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洗腳的人生
2017-10-18 星期三
親愛的,..做事,我們有專業。與人相處,我們永遠是學習者。人太不同,每個世代不同,每個人不同,甚至一個人在不同的時候,也不同。何等需要上帝恩典的相隨...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048 | 文章發佈時間:2017-09-29

羅馬書(七之3)
作者:康來昌查經系列

靈肉爭戰的生活(七15-25)

因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倒去做。v15

從15節(甚至第7節開始)到25節,長遠以來,有很大的爭執。我不覺得這爭執是那麼重要,也不覺得在這事上需要那麼火大。這爭執就是這個「我」到底是指誰?是指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不明白也就是不同意,我不明白也不同意的現象就是:「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倒去做。」我所喜歡的我不做,我所討厭的倒去做。

若我所做的,是我所不願意的,我就應承律法是善的。v16

如果我所做的,是我不願意的,我就應該承認律法是善的。

既是這樣,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v17

我有掙扎和痛苦

這一連串講的,一直重複一個重點,就是要強調這事實:就是我的痛苦。我已經賣給罪了,我不明白、不同意為什麼我一直在抗拒我自己?好像這個我和我所願意的都是好事,可是我就一直不去做。甚至在16節看到:我所要做的事情,其實就是律法要我做的事,這是良善的;而且我不僅知道這是良善,也是我願意去做的。各位,你願意做的,常常是不良善的;你不想做的,常常是良善的,對不對?比方誠實,常常是你不想做的,因為誠實會有很多的辛苦;犯淫亂是我們想做的,但那是不良善的。就是這裡的律法、良善,和我心裡所願意的是一致的。這裡的意思當然不是像有些人講的,基督徒不負責任:就說這是我裡面的罪做的。我們承認在教會歷史上包括諾斯底主義還有些異端會說:人非犯罪不可,就任他去犯罪吧。甚至保羅說有些人(那時可能就有人這樣想)「作惡以成善」。在有些宗教,包括有些佛教徒也會這樣:反正一切都是空,就什麼都一樣。所以現在佛教徒若講說:我們要愛啊、正直啊,那實在是不懂佛教。佛教重點是一切都是空,你做什麼都一樣;做什麼也都不一樣;做什麼都沒有意義。因此酒色財氣、不愛菩提道。你看市面上很多歡喜佛啊,教你怎麼放縱的都有。在我們聖經觀點裡,我們是有一個良善的心,即使在墮落後,還有一個良善的心。

痛苦就在我們知道什麼是對的

痛苦就痛苦在這裡:我們知道什麼是對的。即使佛教徒,他們受了虛無主義的影響,他們一定還是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不對,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這世上最強烈的後現代、相對主義,像德西達這類的人物講:「沒有什麼客觀的對錯;對一個經典或文章的解讀,根本沒有什麼對和錯」,他卻隨時顯出他在自打嘴巴。因為有人指出德西達對海德格的解釋是錯的時候,他大發脾氣。照他自己的理論,他根本不應該發脾氣。當然他也可以發脾氣,因為你進入虛無主義或相對主義,也就是什麼都可以說;也什麼都不能說;你說什麼都是矛盾的;不說什麼也都是矛盾的。可是只有基督教、聖經能解釋人的身上,就是再墮落的人,他心中還有良知,知道什麼是良善。不過,那良善不足以叫他去信靠上帝來行良善,也不足以叫他去把榮耀歸給上帝。我們承認上帝的一般恩典,能叫慈濟、佛教徒行出非常多良善,甚至勝過我們基督徒,可是他不會是憑著信心去信靠,他是被動在上帝恩典下行的,而且他不會主動的把榮耀歸給上帝。我們每個人都會承認律法是善的,因為我們心中有那個良心。不管社會學家、心理學家怎麼否定,我們知道有這個不教而知的東西,很模糊,但還是有,但是我做不到。這裡並不是在推卸責任,並不是說基督徒非犯罪不可。我們不在推卸責任,我們強調人有罪、非犯罪不可,不會像伯拉糾或梁家麟教授擔心的:「強調罪就鼓勵人犯罪」。不!我們厭惡這種東西,我們說人非犯罪不可,是在講到人的無助、以及人的該死。你犯罪是你自己在犯,你怎麼會無辜、無罪?在罪惡中是你自己選擇的,你怎麼會無辜、無罪?但是我們又承認我們一直在做那我們不想做的事。

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v18

我們肉體有心為善但不能行

這「肉體」不能用把靈、魂、體,三分的那種講法說:肉體、魂,都是壞的,但靈不壞。我們會認為:人完全的墮落了,不必分什麼靈、魂、體,通通都是墮落的;我們意志、心思、想法都是墮落的,我們裡頭沒有良善。這「肉體」就代表我們一個舊人。但,還是有良善,說沒有良善的意思是指你不能夠行善。所以講Total Depravity人的完全墮落時,一定要了解Total Depravity不是說人裡面沒有良善;所以有人說是徹底的、或嚴重的墮落了。之所以講徹底的Total,就是不要給人有任何一點可以靠自己在上帝面前站住的理由。所以保羅在這一節講到:我裡面沒有良善,這句也是不會跟上下所說的矛盾,因為還有良善,他只是說:我裡面的良善,不足以叫我在神面前站立得住。我有一個立志為善的心,但行出來是由不得我。我立志為善,這一點大家的經驗太多了,從小到大都有,現在人當然不太立志了,小時一開學、新年時,都有新學期、新年新願望。就跟戒煙一樣,有人說太容易了,我已經戒了一百次。一直在立志,然後一直辦不到,我們太多這樣的經驗,實在不需要解釋了。

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v19

再一次,是我願意有那種善,但我就是不做;我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

若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v20

人有責任,是被動的自主

「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這不是我做的,是我裡頭的罪做的。也不是在推責任:好像我們非犯罪不可、我們被罪轄制、我們犯罪就沒有責任。因為完全從人這邊來看,是你同意、你喜悅,甚至你跟罪好像成為一體的在做這事。各位我要趕快講一下:良善也是一樣,我們靠著聖靈,能行一切的良善,但卻不是像一個木頭人、布偶一樣被控制的;我們犯罪和行善都有我們完全的自主性。所以從人這邊來看,真的你接受伯拉糾、人文主義都可以,因為一切操之在我:行善、行惡、信耶穌、被聖靈充滿、跟隨主、悖逆主、跟隨魔鬼,通通是我們在選擇。當然在神那邊來看,這些都神的計畫、掌握之中,只是我們看不到神怎麼定的。但我們能清楚的體會到,不管你得救前、得救後;不管你行善、行惡,我們那個果,都是非常自主的。犯罪是一個被動的自主,行善也是被動的自主,只是行善的自主性是更強。就像第五章講到的:罪是一個非常兇的主人,可是人領受了義之後,這義人就可以在生命中作王。我們是跟基督一同作王的,雖然我們也是基督的奴僕,可是我們從來不會跟魔鬼一起做鬼王,我們永遠是魔鬼的奴僕,如果沒有得救的話。上帝給我們真正的自主,在完全順服祂當中自主。在罪惡中沒有自主,雖然從人來看,犯罪的人非常有自主性、非常的自滿、自主、自大。

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v21

有個律:「有善就有惡、有惡就有善」

「我覺得有個律,」然後保羅說有個「律」,就是有一種法則、規矩、必然的現象:我一要為善的時候,(就跟前面看律法時一樣),一旦有律法,不管是我心中的律法或任何的好的法則,我要為善的時候,就有惡跟我在一起;而且不只如此,那惡就讓我想要去犯罪。那就是善跟惡都在一起,有善就一定有惡。當然我們也說:有惡就有善,因為有惡的時候,我們良心最深處會控告我們,知道我們做得不對,定我們罪的就在這裡。

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原文是人),我是喜歡神的律;v22

 「我裡面的意思(原文是人)」就是我裡面的人,我喜歡神的律。

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v23

另有個律:「一想遵行就失敗」

21節那「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有善就有惡」這個法則:一有善,惡就出來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就是除了神的律法之外,另外有個律法,就是:我心中一想到要去遵行這個律法,我就被另外一個惡的律法擄去了,「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

我真是苦阿!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v24

我們沒辦法,明知不好卻去做

不是只是肉體,因為我們整個的人都墮落了,但保羅一再用「肉體」,就是對一般人來講,的確肉體不管是吃、是喝,實在是很容易勾引我們犯罪。前面我舉性的例子大家不喜歡聽,我們講吃或運動吧,這講起來就輕鬆多了。平常吃多了,我們不太敢講那是犯罪,但我們總知道吃多了膽固醇、脂肪過高,過胖,是一件不好的事。可是你又是多少次決心要禁食、絕食,用各樣的方式,要讓自己瘦一點,但常常卻是說:我下一頓再節食。你知道,但你還在犯啊!我看現在講節食、健康的書越來越多,那就表示不成功。不成功,我們沒有辦法!這個你很能懂。另外一個就是運動:我們也知道運動很好,幾乎沒有一個醫生、一本健康書籍,說你不要運動的,都是要運動。可是運動會流汗、辛苦,大家就又都不想運動。我們真的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食物的嘴?誰能救我脫離這出惡言的嘴?就是我們的肉體的確最能吸引我們,而且吸引我們去犯罪。吃,我再說,不是犯罪,但吃得過多,我們總覺得是錯誤的,而我們總在犯這個。就是肉體有這種強烈的慾望,你跟肉體講:多吃對你不好啊,但你就聽他的,還是吃了;他說多吃對你很好,我們就盡量滿足他。

「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這些字眼都會讓人覺得保羅有二元論、異端、東方宗教靈肉之爭(就是肉體是壞的)的傾向,其實保羅不是這樣說。保羅不是說靈是好的、肉是壞的,我們整個人都墮落了;我們全身都墮落了。只是我們每個人也都可以非常清楚的經歷到,肉身的一些慾望在我們身上,所產生那強烈的吸引力和控制。對我們一般凡夫俗子是很強,極少數所謂的英雄豪傑,像希特勒這類的人,也許他很能在很多地方節制他的肉體。這些人都是有強烈高度的意志,有些獨裁者不喝酒、不抽煙、飲食、睡眠各方面都控制得很好,好像他對他自己的肉體很能控制;但我們也可以說他的精神、他的權力、名聲、慾望、和不安全感,一樣是強的。在這種極少數(有些是知識份子、政治獨裁者、甚至很優秀的獨裁者)的身上,也許肉體的縱慾不是很多,但我們仍然說他是肉體軟弱,因為那肉體就是指他整個人;他還是寧願要有權,他可以殺千萬的人,所以我們仍然可以說是肉體。只是對一般人我們能懂的,用肉體來形容的話,就是我們的肉慾影響到我們犯罪。其實就算是所謂能控制肉體的獨裁者,仍然是有個墮落的肉身,而這墮落的肉身,就是指他的全人,包括他的精神層面。

一個神學上的爭執:這個「我」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

正統認為是指基督徒;新解認為指非基督徒

現在回到剛才講的爭執:到底這個「我」是誰?是指得救的基督徒,還是沒有得救的非基督徒?傳統的、正統的、好的神學家,包括加爾文、路德、奧古斯丁,都講到這個「我」是一個基督徒。比較非傳統的,就是包括十八世紀以來的衛斯理、聖潔派等,為了要強調人可以行善、可以良善;為了討厭這傳統的加爾文、路德、奧古斯丁(天主教以前也是這樣講的,只是沒有用加爾文、路德這麼強烈的字眼)就不這麼認為。正統說法這個「我」是指基督徒,就是說我們重生得救後,仍然有這強烈的「靈」和「肉」之爭、或說「老我」和「新我」之爭、或說「聖靈」和「老我」之爭。有!但這兩個世紀來,越來越多的,包括近代靈恩派,像Gordon D.Fee(有些華神的學生很喜歡看他的東西,我是不喜歡),都在強調這是指沒有得救的人;沒有得救的人他的痛苦經驗。

康牧師認為是指每個人

我自己認為從神學來看,傳統的看法是對的;從解經來看,新的看法是對的;但我有另一個看法:我覺得我們不太需要去管這個「我」是得救前或得救後;是一個敬虔的猶太人?是保羅的自傳?描述整個以色列人?還是像有些靈恩派講,是得救但還沒有被聖靈充滿的(他們有這樣對比)?我覺得都不必這樣分。我覺得這個「我」就是每一個人都有的經驗,不管你在得救前,或得救後。這是我個人的認為,你還是需要回去思想,也可以看馮先生非常仔細公正的分析,不過他的結論,我並不同意就是了。

正統解釋的看法

加爾文和路德認為這個「我」之所以是指基督徒,就是認為:非基督徒不會有這麼強烈的爭戰、痛苦;非基督徒根本就是被罪擄去了,所以犯罪很快樂的;非基督徒恨人是很自動的,沒有這種「我真是苦啊」的掙扎,他們不苦,他們犯罪好得很,所以非基督徒沒有這經驗。但基督徒重生得救後,就有這樣的經驗了。他恨惡罪,喜歡良善、聖潔、上帝的律,可是「老我」又常常牽制他,使他非常痛苦。我覺得在神學和大多數基督徒的經歷裡面,我們是這樣的!是得救後我們良心的刺痛比以前更強,甚至有人說,基督徒的精神病患就是因為罪惡感太重。因此很多包括學心理學的人就說:我們不要那麼強調罪。這是開倒車、錯誤的!一個人的有很重的病,你要他病好,不是說他病不重,而是找到更好的醫生、更好的藥,來對症下藥。我們罪惡感重,並不是壞事;現代人的錯誤就是罪惡感不重、不知道自己有罪、不知道神這麼厭惡罪。我們一天到晚講:沒關係,這是正常的現象,男人打老婆是正常的,這也是地獄之聲,叫你滿足於自己的現況。

我們是要強調這是罪!你應該有罪惡感;你應該有重重的罪惡感;你應該隨時覺得自己是在神的震怒之下。但你應該有個對症下藥的良藥,就是因信稱義,知道耶穌、神在十字架上所為你做的奇妙的事,所有的罪被潔淨,你不必再被控告了。我們並不是輕忽罪惡,我們應該強調人是有罪的!我也是覺得、也是同意在我們牧會、在我們個人基督徒的生活中,也許像馮先生那種比較善良的人,不太有這種感覺。他覺得遵守主的話沒這麼難,他看到他的同事寫的解經書比他還暢銷、看到學生選別人的課更多他不會嫉妒,那我只能很羨慕像馮先生這樣的人了,就是很善良、很健康。可是我覺得我,還有很多人,信主以後,這個爭戰還是有,而且我認為非常強烈;有時我們得勝的時間是越來越多,但是一不小心,會掉到更深的深淵裡。我看路德和加爾文說關於這個「我」的情形:我有誡命、我有律法、我知道那律法是良善的、我知道律法是屬靈的、我並不同意我這種強烈的爭執(15節)在我裡面、我承認律法是善的、我知道我裡面有罪,我都覺得這是一個相當認識神的基督徒的反應。還有包括他承認他裡頭沒有良善、他能夠立志為善(22節)、他裡面喜歡神的律,我都覺得這像一個基督徒。

新派解釋的看法

但是馮先生,還有衛斯理宗的解釋,他們說這裡的重點在:看有些字句的描述,明明那個是「我」是一個還沒有得救、還沒有真的認識耶穌基督救恩的人,因為:是靠著我們主耶穌基督(七25)、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八1)、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八2)。馮先生特別用第八章2節強調這七章7到25節是指一個非基督徒,當然他比較傾向是指一個很良善、愛護律法,像保羅一樣的猶太人,他遵守律法覺得很痛苦。那我也承認從第八章這裡來看、來解經的話,那的確前面說的,都是還沒有得救的人(不管他是不是一個猶太人,他實在還沒有清楚認識上帝的救恩)。因此特別從七章25節到八章2節,如果用這是一個沒有得救的人來解釋,就是他非常想要行善,但是他完全擺脫不了,而當他認識了耶穌以後,他就得釋放了。所以我希望也對衛斯理宗或馮先生公平的講,就是他們恐怕也不是不強調罪,而他們更強調的是在耶穌基督裡的救恩。倪柝聲在講正常的基督徒生活裡面,恐怕也是強調這一點;Gordon D.Fee也是強調這一點:我們已經被遷到愛子的國度裡面了,不在罪惡的轄制之下。從這一點來講,我覺得他們講的也很對、很好,感謝主,很合聖經。

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v25

「內心」原文就是理智。理智順服神的律;肉體順服罪的律。我們也不太能夠說把內心或理智就等於靈,而肉體就等於肉體或魂(像靈魂體三分法那樣分)。內心或理智還是指他裡面的人,或者指那神在人心中還做工的部份,或者神在光照、提醒人的時候,不管他在得救前或後。但我肉體(就是整個不屬神的那個部份)總是在順服罪的律。

再說一次我剛才的結論,就是: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有這種爭戰。我完全同意基督徒在耶穌拯救了以後,就進入一個新的國度,我們應該得勝了。但是我又說,我們實際的狀況和聖經上所寫的,讓我們知道這個爭戰還是會有。那我們怎麼能夠得勝呢?我說,就是我們需要不斷的有信心。當我們有信心的時候,就知道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罪就不能作我們的主。所以我很看重第六章17節這句話:「感謝神!因為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僕,現今卻從心裡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範。」。


延伸閱讀:
追求聖潔 【六月5日】
教會領袖 【讀經:彼得前書五章1至5節】
與神同工 【讀經:哥林多前書三章5至9節】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