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洗腳的人生
2017-10-18 星期三
親愛的,..做事,我們有專業。與人相處,我們永遠是學習者。人太不同,每個世代不同,每個人不同,甚至一個人在不同的時候,也不同。何等需要上帝恩典的相隨...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048 | 文章發佈時間:2017-09-23

羅馬書(七之1)
作者:康來昌查經系列

第七章

各位,我一開始就說了,你們今天頭腦要清楚一點,當然每天都應該清楚。下面也是又有一個複雜的觀念,剛才的「與基督同死」很多人不是很了解,下面我們講「律法」,又是有一點需要轉彎。不難,我跟你保證不難,但是要轉彎。

信主的人不在律法之下(七1-6)

弟兄們,我現在對明白律法的人說,你們豈不曉得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嗎﹖v1

「弟兄們,」對不起,請姊妹原諒,保羅、聖經裡一般都是用弟兄作代表,所以應該是弟兄姊妹們,只是不講而已,姊妹是在內的。

猶太人,外邦人都明白律法

「我現在對明白律法的人說」 這個「明白律法的人」是誰?當然不是法學院畢業的。這明白律法的,是拉比?是猶太人?我的解釋:「明白律法的人」應該是每個人。因為我們從第一章、第二章看到,猶太人有律法,外邦人也有律法。

「明白律法的人」不是說我們都是拉比,或多懂摩西律法,或是我們懂五權憲法或法學院畢業的,就是指我們知道法律的一些原則。律法的原則,在前面講了一個:法律的原則就是挑起慾念;後面也會再講;而這裡,第七章1到4節,保羅講這個原則:法律只管活人。

律法只管活人

「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法律只管活人,就是法律不會管死人。這個我們即使不是法學院畢業的,也應該有點認識。十誡: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絕對不是在棺材店、殯儀館頒佈的(若是殯儀館也是對活著的人,不是對死人講你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是跟活人講。法律是對活人講的;法律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我記得毛澤東死時,政府好像發表了一個聲明,說他的通緝令仍然有效,就被人家笑了。你死了,我還是要處你死刑,這是意氣用事,他死了就不應該有任何通緝令。所有的罪惡、罪犯,在現代來講,你死了,也不能關你了、也不能罰你、不能再做任何事。各位,我不用再舉例你應該知道:法律管人是活著的時候。這我們都懂,然後下面保羅的例子,我們就不大懂了,就是轉了一個小彎。我們不懂保羅為什麼這樣講,但我說明一下應該就能懂,不僅因為這是聖靈的默示,一定正確;保羅也不是這麼糊塗。當然很多新派的神學家、解經家,覺得保羅在這裡講錯了,那是他們糊塗,不是保羅糊塗。

就如女人有了丈夫,丈夫還活著,就被律法約束;丈夫若死了,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v2

也是一樣,如果我們今天要公平起見,就是這句話男女都適用。但聖經常常在描述時,的確比較大男人主義,就是男人再娶是很方便,女人再嫁就沒那麼方便,只有丈夫死了,才可能再嫁。這裡就是女人有丈夫的律法,我們今天是雙方適用的。

這裡講到:女人有個律法,就是丈夫的律法。就是這一節最後一句話 :「丈夫的律法」,意思是:按著法律來說,丈夫活著的時候,你就只能有這個丈夫,只能服事這個丈夫。各位,這道理很淺顯,比1+1=2還淺顯,就是丈夫要管妻子;丈夫有個法則要管妻子;就是你現在只能忠於我。這你們懂吧。

我們原在律法之下

可是,如果照保羅剛剛講的,這個例子已經出問題了。保羅這裡說:「丈夫若死了,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他前面說的:法律管人,是在管活著的時候,不管死的時候,也就是說:法律管女人,是女人活著的時候,因此女人如果要不被法律管,就應該死;女人要死掉,就不被丈夫的法律管了。可是,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我死了還希罕什麼丈夫?應該要相反,如果我要得自由,就應該是丈夫死啊,所以保羅的例子不對。法律管活人,死人就不管,我現在一個女人,被我丈夫管得很辛苦,那照保羅的觀點來講,我要得自由、不被管,只有一條路,就是死,他就不管你。可是死了,我還有什麼自由可言?我死了一切盼望都沒有了。保羅當然沒有這麼糊塗,他舉這例是有他非常妙的地方:他說丈夫死了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這我們懂,如果丈夫死了,我當然可以結婚,可是跟他一開始講的不一樣:現在他說是律法死了、是丈夫死了,他一開始講的是「我」死了,我就不被管,不是「管我的」那個死了,現在他話一轉,轉成「管我的」死了。那也很好,管我的死了,那非常好;我丈夫死了,那非常好,我可以再結婚了。那他下面第3節講的那些:「所以丈夫活著,他若歸於別人,便叫淫婦;丈夫若死了,他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雖然歸於別人,也不是淫婦。」就都是廢話,我們都懂。

所以丈夫活著,他若歸於別人,便叫淫婦;丈夫若死了,他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雖然歸於別人,也不是淫婦。v3

也就是說保羅講的第一個對,第二個也對,可是第一個跟第二個是衝突的。第一個對就是:法律只管活人,這是對的。第二個對就是:我老公死了,我就可以再結婚。可是第一個跟第二個中間有衝突。你們剛都已經聽出來,就是「我死」還是「我丈夫」死?(這你們當然都說我丈夫死啦,這我知道,一笑!)但是現在是法律在管我,或者說上帝的律法在管我,我希望得自由。

一個與「罪」同樣嚴重的問題就是「律法」的約束

各位,保羅在第七章進入一個其實他在第五章就已經有,甚至在第三章就已經暗示的東西,就是:固然人很大的問題是罪(罪是非常大的問題,罪很痛苦、叫我們犯罪、叫我們這麼不快樂),但是還有一個問題,不能說比罪更嚴重(因為罪要是解決了,那就沒問題了),可是我們活在世上的時候,罪就跟他狼狽為奸、勾搭,然後來傷害我們。這個問題並不是罪,起碼在第七章開始暫時沒有講「罪」,講什麼?講「律法」Law。我們上禮拜就講過,我們說人有罪,人犯法、人偷、人搶、人違反了國家的法律、違反道德的法則,這些我們都知道,不信主的人也知道,現在基督徒講的,比說人有罪還要更嚴重。法家也講人有罪,他們也同意人有罪。但現在保羅講得更深一點,他講:人都會犯罪,所以我們就需要法律,來約束罪惡。(法家最喜歡講這樣的話:人性本惡,其善偽。是做出來的。)我們要約束殺人放火的事,就要用法律來約束。法律約束當然我們罪人就覺得很不愉快;沒有法律約束,就無法無天,也不好。那保羅現在說,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們的問題不僅是罪的問題;我們的問題是法的問題,現在法律廢掉了,法律已經死掉了。那就是七章4節講的話:

我的弟兄們,這樣說來,你們藉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們歸於別人,就是歸於那從死裡復活的,叫我們結果子給神。v4

這保羅講得很複雜,我簡單一點講。我們剛不是說老公是一個律法,很壞嗎?那我要得到自由,照他的第一個觀點來講,就是我只有死了、自殺了、脫離了苦海,才能得到解脫(當然我們不能自殺)。可是我不想死啊,老公這麼壞,他該死,我怎麼會想死?保羅說:好得很,我告訴你,你老公死了,就是丈夫死掉了。但是丈夫怎麼會死?那個丈夫是律法,各位,律法不會死的;上帝的法則到永永遠遠都不會死的。我先把答案跟你講:上帝的法則不會死掉的,所以保羅又講了: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就是你會死掉,而且你已經死掉了。各位,我們死了就不愉快啦,我們死了,我老公還可以再娶,那就更壞。我死了,如果我有另外男人喜歡我,我也不能跟他結婚啦,所以我怎麼能死?保羅說,你死了,而且這是件很好的事。這就是我們剛講的與主同死、同埋葬、同復活;這是我們講到十字架道理。

再整理一下第七章前面講到的過程:律法管人是活著的時候,人死了就管不著。可是如果我們死了,我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我們還能做什麼呢?所以在第二處,保羅講到就是:不是我們死了,是律法死了。但律法又不可能死,神的律法不會死;我們死了就沒有什麼意思,所以有個很奇妙的結論。他先講到我們最熟悉的:律法是管活人的;然後講到其實我們自己是不希望死,我們是希望管我們的人死;然後又說我們不可能希望管我們的人死,因為律法不會死;所以就是我們來死。我覺得他講的每個步驟都非常恰到好處,既能叫人明白,又沒有違反真理,甚至把真理說得更清楚。那我們怎麼死呢?是跟基督一同死;我們藉著基督在十字架上死,我們跟祂一同死。

我們藉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

這事我們常常講,可是不明白的就在這裡了:你們哪,你們死了,「你們藉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這什麼意思?這仍然要跟前面第六章說的:「我們死了、跟基督一起死了」要連在一起來看:就是因著律法的判決,我們應該死,這是第一步;第二步:因著上帝愛我們,耶穌道成了肉身,取了罪身的形狀,祂成為人,代表也代替我們每個人死了。那叫做「你們藉著基督的身體」,因為基督是道成肉身,沒有道成肉身不能死,因為成為肉身才能死。祂成為肉身、在十字架上替我們死了。按著律法,祂是一個罪人;按著律法,祂成為罪;按著律法,祂成為所有罪人的的代表和代替,所以當他死了,我們也通通在祂裡面死了,就如同當亞當犯罪時,我們也通通在他裡面犯罪了(這第五章講過的記得吧)。所以感謝主,我們又死,又沒有死。各位,你頭腦還清楚嗎?我們該死,但是基督替我們死;我們該死,當我們有信心與基督聯合的時候,在十字架上死的那個耶穌就是我們,我們死了。我們罪惡的刑罰,按著律法,上帝的震怒已經發在我們身上;又不是在我們身上,是在基督的身上。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上帝的怒、上帝的法,已經罰在我們身上了。「罰在我們身上」這一點各位懂律法的人應該知道吧:同樣的錯誤,不可以用同樣的法律罰兩次,你不能再被罰了。結果你沒死(當然我們信靠耶穌,我們跟主相連,我們知道我們也死了,是因為耶穌替我們死),結果我們沒死,我們歸於別人。那真太好的消息:「我好像死了,以至於我老公不能再管我;結果我又沒死,我可以歸向別人。」

叫我們歸於耶穌基督

「叫你們歸於別人,就是歸於那從死裡復活的,」歸向誰?不是歸向情慾、罪惡、撒但魔鬼,而是歸給神,其實就是為我們死的那位。在保羅的寫法裡,他先說我們「藉著基督的身體」,也就是基督的道成肉身,死在十字架上,我們也死了。「叫你們歸於別人」叫我們歸於別人。我們的想法應該就是歸於神,可是他這裡不是說歸於那「叫耶穌從死裡復活的神」,他是說歸於那「從死裡復活的神」。 就三位一體來講,當然歸於父,歸於子,歸於靈,是一樣的意思,但他這裡特別講一個非常稀奇,也讓我們非常感恩的事,就是在十字架上死的那位,是我們新的丈夫。哈利路亞!祂愛我們,我們也歸於祂;我們也因著祂死心塌地的愛我們,而死心塌地的歸給祂。當然我們歸給祂,我們又是歸於天父。

叫我們結果子給神

「叫我們結果子給神。」我們就不斷的結果子給神,這個結果子,包括我們前面說的聖靈的果子。我們跟祂從死裡復活,因著聖靈的工作,我們就結出那些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那些果子是你想要守律法而結,結不出來的;那最多能結外表的道貌岸然,也就是結出法利賽人的果子,你不能結出那種從聖靈來發自內心的良善、謙卑、光明。我們給誰?給我們的上帝。因為耶穌基督救我們,就是讓我們繼續不斷的結果子。結果子一方面是我們生命的改變;一方面也可以說是像《約翰福音》講到說:「結果子榮耀歸給主」是領人歸主,當然領人歸主也是讓他結出果子來。

七章1到4節是非常濃縮的講救恩到基督徒倫理,就是前面已經講過的。但這裡保羅提出一個特點,就是說:你不是在律法之下結果子的,你已經死掉了,又是耶穌的恩典。然後我們在這兩個禮拜常講的觀念,這裡就非常明確講出來了:你不可能照著我們自己想做的來做,甚至包括我們想要立志行善,去遵行律法,那都不會真的結出上帝要的果子。

因為我們屬肉體的時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惡慾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以致結成死亡的果子。v5

在肉體當中的人都有惡慾

「我們屬肉體的時候」我們在肉體當中的時候;我們還在這罪惡的生命裡面的時候,也就是從母腹開始的每一個人,我們有惡慾,這惡慾保羅講得很清楚:是「因律法而生的惡慾」這最聖潔良善的律法,怎麼會叫我們產生惡慾?這又是我們不太能理解的,但我們在第五章已經講過,就是任何一個人在母腹中的時候,都受到了那原罪的咒詛。那咒詛不一定說是原罪的遺傳,而是我們都因為亞當那一人所犯的罪,somehow就某種意義來講,我們跟他連在一起,我們有他的罪性,也有他的罪行,我們被咒詛。這惡慾在平常好像還平安無事,一但碰到了某種狀況,就像濾過性病毒,就剛剛好在人類的體溫這個時候。我看過濾過性病毒的報導,濾過性病毒是很脆弱的東西,有人如果他的病毒剛好留在馬桶上,你不必擔心,只要那條件一離開36.9度的溫度,或一乾了半小時、一小時之後,就沒有任何的果效了。濾過性病毒是很脆弱的東西,他能生存的環境非常的嫩、要非常的好才能生存。可是他一旦達到了這個條件,就能瘋狂在我們體內產生極大的破壞。那麼罪在我們身上好像沒有什麼作用,可是什麼時候給他一個最好增長的時候?就是律法!律法一發動,就結成死亡的果子,這一層在下面會繼續講。

惡慾就是不能被控制的邪惡慾望

「惡慾」和第六章12節的「私慾」都是負面的東西,在原文裡,通常一個比較是我們主動內心發出來的,那是私慾、一種強烈的盼望(有時這不一定是壞的意思,「羨慕善工」也是「私慾」那個字,不過通常是壞的意思)、沒辦法受到控制的一種慾望。「惡慾」通常指比較被動,指被引誘產生的。不管怎麼樣,都是指我們人心中一種不能被控制的東西,特別是邪惡的。注意:如果是良善的一個強烈想法或慾望(譬如羨慕善工),那是可以被控制的,這也是屬靈人和屬血氣人的不一樣。我們在新約聖經看到的:「先知的靈順服先知」神的恩典,神有最大的權柄和能力,對信靠祂跟隨祂的人而言,神總讓我們在祂的恩典下,有一種理智,能夠順服祂;可是如果是在邪惡之下,我們就常常不由自主。但這不由自主,又是我們自己的軟弱給他機會,所以我們是罪有應得。

「屬肉體」、「屬靈」的意思

「我們屬肉體的時候」就是我們在肉體當中的時候,「在肉體當中」原文跟「在靈當中」、「在基督裡」有同樣的用法:就是我們所活的那個domain範圍裡面。當我們「在基督裡」、「在聖靈裡」基本上當然就是一個得勝、喜悅,好像進入神國的一個狀況。當我們活「在肉體裡」,一般來講(肉體這字眼有時並不是負面的,甚至是中性的,就是一個上帝所造的東西,但常常用作負面的),當我們「在肉體當中」的意思,常常是指我們不在靈裡,或不在信心、不在一種對上帝信靠的態度裡。這時候就會有因律法而產生的惡慾(律法挑起我們的惡慾)在我們肢體裡發動,以致結成死亡的果子。

我們常說的這些「屬靈」和「屬肉」,在聖經原文都不是說屬靈、屬肉,而是「在肉體中」和「在靈裡」。意思就是我們是處在哪一種狀況中?是神的國度,還是屬世、屬肉體的國度的狀態中?所以中文翻屬肉或屬靈也沒有錯,就是我們被他控制、被他影響。肉體容易挑起我們的罪惡,並不是說肉體本身不好,這還是等一下講「不可起貪心」時再說。我們在肉體的國度,不在靈的國度時,律法對我們任何的提醒和教導,都會勾引我們犯罪,那就結成死亡的果子。相對的,如果我們是在靈裡、在聖靈的國度、在聖靈的掌控之中時,律法就是一個美善的東西,律法就不會勾引我們做錯,我們就能靠著上帝的恩典很謙卑、喜悅、把榮耀歸主的,來完成律法上的要求,而我們的身體也會服從靈(或我們心靈)的引導。原來如果是在肉體當中的時候,沒有聖靈、沒有基督、對主沒有信心,所有律法的規定都是叫我們死的。「叫我們死」最簡單的意思就是:我們遵行不了,而被定罪。另外一個意思就是他(律法)引起我們犯罪的心。不過這我們也一再地講,律法有這樣惡劣的結果,不是律法不好,是我們自己已經賣給罪了。這等一下還會看到。

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現今就脫離了律法,叫我們服事主,要按著心靈(心靈:或作聖靈)的新樣,不按著儀文的舊樣。v6

我們在綑綁我們的律法上死了

那我們怎麼辦?前面已經講過,律法不會死,要死的就是我們;我們在綑綁我們的律法上死了。這個死又是要跟第4節連在一起,就是基督為我們死,我們憑著信心知道我們跟基督一起死,然後憑著信心、靠著基督的生命,以及聖靈在我們裡面而活下去。

現今就脫離了律法

我們現在脫離了律法,這一定要趕快回到脫離了丈夫的律法來想,就是:我是一個我丈夫不能管的人了,因為他死了或者我死了:他死了是描寫我們的心理狀況:從今以後鬆一口氣了,事實上他是不會死的,因為律法不會死,只是要描寫我們的心理狀況,讓我們知道我們多輕鬆。我們多輕鬆?是因為我們死了,我們的老我跟耶穌一起死了,律法對我們不能有要求了。不僅律法對我們不能有要求了,我們不再是因為律法的要求來生活;我們生活的每一點,都應該是非常合律法的,但那卻不是為著律法,不是因著律法。舉個簡單的例子:我當兵時是大專兵,常要做些剪草之類的苦工,所以很辛苦,太陽曬、推剪草機幾個鐘頭,很辛苦,很不舒服。我在美國的時候也有院子,也要剪草。記得有一次太太回台灣,要回來的那天我剪草,同樣是剪草、曬太陽、汗流浹背,但因為我做那件事的動機是我所愛的人要回來,我很高興,太太喜歡看到草地剪得平平的,我也喜歡,就不覺得苦。同樣做一件事,如果是你不喜歡的人叫你做,就非常的火(尤其在華神,又要學順服就更火,對不對?)但是如果那是你所愛的人要你做,或你心裡有一個強烈的愛,你還巴不得草長快一點,天天為她剪呢。

不再是因為律法的要求而做

我們講的《羅馬書》或基督教教義,有時好像很難,其實一點都不難,你能夠去想一想你的生活,就非常簡單。包括保羅在這裡講的死的問題,真的,最下流的人也懂得保羅在這裡講的話,因為很多人希望自己丈夫、妻子死。他懂,不要再被控制了。所以保羅講的是你最能夠懂,又是最合真理的事。我們如果在律法之下,我們處處是咬牙切齒、咬緊牙關要順服這律法的要求,要不然我要下地獄;或者說我要順服了,就能上天堂,這都是康德講的「他律」,不是從你自己裡面出來的。那都是奴隸,那都不是真的道德,但我們是都活在這種情形下。可是如果有上帝的愛,如果我們憑著信心領受了上帝的愛、恩典,聖靈在我們裡面,就是一種喜悅、積極、主動、樂意的要去愛人,要去傳福音。

但我也要說,就這一點我還是認為馮先生和衛斯理他們實在是基礎不夠好的地方,就是我們在上帝的國度、上帝的恩典、聖靈掌權的國度裡面,我們的肉身仍然常常需要跟屬靈的事情爭戰;屬靈的人常常需要不斷的操練。因為這實在在我們肉身當中實是很辛苦,不過基本上我們是得勝,因為基督已經替我們死了;我們憑著信心看到我們的身體在被罪惡引誘時,我們算自己的身體是死的;主的愛讓我們知道,在犯罪的事上,我們是死的。

就可以按著靈的新樣來服事主

我們就可以按著靈的新樣來服事主。服事主的新樣是按著靈,那個模式是靈,靈是在我們心中。「要按著心靈(心靈:或作聖靈)的新樣」(原文沒有「心」字,只有「靈」)就是按著聖靈給我們的引導,按著聖靈工作,而不是按著儀文的舊樣。

「儀文的舊樣」就是只是外表而已,就是保羅說的,做給人看;就是我們今天基督徒在世上勞苦嘆息、生氣、氣自己也氣別人的原因,就是我們都在做給別人看。不是主在我們裡面做,而是我們自己在努力做;不是我們做給主看,是我們做給人看。那自己做哪有不累的?做給人看哪有甘心的?這不是說我們不看人,而是說我們一切是主在我們心裡掌權。我們仍然要服事,我們仍然在西乃山、加略山底下服事;我們仍然在這個世上服事;我們仍然在作奴隸的工作,但是靈、恩典引導我們。這裡絲毫沒有失去我們的自主。所以康德夢想的自主Autonomy也是對的。我們不是被任何東西牽著鼻子走,可是我們的自主,是在「神主」底下的自主;是在神權柄底下的自主。我們服事不是服事上帝而已,事實上,我們服事上帝就是服事所有的人;我們服事上帝就是服事一切。

神不需要服事,祂要我們彼此服事

因為我們又記得,神從來不需要任何的服事(徒十七,保羅對亞略巴古講的)。神哪裡需要服事?是軟弱的人需要服事、是植物人需要服事;越軟弱的越需要服事、越是小孩子沒有力量,越需要服事,要幫他倒水換尿布。神不需要!神在賜一切的恩典給人,叫我們能彼此的服事,用祂的愛、真理、聖潔來服事、造就,形成宇宙中一個龐大、偉大的交響樂,每個部門發出最好的音樂來彼此欣賞。我不知道那些交響樂團的團員,詩班,或合唱團,或敬拜讚美團裡,你們自己在彈、在唱的時候,有沒有享受?我看凡是不好的服事,都不會有享受,他就是要把那音符唱準,要讓底下的人有點震撼或讚賞;但若是真的一個服事,他心裡是感動的,也是喜悅的。唱或彈奏樂器,甚至是講道,你自己也該被你講的道感動,因為不是你自己的道,是神的道感動你。這是一種靈的新樣,就是從裡到外的真實、安息、喜悅。

保羅趕快再講回來,因為要講靈的新樣,要等到第八章。這裡律法還沒講完,這裡只是先把脫離律法或者我們肉體死、或者基督在十架上替我們死、我們跟祂聯合的那種美好,趕快要講一下,然後要回到他的主題:就是律法。


延伸閱讀:
作鹽作光 【十二月10日】
心無責備 【七月7日】
愛主更深 【八月17日】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