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苦難的繩,拉出曠野的路
2017-10-19 星期四
親愛的,..上帝知道,我們的苦難。苦難在生命裡鉻跡,像台印刷機。苦難給人深刻的內碼,上帝知道。祂用苦難的筆,寫出讚美詩;用苦難的繩,拉出曠野的路;用...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049 | 文章發佈時間:2017-10-03

傳揚美麗的信仰
作者:潘美信

民國廿五年我出生於南投縣,是第三代基督徒,父母結婚十年才生下我,所以我等於是禱告得來的寶貝,自然受到祖父母、雙親格外的寵愛。

幼年時遇到戰爭,所以必須從埔里街上走路到愛蘭上主日學,有一次偷懶沒去被爸爸知道了,他很生氣的以竹梢打我。小一時學校以日語教學;二年級因戰爭開始躲警報、跑防空壕;三年級台灣光復,開始讀漢文,我覺得沒興趣因此逃學,爸爸知道了只讓我罰站。我沒去主日學被打,逃學卻只被罰站,由此可見爸爸重視宗教教育勝於學校教育。父母美好的信仰是他們留給我比財富更寶貴的屬靈資產。

意料之外的婚事

仁愛鄉長的女兒是我初中同學,鄉長是位有見識的人,雖未信主卻對教會的女孩子有好感,覺得比較單純乖巧,所以就託教會牧師幫他介紹合適的女孩子作他的媳婦。那時他的兒子已經廿五歲了。牧師就介紹了教會附設幼稚園的老師,那天他們一行人要去相親時,我的同學對我說:「我哥哥要相親,妳陪我們一起去。」當時我沒事、也沒壓力,便跟著他們去湊熱鬧。相親後的第三天,鄉長夫婦來對牧師說:「我們看中意的是跟著去的女孩子。」哇!這下牧師只得上我家來提親了。

當時親友都反對這樁婚事,因為對方是住在高山上的原住民,然而家父力排眾議,他認為男方的家庭在地方上小有名望,父親是鄉長兼衛生所醫師,母親是衛生所助產士,而男孩子則是國小的教導主任。父親對我說:「阿信,我覺得這是上帝安排的婚姻,妳嫁過去沒錯。」那時代唯父命是從,如此前後不到一個月我們就結婚了。

帶著使命的異族婚姻

結婚前青年團契為我餞別,席上牧師對我說:「美信,我希望妳像妳的名字一般,以美麗的信仰帶領妳的丈夫及他的家族認識主,盼望這成為妳努力的目標。」這也成為我一生的功課及使命。

結婚初期霧社尚無教會,家父徵得公公同意,讓我每個主日下山做禮拜,但時間一久,仇敵開始藉著左鄰右舍的風涼話來挑撥,以致公公不准我再下山,我只能難過的獨自祈禱。幸虧婚後約四年,長老一家人搬來霧社工作,之後又陸續從愛蘭搬來幾個家庭,於是我們就開始在長老家聚會。

正因為嫁入不同宗教信仰的家庭需要承受較多的考驗,所以,禮拜六我一定把家人所有的衣褲燙好,平日則分內之事一定做好,在家中更是謙遜順從,期盼有好的見證,慢慢使家人不再攔阻我去聚會。

先生的生父是霧社事件的烈士:花崗二郎。霧社事件發生時,先生還在母腹中三個月,原住民很重視後嗣,當年霧社事件時,莫那魯道、花崗一郎、二郎等首領,眼見我方不是日本人的對手,於是率領烈士們到春陽山上準備上吊自盡。我的婆婆也跟著去,但她的丈夫花崗二郎叫她回頭,他說:「妳肚子裏有我的血脈,運氣好的話就可以活下來,妳要傳我的後嗣。」他就帶著哭泣的妻子回到山腳,自己再上山自盡。之後,我的婆婆為了保護胎兒,躲避日本人的追殺,吃盡苦頭、受盡心靈的煎熬,真可說是一位偉大的女性。

承受痛苦與壓力

我因為結婚後一直沒有生育,民間習俗認為領養孩子就能懷孕,所以我領養了一男一女,結果真的懷了四次孕,可惜每次都變成葡萄胎,必須流產拿掉。因為葡萄胎會在人體釋放出毒素刺激子宮,可能因此罹癌,所以作醫生的公公也主張我拿掉子宮。感謝主,除了不能生育外,我的身體狀況都還不錯。

還記得公公對我說:「妳所信的上帝這麼偉大,但為甚麼一直沒有賞賜妳一男半女呢?」於是叫婆婆帶我去「換肚」。他說:「按照妳們平地人的做法,拿一件衣服、一碗米到廟裏舉行一個儀式就可以換肚,之後就能正常受孕了。」

我猶豫地說:「這樣做上帝不會喜悅。」

公公就說:「是妳的上帝重要呢?還是後嗣?」

聽了這話我愣了約四、五分鐘才回答他:「上帝比較重要,我不能去做得罪祂的事。」我暗中流淚感謝主,讓我有勇氣拒絕。

公公說:「好!既然這樣,如果我做任何決定,妳不能有異議。」我答應了,同時心裏也做了最壞的準備。

五十多年前,嫁給原住民的女性若是不能生育,自己就要主動回娘家,而夫家也有權力將她攆走。原住民十分重視後嗣,況且先生的生父就義前曾殷切囑咐妻子要為他傳子嗣,所以,公公主張為先生娶二房,婆婆則拉著我的手再說一次花崗二郎的遺言,並說:「請妳成全我們。」她哭,我也點頭哭了。

感謝上帝!二房進門後我並沒有被趕出門,夫家仍然善待我,還保留我的名分。後來二房為先生生了三男,花崗二郎終於有了自己的後裔。

走過試煉,全家歸主

公公年老時,教會的牧師固定去萬大教會講道,每次都把機車寄放在我家,再由萬大教會接送他到霧社,因此有機會跟公公談論信仰,那時公公年老體衰,漸漸覺得需要信靠神。當他過世時,我們在他的遺書中發現他的信仰告白,宣稱自己信了耶穌,所以牧師認可我們以基督教儀式辦理葬禮。

不久之後,我的婆婆跟先生同時在霧社教會受洗歸入主名。十一年前霧社事件六十五週年時,仁愛高農大禮堂舉行族群復和聖餐禮拜,先生還受邀上台做見證。陸陸續續,先生的二房帶著她的三個孩子也信主受洗(那三個孩子也都稱我媽媽),最小的孩子現在是國小老師,也是教會主日學校長,兩個大的孩子也都認真經營祖業。

帶領全家信主是我一生最大的挑戰和使命,靠著上帝的恩典,使夫家也成了基督化的家族。一切正如聖經中我最喜愛的經文,「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裏饒恕了你們一樣。」(以弗所書四章32節)回顧過往,雖然經歷許多風浪波折,但一路都有上帝的美意和引導,將一切榮耀歸給祂。


本文章由中信月刊提供

延伸閱讀:
重生 【尤德碩】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