來…。」醫生關愛的眼神中,做了清楚的指示。

從小在教會裡長大,聆聽不少證道的訊息,也記住了不少上帝的話語,我參不透為何成為一個心臟衰竭的病人;但是,我知道上帝將要按其時,讓我成為美好的。有了從上帝話語來的力量,我就不再為什麼、為什麼地哀怨,只有以禱告代替哀怨,很順服樂意地繼續服藥,從發病去耕莘醫院急診,到今晚躺在中心診所,前前後後約有一年。

突來的病危通知

冷冷的病房裡,相伴的是靜默禱告的父母,我兀自望著天花板回憶病發往事。更想不透的是,剛剛是有說有笑的在館子裡晚餐,現在竟成為相看無語的父女三人,我知道父母正為急喘無力的我迫切禱告。如果,大夫方才問是什麼毅力撐下來的?我想「禱告」就是最有力的答案。

「彭愛林的家屬,請來簽字。」父親聽到叫喚聲,一個箭步飛去,原來醫生開出病危通知請父親簽字,父親遲遲不肯簽字,因為他不放棄仰望上帝。長夜漫漫煎人心,氣喘促促熬我身,一家人在驚慌無措中,渡過與死神博鬥的一夜。

禱告博命勝利夜

這時,我身上已插上大大小小的管子,才親身體驗當病人的辛苦。暫時渡過危險期,體內的積水問題要嚴密監控,就在醫院中接受利尿劑的脫水治療。

「上帝是鑑察全地的神,凡求告祂名的必要得救,平安無事地拖過一年,哪知道心臟已經嚴重積水幾近死亡,如果不是王弟兄及時帶來醫院,恐怕昨夜是妳的最後一夜。上帝真奇妙,祂的掌管是一點也不誤事的,只有把自己全部交託上帝掌權,是最平安喜樂的,感謝上帝聽我們的禱告。」熬過危險的一夜,父親很感激地說。

過了二星期,卻出現每晚發燒,白天退燒的怪現象,連續二十多天,所有的醫生都在談論這怪現象。持續的發燒又查不出病因,陷在該轉院或留院的兩難中,只有禱告求上帝開路。之後,剛巧兩位主治大夫有出國之行,而交代另一位醫生照顧,所以就決定暫時出院回家觀察。


延伸閱讀:
如何能原諒? 【區曼玲】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