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福氣
2017-09-26 星期二
親愛的,..不要把什麼凡事,都視為虛空,例如有人說金錢是虛空,學間是虛空,權力是虛空,家庭是虛空,知識是虛空,大自然是虛空,這是危險的教導。不要把虛...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1982 | 文章發佈時間:2017-07-04

從限定到超越~彭愛林的Story(下)
作者:彭愛林口述 / 李雀美撰文

在上帝沒有難成的事

「我看,還是趁年輕換心,才是上上之。」教會裡的一為弟兄,是臺大心臟科醫生,他對發高燒的我做了專家的建議。

回家幾天後燒越發越高,我就近回耕莘醫院急診,因為吃不下,小便少,從白胖的人變成消瘦的藥罐子,就好像彩色的人生變黑白一樣,自覺人生非常沒意義。數天後我的心指數降到十五、心跳一百二十,又量不到血壓,只好量中心靜脈,又因血管壓力大不好打針,就從內科轉到外科救治。

醫生向家人宣佈說:「心臟情形太差了,要馬上送到臺大或榮總的加護病房,而且要直接進入才有救。」

這時,是差五分五點的下班時刻,於是家人嚐試找那位心臟科弟兄協助,展開一段幸運的轉院之旅。在急難中只有求告神。祂是耶和華以勒的上帝,祂的意念高過一切,在這麼緊急困難中,臺大加護病房答應接受病人,也剛巧有一空床位。然而,和上帝敵對的撒旦,卻在暗中攪擾搗蛋,而上演一齣上帝和撒旦的拔河戰。

上帝和撒旦的拔河戰

「林先生,病人的情況很危急,不適合轉院,我看還是不要轉院的好,這一搬動可能到不了台大醫院……。」急診室大夫提醒我的先生,不必再白費力氣了。

「我們也要盡力搶救生命的,問題是病人的左心室輸出率已降到十五,脈搏已量不到了……,以知識、經驗判斷,還是讓病人靜靜的留在耕莘……。」急救大夫很無奈的勸阻。

「我們絕不放棄等候上帝的醫治,相信上帝給我們病床,他必保守我們得到奇妙的醫治……。」這是家人肯定的回答。

「這麼低的心指數,加上已經近乎沒有脈搏,說得更白些除非神蹟出現,否則頂多做臨終的心肺搶救,也只是拖時間等候死亡,還是讓病人安靜在醫院,免得中途在車上受折磨……。」大夫還是相同的應話。

行過死蔭的幽谷

於是,命在分秒必爭中的我,乘著眾人祝福禱告的救護車,奔馳在下班尖峰時段的路上。司機在呼嘯著警鈴聲中,緊握方向盤快速穿梭,隨車護士聚精會神看顧,維持我的生命跡象,堅強的父親按手在我的身上禱告,求主的大能托住我。

我想,若不是神蹟,沒法這麼巧妙順利轉到台大加護病房。一進病房大家展開搶救工作,因我的心臟過度肥大,造成血管逆流大,中心靜脈無法順利打進。當時情形很不樂觀,當嘗試最後一此努力時,林弟兄決定暫停工作,先禱告求上帝幫助,才順利完成中心靜脈插管。此後,林弟兄議以繼日在旁照顧我,據說若沒好好控制,就沒有存活機會;等我醒來,全身都插滿管子,且是昏睡一天後的事。

而,最令人傷心的是,我變成靠醫療器械維生,等待換心的病人了。躺在像五花大綁的床上,白天凝望著冰冷針管和器械,晚上在孤寂中,不知如何撐過漫漫長夜。驚慌中,父親勸我以禱告代替一切,也安慰我有許多教會肢體的迫切禱告,上帝必用大能拖住,雖在死蔭幽谷必有喜樂的盼望。其實,我也體會上帝沒丟棄我的安全,四周都有天使固守著。

只有換心別無路

「這病人很危險,心臟衰竭厲害,除了換心沒法可救了。」

「換心?談何容易啊!她還有肺炎,若控制不好,就是有心可換,要成功恐怕很難啊!況且,現在一心難求,排隊等待換心的病人那麼多,除要尋找心臟,還要等待心臟;再者,要等到血型相同,年輕健康的心臟真不容易。」

躺在病床上,無意間聽見醫生們這樣談論著,一時與生命掙扎的意志力降到最低點。消極無奈中,父親鼓勵我一定要專心仰望上帝,祂是全能的神、是絕不誤事的神,一定可以等到合宜健康的心。

當時,許多牧者來為我禱告,許多教會也組成禱告團為我守望。每天,都在等待中失望底挨過,不知是否還有明天?我實在絕望到谷底;然而,愛我的家人和朋友們,卻馬不停蹄為我禱告、奔走尋找心臟。

為了換心準備,每日要做各項術前檢查,好不容易完成最後一項大腸鏡檢查,因大功告成而歡喜得淚流滿面,就在這時,我又無意間聽到:「她的病況實在很危急,再撐二、三天如果等不到心臟,就是死路一條,這一切的檢查也是白忙的……。」

天啊!好不容易挨過各項檢查的折騰,正歡喜不必再受罪了,卻當頭被潑一盆冷水;失望、無奈、哀傷…百味雜陳一起湧上心頭。於是,想起「除了耶穌別無拯救」、「在無可指望時候,因信有指望」的經句。接著,又想起父親的叮嚀:「你若恐慌害怕時,就禱告求上帝,就讚美榮耀上帝。」因此,心中又回復平靜,安靜地對著天花板禱告、沉思,約近八點鐘,有位醫生匆匆進來,打斷我的思路,說:

扭轉逆境的大能

「彭愛林,妳身高多少?體重多少?」匆匆進來的醫生,問完身高體重後,二話不說轉身就跑走了。這一夜,時間就像打結了一樣,仍是一個死寂長夜。

約十一點鐘,已過了探病時間,妹妹卻意外地出現在床前,很興奮地說:「姐,醫生通知要換心,馬上就要進入開刀房。」聽了妹妹的通知,一則以喜,一則以悲;喜的是上帝應允的大家的禱告,即時拯救我;悲的是定有一生命的終了,才能捐心給我。原來六、七點鐘當我在床上傷心絕望時,急診中心也有一家在傷心哀慟,醫生正鼓勵那家人節哀遺愛──捐贈器官,在醫生說服下,家屬捐贈了六樣完美的器官遺愛人間。

空前順利的換心

期待中,醫院長廊格外的冷清深邃,車輪聲、人語聲交響著一曲新生命之歌的前奏。而開刀房門前饋贈、受贈二邊家屬,各自靜肅在超越的人間愛中,一邊是無語的愴慟,一邊是等待的焦慮。而我則在無語默禱中,只記得等候手術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她,怎麼那麼輕的車禍就不治了呢?她,再二、三天就沒救了,天下竟有這麼巧的事。」

最感謝的是教會弟兄們的愛,為了輸鮮血,都趕來醫院待命,隨時準備捐血。我在大家的祝禱聲中,進行心臟移植手術。

手術後,操刀的朱大夫告訴父親二句話:
「有很多人來關照你女兒。」
「換心手術異常順利,現在心臟已經在跳動了。這次心臟移植十分成功!這是近年來時間最短、沒有輸血,且心臟一移植完成,馬上自動跳動的!」

是的,凡是出於上帝的,都要大聲感謝上帝的恩典,凡是出於上帝的,都有許多感人肺腑的見證。換心後,護士小姐常常在護理照料之餘,陪我共渡接受新心的心理調適;給我很溫馨的輔導,有一次,她很認真的問我:

「彭小姐,令尊是什麼職業頭銜?天天看到這麼多人來探望,照顧您,真不簡單啊!」

「我父親是牧師,是傳上帝的福音,一位受人尊敬的傳道人。」我興奮的回答。

數算滿滿的恩典

回想,當我被宣佈心臟衰竭到非要換心時,上帝差派了許多天使來幫助,感謝隱名家庭捐心遺愛人間。算算從進入中心診所,被宣佈要換心才可活命,一直到換心後經一個月的恢復出院,我經歷了一百二十天的換心苦煉歷程。而我也能因眾多的愛,堅強活了下來,終於得到神蹟的醫治。上帝實在是掌權者、大豐盛者,凡事只要求、只要懇求,祂的恩典一定超出我們所求所想的。

出院時,朱大夫頻頻誇讚,我是最成功的換心病人,我是最幸運的病人,不僅得到最健康、漂亮的心,而且也很幸福,有那麼多關心的人。我想他一定能從我身上體驗到「倚靠上帝的人」是最有福氣的。

上帝確實從幽暗死谷,奇妙地安排救恩之路給我,並一路扶持我、陪伴我。我承認那位看不見的,隨時在你、我身旁的上帝,與我們打勝那美好的仗。


延伸閱讀:
重生 【尤德碩】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