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洗腳的人生
2017-10-18 星期三
親愛的,..做事,我們有專業。與人相處,我們永遠是學習者。人太不同,每個世代不同,每個人不同,甚至一個人在不同的時候,也不同。何等需要上帝恩典的相隨...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048 | 文章發佈時間:2017-09-29

箴言(卅)
作者:康來昌查經系列

第卅章

其他箴言

卅、卅一這兩章箴言的雅基的兒子亞古珥、利慕伊勒王好像都不是以色列人,但也是上帝給這兩個人的默示,讓他成為箴言裡的一部份。

亞古珥的真言

雅基的兒子亞古珥的言語就是真言。這人對以鐵和烏甲說:v1

「真言」,雖不大多這樣的翻譯,但一般講就是上帝的話;而放在箴言裡,當然也就是了。「以鐵和烏甲」我們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是誰,有沒有可能是學校老師對學生的教導;在教導時,先承認自己的不足。若這樣來解釋是很好的,不管是不是對學生,起碼是對人這樣講。就整個這段話來講,他應該也算是個有地位的人。

我比眾人更蠢笨,也沒有人的聰明。3我沒有學好智慧,也不認識至聖者。v2-3

這話可以是個虛假的客氣,但既然在聖經裡這樣寫,就不是虛假的客氣;是真的,就像保羅說:「罪人中我是罪魁」一樣。「我比眾人更蠢笨」,也許你真的比別人聰明,但總要知道:若真的比人聰明,是神給的更多恩典;神給更多的恩典,而我們有沒有活出這樣的恩典來?好像總是不夠。所以「比眾人更蠢笨」並不是是客觀上一定比眾人更蠢笨,而是說:就神給我的恩典,我活得實在還差得很遠;這種謙卑也是希望更多在神面前有學習。「我沒有學好智慧,也不認識至聖者」這種不認識,不是像法老不認識神的那種狂妄,而是像摩西和保羅的那種謙卑(摩西在出埃及記卅三章說想要認識神;保羅在腓立比書第二章也說:我以認識耶穌基督為至寶);我已經認識了主,才會說我想更多認識主。

誰升天又降下來?誰聚風在掌握中?誰包水在衣服裡?誰立定地的四極?他名叫什麼?他兒子名叫什麼?你知道嗎?v4

為什麼說我們很蠢、不聰明?因為最重要的事情我們不知道;我們對上帝不知道。可能我們認識,但當風雨交加時,我們會不會又忘記上帝在掌管風雨?就是我們說是認識神,但很多時候真是好多疏忽的地方。「誰升天又降下來?」這句話實在太像約翰福音三章13節:「除了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沒有人升過天。」我想我們不一定要講到道成肉身或死裡復活,最少上帝和上帝的僕人,上上下下在管理這個世界是真的;就是在上帝的手裡、神在掌管一切。下面講的是自然界的情形,這話在約伯記卅八章4節也有講,就是自然界真的在神的掌管裡。

「誰聚風在掌握中?」這也很有意思,在西方神話裡有類似的事情:尤里西斯,風神送他一個袋子,每天放一點點,就有風把船很快的帶到家。他小心的看著袋子,結果部下以為裡面是金子。到了港口就偷偷打開一看,後來船又被吹走了。跟這裡的描述有一點像。當然聖經講的不是神話,是真的,但這描述得很真實:真的,風在神的掌握當中。我們現在說也都很容易說,但當颱風很大、玻璃都好像要吹破時,我們也許不大相信這話,好像神沒有在掌管;或神在掌管,但這一刻可能祂會忽略。「誰包水在衣服裡?」也是跟聖經很像:水是在穹蒼那地方,神要打開,天上的水就下下來。神要水下得多大、多少、下或不下,也是在祂。「誰立定地的四極?」其實這就是叫地穩固。我想這我們在經歷地震時也要知道:地不是十拿九穩的。地震時,我們說在「101」(台北最高的建築物)上面就覺得很不穩、在底層就覺得很穩;其實就算在地面,也可能地會裂開,把你吞下去。我不是倚靠風、天、水,我們是倚靠上帝;上帝在掌管那些自然界的東西。

「他名叫什麼?」,祂的名當然是耶和華、是那位造物主、管理主。「他兒子名叫什麼?」這我們就不知道了,可以用在耶穌的身上嗎?在這個時候大家恐怕還沒有這種理解。但如果不是用在耶穌身上,這兒子是指誰?天使?以色列人?這問題我們不知道,不過就上帝的話裡面,我們可以有一些揣測:神的兒女的確是以色列人、是天使、是上帝所喜悅的、是我們這些亞當夏娃的後裔。是,神的兒女也的確有好多悖逆的情形,但神有拯救;神什麼時候把這樣的拯救完完全全的讓我們看到?我們希望現在就能夠經歷到。這個問題是個大問題:「他兒子名叫什麼?」,因為耶穌被試探時就是這問題:「你如果是神的兒子」;耶穌在十字架上也有這個問題:「如果你是神的兒子,你就下來」、我們也有這問題,魔鬼會對我們說:「人不住的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你真的是神的兒女?你實在太差勁、不堪造就,祂會不會不要你了?」我們是祂的兒女,應該表現出什麼?應該怎麼樣做?我們只有說:就是因為是祂的兒女,我們知道這寶貴;就是因為知道祂的名字和祂的智慧豐富,我們就說:我們知道的還太少,求主幫助。下面馬上就講到上帝的話。

神的言語句句都是煉淨的;投靠他的,他便作他們的盾牌。v5

句句煉淨、是可靠的。當然神的話不只是盾牌,也是利劍;不僅是防身,也是攻擊的;不僅是防身攻擊的武器,也是我們生命的糧、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是警告,也是安慰、鼓勵我們的。在這裡先做盾牌,就是我們在諸般的危險中,最少需要神的話先來保守我們。

他的言語,你不可加添,恐怕他責備你,你就顯為說謊言的。v6

這在啟示錄廿二章18、19節也有講:這啟示不可以增加、不可以減少。申命記四章2節也是一樣。減少神的話,我們都知道很不應該、我們會很小心;但加添神的話,有的時候不知不覺把人的傳統當成神的話,也是一樣的一個錯誤。

我求你兩件事,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賜給我:8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9恐怕我飽足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又恐怕我貧窮就偷竊,以致褻瀆我神的名。v7-9

這兩個當然是非常合情合理的祈求,「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當然是希望我是一個誠實的人,我們既然認識的是真理、是真實的神,就不要跟隨魔鬼,牠是說謊言者的父。我們不為主作假見證、不在說所謂見證的時候誇大;所有的謊言都求主讓我們遠離。下面這我們比較熟悉:「使我也不貧窮」因為怕太貧窮時就偷竊,偷竊就褻瀆神;「也不富足」怕飽足時就自大、不認神。在以色列人身上包括申命記八章12、14節就說:就是怕以色列人到迦南流奶與蜜之地,吃得飽足,就忘記上帝。這不僅是以色列人一直有的現象,也是我們容易有的:窮的時候會偷竊、也可能會褻瀆、抱怨上帝;有錢的時候會自大,這我們都求神保守。但話又說回來,這個禱告也有一點像「不叫我們遇見試探」一樣,我們求主讓我們在世上不要碰到任何試探。問題就是,恐怕在任何環境中都會有試探(貧窮時會叫我們偷竊、抱怨上帝;富足時會叫我們自大),可是神讓我們在世上也許這些都會經驗到。「不過飽足,也不太貧窮」也可能有問題,就是我們人在任何一種狀況下都可能遠離上帝;而相反的,在很貧窮或很富足的時候,也可以持守得很好。最重要還是求主保守我們的心。不過我想大多數的人在一個比較中庸之道裡面,可能就比較安穩(不過這中庸之道會不會在基督徒裡產生一種不冷不熱的現象,我不曉得)。我們今天在世上,就是任何一種環境,都求主幫助我們能更倚靠祂。

你不要向主人讒謗僕人,恐怕他咒詛你,你便算為有罪。v10

「你不要向主人讒謗僕人,恐怕他咒詛你」這裡的「他」是誰?是主人還是僕人?如果是主人,意思就是:你污辱我的僕人做什麼?如果是僕人,是不是聽到有人在毀謗他,他就咒詛那毀謗他的。總之,不要去讒謗。「你便算為有罪。」這也很稀奇,讒謗就是罪了,需要他咒詛才算為有罪?我想是因為舊約裡比較有這樣的觀念:咒詛會把我們的罪顯出來;如果咒詛真的有理由,也就是你真的毀謗人,那咒詛就會把你顯出來。當然我們不管有沒有咒詛,都不要隨便說人。你說這話好像很簡單,不過保羅在講到我們基督徒重要的生活原則時(羅14)有提到,就是大家在辯論哪些東西可以吃、哪些不可以吃(事實上我看基督徒常常為這些倫理的東西辯論)神在那裡特別說:不要去論斷別人的僕人,「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因為你知道你是主的人,他也是主的人。當然這也不是說我們不去提醒別人,不過在提醒、替人擔心的時候,恐怕最後還是要記得一點,就是他是別人的僕人、他是上帝的僕人、上帝的兒女;你也是上帝的僕人、上帝的兒女,讓我們先把上帝給我們的那份做好,行有餘力再去服事別人吧!當然我不是說先獨善其身再兼善天下,那都是一起的,最重要是我們對神有信心,自己做的事情要向神來負責。

有一宗人(宗:原文是代;下同),咒詛父親,不給母親祝福。12 有一宗人,自以為清潔,卻沒有洗去自己的污穢。 13有一宗人,眼目何其高傲,眼皮也是高舉。 14有一宗人,牙如劍,齒如刀,要吞滅地上的困苦人和世間的窮乏人。v11-14

這些「有一宗」或「有一代」,看起來都是末後世代(也是每一個時代)常常有的現象。咒詛父母的,到法利賽人都有這樣的情形(就是應該供養父母的,說已經做了各耳板了),用敬畏上帝的理由沒有孝順父母、「咒詛父親,不給母親祝福。」我想在現在的世代、在以前第一個世代(亞伯、該隱的世代),我們也可以看得到(雖然不是咒詛父母,但也是讓父母很傷痛)。我想人離開上帝以後,夫妻、親子之間的關係都有問題。另外有的時代就是自以為聖潔,其實很污穢,像耶穌的時代、我們今天的時代都有。有驕傲的人、有用言語吞吃、傷害人的人。

螞蟥有兩個女兒,常說:給呀,給呀!有三樣不知足的,連不說夠的共有四樣:v15

下面我們不知道背景是怎麼樣,為什麼會有螞蟥?這裡面有好多用動物來描述人間的事情,就像伊索寓言一樣。我們不太知道什麼是「螞蟥有兩個女兒」,為什麼不直接說螞蟥?螞蟥是指那吸血的嗎?我們不知道,對近東的文獻不足以讓我們確定。但是意思很清楚,跟上面連在一起,就是貪婪;一天到晚就是要「給呀,給呀」、「不知足、不夠」、總是要。

就是陰間和石胎,浸水不足的地,並火。v16

螞蟥的女兒要,另外有三樣也要的是「陰間和石胎,浸水不足的地,並火」:「陰間」你丟再多的死人下去,他都不會說滿;「石胎」就是不會懷孕,像撒拉以前一樣;婚姻再久,她還是不會懷孕。「浸水不足的地」乾旱、澆再多的水,土地還是乾旱。現在在台灣一般不會有那麼乾旱的情形,好像一下到一點雨時,狀況就會有一點改善。這用在屬靈的事上,我們看到就是不斷的下雨,但地毫無得到滋潤;那就是希伯來書第六章:蒙了光照、嘗過天恩滋味的、與聖靈有分的,領受了這一切恩典,還是結不出果子,那就要被踐踏;就如一塊田地,吃過屢次下的雨水,還是長不出來,那就結局近乎咒詛了。這裡講的不足、不知足所描述的現象,包括螞蟥、土地,恐怕不只是不知足,而且是在說不結果子的樹,吸收了營養、各樣好的東西,但結不出任何好果子,虧欠神的恩典。是不是一個不知足的人的態度跟不結果子的樹也是一樣?沒有把上帝的恩典活出來,甚至在抱怨、在要更多的東西。

戲笑父親、藐視而不聽從母親的,他的眼睛必為谷中的烏鴉啄出來,為鷹雛所吃。v17

這很殘酷的一個說法,我想也是在那個時代、這個時代,總有一些自以為是、或悖逆的人。恐怕從該隱開始,甚至從亞當開始(因為亞當夏娃算是上帝的兒女,也是不聽父親的話),雖然我們沒有在伊甸園裡看到他們譏笑,但他聽了蛇的話而沒有聽上帝的話;聽了女人的話(甚至沒有聽女人的話,女人給他吃他就吃),而藐視上帝的教訓,都跟這裡講到的情形類似。你沒有聽上帝話表示你是盲目的,給眼睛也是白給了。

我所測不透的奇妙有三樣,連我所不知道的共有四樣:v18

下面他測不透的,我想就像一開始講他不知道的那很多事情,其實就是大自然界這些奇妙的事情。裡面有一個特別要提的就是:「蛇在磐石上爬的道」。

就是鷹在空中飛的道;蛇在磐石上爬的道;船在海中行的道;男與女交合的道。v19

我倒沒有看過生物電影描述蛇怎麼在磐石上爬(可能不太好表現出來),但看過很多蛇在沙漠中,像響尾蛇。就是:蛇沒有腳怎麼走?當然我們今天或許可以講得出來像肌肉的收縮之類的,但那是上帝造得很奇妙的。會不會更奇妙的是,記得嗎?蛇的爬行是一個咒詛,是伊甸園以後;好像蛇本來有腳可以走,現在是要用肚子來行走。也就是我看在伊甸園講到的上帝的咒詛,在這裡也還是上帝在自然界所做的一個奇妙的帶領。「船在海中行的道」我覺得奇妙的就是:最後面講的純粹是人文、人間的,但也是動物的;一開始也是動物的,但這個似乎就把人的文化放進去了。船怎麼在海中行?這跟風、人建的船、舵、航海的技術有關。如果我們人自以為了不起的話,再想想看:再了不起,我們還是需要去倚靠上帝。以前的人在海上走,最怕就是到了那馬尾無風帶;那真的會死人的,因為沒有風,到了那地方就出不來。我們今天有更好的科技可以不怕那些東西,但我們也知道科技會反撲的。我們倒不說尊重大自然,如果我們不尊重上帝、自以為是的話,會自食惡果。

淫婦的道也是這樣:他吃了,把嘴一擦就說:我沒有行惡。v20

這也很像現在,我們覺得罪惡無所謂,「把嘴一擦就說:我沒有行惡。」。這倒也不一定要想到是這方面的事,我們看很多政治人物是這樣,就是無賴;把嘴一擦就說:我沒有行惡。當然還有很多、更多無賴的,從伊甸園開始就有:「都是上帝害的、或都是蛇害的」,都在責備別人。這裡我們想一下,包括19、20節所提的,有咒詛、有上帝創造的奇妙、有人的文化的配合,最重要的我們還是從這裡看到:即便是咒詛,裡面還是有祝福:地受咒詛,但還是可以產生東西;你還是可以工作;汗流滿面,吃得還是香。女人受咒詛,但還是可以生產;好像在生產裡還勝過了那「吃的日子你必定死」的咒詛。就是在咒詛裡,你順服上帝,還是可以有祝福。在上帝的創造裡(包括性)如果你隨便,就是一個惡。也就是說,不要以為我們所遭遇到的事情事一成不變的:如果有個咒詛臨到,我們願意悔改、願意跟隨主、信靠主,就算是不能挽回的(例如酒醉駕車撞斷一條腿,腿不能好了,不能挽回的)但願意順服、悔改,這跛腿仍然對你有幫助。神給我們很多的祝福,如果不能好好使用,那祝福、美麗健康的身體,都會害我們。

使地震動的有三樣,連地擔不起的共有四樣:v21

這也是當時的一個寫法:三加一。

就是僕人作王;愚頑人吃飽; 23醜惡的女子出嫁;婢女接續主母。v22-23

看來他是覺得這四個現象是不好,可是我們覺得這不一定不好。如果說是不好,是不是在一個上帝規定的制度下,違反了,那就不好?就是應該作僕人的結果作王了,這不好。這不好,未必一定是說僕人不可以作王,我想到的就是所羅門的部下耶羅波安,他後來作王了而且篡位;若我們看列王記,這件事是出於耶和華;雖然耶羅波安不好,但是大有能力的少年人作了王。所以如果「僕人作王」看這字面好像上帝的階級觀念很重,不讓僕人作王,我們倒不如說從聖經來看,正是在責備作王位人的不配、不當,神把他拉下來。

「愚頑人吃飽」我一再講,愚頑人不是指IQ低,是指不敬畏上帝,那這裡也是在講到說:在罪惡的世界裡,不敬畏上帝的人,在神的恩典中,有的時候倒是非常豐富;但上帝並不喜歡這樣的事,這會讓地震動的。這世界上的不公義、黑白的顛倒(像以賽亞書說的:禍哉那些以甜為苦、以苦為甜、稱光為暗、稱暗為光的。這世界上很多在顛倒),神也讓它行,但有一天,地會震動、會把它平反過來。

「醜惡的女子出嫁」也不是說醜惡的女子不能出嫁。這裡如果是負面的,可能更大的負面是:為什麼美女不能夠出嫁?是不是跟下面的「婢女接續主母」有類似情形?就是主母也好、美女也好,是不是因為她的地位高和她的美麗反而叫她有些虧損?我們在創世紀看到很多:撒拉是這樣,拉結也是這樣,結果反而倒是婢女高升了。如果說是上帝不喜歡這些卑位的高升,那更好的說法是:在高位的人為什麼做了這麼多自貶身價的事情?

地上有四樣小物,卻甚聰明: 25螞蟻是無力之類,卻在夏天預備糧食。v24-25

這我們覺得好稀奇,箴言、伊索寓言、東西方所有的童話、寓言故事都講到這一點,就是要有預備。我們最近講道中也有講到要有預備,當然那裡是講對主的愛,這裡是講要未雨綢繆。雖然這麼渺小,他會預備,就比在夏天不會預備的、沒有看到遠處的人更有智慧;或者那些更大的動物可能在冬天會死亡。能夠先看得遠、有預備,那是好的。

沙番是軟弱之類,卻在磐石中造房。 27蝗蟲沒有君王,卻分隊而出。 28守宮用爪抓牆,卻住在王宮。v26-28

這些有一點所羅門的氣質,所羅門是講植物,這裡他講動物。這些實在每一點都非常有智慧。越多的科學可以讓我們越瞭解這些小動物,甚至小昆蟲、小細菌、濾過性病毒、原子、分子結構裡面有這麼這麼多的奇妙,但我們越瞭解,卻更困惑。盼望我們基督徒不是困惑,而是更驚訝、更恐懼戰兢的來敬畏上帝;上帝怎麼在這麼小的東西身上,都有這麼奇妙的預備!「沙番」我也不知道是哪樣東西,好像看過這樣的照片,總之是一種哺乳類的動物,是軟弱的,但它可以在磐石中造房;它也不知道它怎麼可以用它軟弱的身子在磐石中造房,意思就是神給它智慧能夠保護它的軟弱。

「蝗蟲沒有君王,卻分隊而出」再想想我們人:我們軟弱卻常常在沙土上造房。我們以為我們比沙番要強壯,但更聰明、更有能力的東西如果墮落就更愚蠢;美好的東西墮落起來就更糟糕。我們墮落可以比螞蟻更愚蠢,不知道預備;我們墮落可以比沙番更愚蠢,不知道在耶穌這磐石中;我們本來應該比蝗蟲更好,但卻比它們還更不知道順服我們的君王、我們卻更不守規矩。

「守宮」可以住在王宮裡面,我們卻常常不知道我們自己是在王宮裡、是被主提升的。真的很多時候小動物,甚至無生物,就像巴蘭的驢子一樣,還常常可以教訓神的先知。

步行威武的有三樣,連行走威武的共有四樣: 30就是獅子─乃百獸中最為猛烈、無所躲避的, 31獵狗,公山羊,和無人能敵的君王。v29-31

當然我們又想到這些「無人能敵的」跟上面正好對比:上面是軟弱,但有時這些無人能敵的,卻只是在為這些很軟弱的預備。我們也看到巴比倫王宮(在以賽亞書、在很多地方講到),到最後人都沒有、沒有人在那裡居住,只有一些蜘蛛、野獸在那裡居住而已。真的,人的辛苦、人的聰明智慧,到底是給誰預備的?人不敬畏上帝,真的比小動物還更可憐。「無人能敵的君王」還有這些獅子、勇敢的東西,可能下場有時比這些小動物還更慘。當然我們又想到十字架道理,就是在人的軟弱上要顯出神的剛強;在人的剛強上要顯出神的擊打。

你若行事愚頑,自高自傲,或是懷了惡念,就當用手摀口。v32

當然最重要的是根本不要有愚頑、不要自高、更不要懷惡念,我們應當是敬畏上帝而有聰明智慧;我們應當讓我們的心充滿了良善的意念。但如果我們已經有了這麼多邪惡的種子在我們裡面成長時,最後還有一點點不要讓事態更嚴重,就是「用手摀口」,不要講出來。這裡一樣不是說我們很會保守我們的嘴而已,我們是保守我們的心。但如果我們真的做了或想了很多的惡,沒有辦法禁止,我們總希望還是能夠在它出口之前把它禁止。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求主幫助。我也還是想到:思念、念頭是最早犯罪的,然後是言語,然後是行動。最好就是一直不要有惡念頭、就一直有好念頭。但如果當我們都說了,求主讓我們最後也許還是可以不去做。我這裡特別想到大衛犯淫亂的事,最好是不要想、不要看、不要去問、不要找人把拔示巴帶來,到最後真的來了,可以叫她回去。我總覺得我們還可以有個最後一步,就是這裡講的:「用手摀口」。這已經是最後一步了,當然希望之前就能夠停住,如果都沒有停住,不要說現在已經不能停了。犯罪的事,不管到了什麼地步,能停總是好;行善的事,不管多麼延遲,能行也是好。

搖牛奶必成奶油;扭鼻子必出血。照樣,激動怒氣必起爭端。v33

這也是東方的文化。用自然的現象講出我們人的現象。這些看起來好笑的、整個在這裡看到的動物等等,我們都看得到,而且人比這些都聰明,我們可以分析、瞭解。我們可以不斷的搖牛奶做奶油,這個是純自然的;然後「扭鼻子」這就不是純自然,雖然鼻子也算是自然的一部份。如果我們都知道那些現象,我們自己卻不能約束我們自己嗎?就是我們對自然界的現象很瞭解,知道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知道這樣,一定有這樣的結果。可是在我們自身上,常常就是自欺,就像加拉太書第六章,自欺,不相信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我們能看出這麼多,還能教導人,為什麼我們自己還在激動怒氣?知道會起爭端,為什麼不能快快的停止?從這些小的事情、動物界的現象,我們又瞭解;瞭解了,卻不能謙卑的(甚至從動物身上)來學習,那我們真是很羞恥;在審判的時候,也無話可講。


延伸閱讀:
最大的是愛 【讀經: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至7節】
羅馬書(一之5) 【康來昌查經系列】
神不偏待人 【讀經:羅馬書二章1至11節】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