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有計劃的人
2017-12-19 星期二
親愛的,..「要謹守真智慧和謀略」(箴言三:21)。我們經常對有謀略的人,存負面的印象,以為他們是老奸巨滑,城府很深,事事算計。謀略的原意是計劃,表示做...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206 | 文章發佈時間:2017-08-02

羅馬書(一之10)
作者:康來昌查經系列

人的無可推諉(一19-20)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v19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

神的救恩、神的福音顯出來了,表示我們需要被拯救。我們需要被拯救,表示我們是在一個很可怕、很可憐的狀況之中。我們怎麼會在這麼一個很可怕、很可憐的狀況中呢?因為我們行不義,阻擋真理。我們在何事上行不義,阻擋真理呢?我們可能會想到殺人、放火、欺騙、貪污、舞弊……;但保羅講到一個最深的事情——「甚麼叫做罪惡?」或「罪惡從哪裡來的?」保羅說:罪惡,就是人故意不認識神。罪惡跟認識神有直接的關係,或說罪惡跟人不認識神有直接的關係。

人是明知故犯——明知神故不知神、明知神故不信神。神的事情——神的義、神的怒……,人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因為,神已經把它顯明在人的心裡。保羅這裡的意思是「人知道神、認識神」。這句話是不是跟聖經其他地方有衝突呢?如下幾個地方說「外邦人不知道神、不認識神」:

《詩篇》七九篇6節,「願祢將祢的忿怒倒在那不認識祢的外邦和那不求告祢名的國度。」
《加拉太書》四章8節,「但從前你們不認識神的時候,是給那些本來不是神的作奴僕,」
《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5節,「不放縱私欲的邪情,像那不認識神的外邦人。」
《帖撒羅尼迦後書》一章8節,「要報應那不認識神和那不聽從我主耶穌福音的人,」
《使徒行傳》十七章22-31節,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著『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祂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祂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祂所生的。』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祂已經定了日子,要借著祂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祂從死裡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

人所能知道的:一般啟示

我們如果念過神學就知道:人認識上帝,是因為上帝已經給他啟示,這就是「一般啟示」、「普通啟示」、「自然啟示」,也就是神藉著自然界,或宇宙萬有,把神的事情顯明在人的心裡了。

在這幾年許多的非基督徒物理學家講:這個宇宙是一個微調的宇宙(Fine Tuned Universe),是一個恰到好處的宇宙,是一個精密設計下的宇宙,是一個配合人本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量身剪裁的宇宙。他們發現牽動著宇宙的形成,是一些關鍵的物理常數。只要其中一個數字沒有微調好,那怕是0.00000000000000……1的一點點差距,就會讓這個宇宙不能形成,地球不能形成,生命不能形成,人也不能形成。(註1)

然而借著天地的創造、宇宙萬物的形成,可以知道一定有一位創造主——上帝。這位上帝,跟最通俗的佈道會和見證書裡講的一致,也跟最正統的神學和保羅在這裡所講的都沒有兩樣。當然,科學家所推測的人本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是錯的,這宇宙的形成不是為人而造的,也不是為生命而造的;這宇宙的形成是為了神的榮耀而造的,而人也在其中享受了神的豐富。因此,借著宇宙萬物的自然啟示,人已經知道神的事情。

審判時,無可推諉

根據這裡,特別是改革宗的神學家喜歡說:「不信上帝的人知道這位上帝,可是在人的墮落和不信之下,這個知識所造成的結果——只是人在審判的時候無可推諉。」神的話既是這樣說,就是真實的、可信的。

羅素不信上帝,有人問說:「如果真有上帝,當審判的時候,上帝質問你的不信,你要如何跟上帝辯駁?」羅素答復:「我會向上帝說,祢所顯的證據不夠多。」對羅素所提出的這話,從《羅馬書》來看,當審判的時候,對每個不信上帝的人,上帝會顯明他心裡明明知道的事,使他無話可說。這原則也可以用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雖然外邦人對上帝的認識和知道,不足以叫他們得救;卻足以叫他們在被審判的時候,無可推諉。也就是,這不是使人得救的知識;而是使人定罪的知識。這也是哲學家柏庭格(Alvin Plantinga,1932∼)常常講的:「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對神有些認識。」因此,包括我們在傳福音給人的時候,我們肯定一件事——他知道一些關於神的事情。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v20

20節,就把19節講得更清楚了。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從上帝的創造以來,神永遠的能力和神自己的神性是明明可知的。當然根據經驗,很多人對這話會有所反彈,保羅也知道我們的反應,於是就說「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這就是我們強調的「自然啟示」——借著大自然的所造之物,就足以讓我們知道一定有位造物主,而且這位造物主是智慧的、善良的、仁慈的。

愛因斯坦(Einstein)在他普林斯頓(Princeton)的辦公室裡有一句名言,「神費解,但是不懷惡意。」這句話非常重要,卻出自一個有高度智慧,但不是基督徒的人。有高度智慧的人,包括科學家看這世界,實在有太多費解的事了。當然很多人看天是無情天,看世界是莫名其妙的,在佛教來講就是虛空的、無意義的。「神費解,但不懷惡意。」我覺得這話非常接近真理,很多基督徒都說不出這話來,反而抱怨神,覺得神惡、不好。神是費解,但祂不懷惡意。不但不懷一絲惡意,而且我們看到祂善良、慈愛的大能借著所造之物都顯出來,這是無可推諉的。」

我們看這些「達爾文主義者」跟「創造科學者」的爭執,就越來越知道一件事情:如果你以為達爾文主義者的重點在進化,那就錯了。當時的人不瞭解,我們中國五四運動的青年也不瞭解,只是把達爾文主義當成一種樂觀的想法。其實,達爾文主義主要是給高舉理性的無神論者一個很堅強的基礎,好推翻「這個宇宙的存在,跟一個全能全智的上帝是有關的」。我覺得達爾文對上帝有極大的絕望和忿怒(可惜這方面的研究很少)(註2),所以他在看到這個宇宙和生物的奇妙時,不得不採取一個最荒唐的解釋,給不信上帝的人。達爾文主義者相信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和合適的自然過程,無須一個超自然的設計者,生命也可以自然產生;而簡單的生命再經過隨機突變和天擇,可以進化成複雜的生物。

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1809∼1882)的支持者英國生物學家赫胥黎(Sir Julian Sorell Huxley,1887∼1975)說:「在演化的過程中,馬發生的可能性是一千的一百萬次方分之一(1/10001,000,000)或十的三百萬次方分之一(1/103,000,000)。」也就是,突變造成物種的進化是不可能的。既是如此,我們也試想看看,生命的起源有可能是一堆原子、分子隨機碰撞的結果嗎?把它的原則用在生活上,我們可以舉出幾千幾萬個例子,說明它的離譜和不可能。例如:一隻猴子在那邊打字,打打打……,就打出一本大英百科全書;一團龍捲風吹過一個汽車廢料場,風停了,卻組成了一輛完整的汽車。你說這樣的機率有多少呢?任何一個東西都是經過精心設計而造出來的。連一個最簡單的生物細胞都比飛機、太空船要複雜的多,怎有可能是原子、分子碰撞出來的?連不信主的科學家也說,這是不可能的事。那麼宇宙偶然產生的機率更是不可能了。然而這宇宙發生了。他們拒絕這個明明可知的上帝;甚至到今天還有很多正統派的基督徒,也不相信上帝的創造和祂有智慧的設計。實在故意不認識上帝。

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這類的經文也非常的多:
《詩篇》八章3節,「我觀看祢指頭所造的天,並祢所陳設的月亮星宿。」
《詩篇》一○四篇24-26節,「耶和華啊,祢所造的何其多!都是祢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滿了祢的豐富。那裡有海,又大又廣;其中有無數的動物,大小活物都有。那裡有船行走,有祢所造的鱷魚游泳在其中。」
《詩篇》一三六篇5-9節,「稱謝那用智慧造天的,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稱謝那鋪地在水以上的,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稱謝那造成大光的,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祂造日頭管白晝,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祂造月亮星宿管黑夜,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
《耶利米書》十章12節、五十一章15節,「耶和華用能力創造大地,用智慧建立世界,用聰明鋪張穹蒼。」
不過這的確是出自一個信上帝的人,當他再看這天地萬物,就看到智慧的上帝。不信上帝的人一點也看不到智慧的上帝。當他看到所造之物,只會故意的不承認。因此,當我們用「自然啟示」來跟人家傳道的時候,我們心裡要有個預備,雖然他無可推諉,但他還是有可能不信。

註1. 芮斯Sir Martin Rees著,《宇宙的6個神奇數字》(Just Six Numbers),「第一章 宇宙及微觀世界」:Six Numbers;「第十一章 巧合、天意,還是多元宇宙」:Fine Tuned Universe,天下文化出版;加拿大天文學家Hugh Ross,《混沌初開─從科學的觀點論創造》,「第十四章 一個恰到好處的宇宙」:Anthropic Principle,中信出版:

註2. 達爾文在《物種的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一書中,解釋進化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不可能是一個全智全愛的神的作品,因此他寧可把它歸根於自然淘汰。


延伸閱讀:
有名無實的信徒 【讀經:希伯來書六章1至10節】
重要的福音信息:最美麗的字詞:寬恕 【讀經:約翰壹書一章1至10節】
唯獨十架 【讀經:加拉太書六章12至18節】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