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提防惡友
2017-12-18 星期一
親愛的,..「這等人若不行惡,不得睡覺。」(箴言四:16)行惡的原意,是敗壞朋友,這是早期的牧羊人,在領羊的時候,有些草場不能去,是試探性的草場,如果去...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206 | 文章發佈時間:2017-10-06

登山遇險記(一)
作者:廖述佑醫師

我一如往常的在我的休假日到附近的山區爬山,卻意外的迷路,被困在沒有人蹤的山裡,經歷了接近零度的酷寒,及害怕野獸、蟲蛇,又恐懼死亡,一度更在極大的痛苦和煎熬之下,甚至想以死解脫。

我從高中時就喜歡Hiking(健行),對登山算是有點經驗,也可以說是內行的。去年開始,我在每週休假都去健行,選擇人們常走且容易走的路線,並不是什麼專業登山者走的路徑,因此,格外覺得這次遇難是上帝的安排,而不是偶然發生。

一日當天中午十二點多了,我才出門,時間已經晚了,不夠走太遠的距離,所以選了一條簡單的路線,目的地Dawn Mine(礦坑)來回只有五哩,預計三小時回來,而且爬高只有一千二百呎;平常我走的多是爬高一千五百呎以上。其實,那條路線是走溪底的河床石頭路,反而是比較難走。

禮拜四剛好是陰天,開車出家門,只見山是朦朧的;平日健行都是好天氣,故而才剛出門,就有點想回家,但轉念一想,好不容易有一天休假,又為了下雨而一、二個禮拜都沒有去健行,即便是陰天,還是執意的去了。

所幸在出門後曾又折返。我比較怕熱,身上只穿了短袖的T恤和短褲,外罩一件襯衫;陰鬱的天氣促使我回家換穿一件防水的夾克。如果沒有換衫,早已在黑夜來臨後低溫的山裡凍死了,現在就無法作見證了。

一般進入山區的路上(trailhead),都會有一個箱子,裡面是讓登山客Sing in(簽到)的本子,過去我都會簽上姓名與時間,是預防一旦發生意外,救援的隊伍會比較容易尋找。偏偏這一次看到都沒人寫,自己也就省了,沒有做這個重要的簽到動作。為此,當我的妻子敏慧報警,搜救隊伍尋找我時,無法確定我走的路徑,以致延緩救援的時間,也讓我受了比較多的苦。

入山不久,便走在山谷之間的溪底,遍地都是石塊,根本沒有路,兩旁是上斜的山壁,大大小小的石頭,根本難以行走,我把雙手雙腳都用上了,雖然非常小心,但還是受傷了;撞傷膝蓋,在使用隨身急救包處理傷口,準備貼OK繃時,看到衣服上都沾有血漬,便又趕緊止血,真是手忙腳亂了一番。這時因為受傷,很想掉頭回家,但卻不知是不服輸的個性或是某種力量一直催逼我繼續往前走。可能是因為受傷,速度減緩,影響了判斷力,以致沒有能察覺在走了多久之後,還看不到目的地,就是有問題了。

我的健行配備包括:腰包中有一瓶水、一盒豆漿、一個太太做的咖哩麵包、一條巧克力、指南針打火機,以及可隔絕溫度的一包foil。我已經走了將近三小時,仍沒有看到目的地,算算時間再不回頭等天黑就沒法走了,因此決定回頭走;過了半小時越走越不對,兩旁的山壁越來越窄,和來的時候不一樣,便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迷路了?也可能是緊張心煩意亂的緣故,腳快要抽筋了。

大約接近傍晚四點鐘左右,正在努力的爬石頭當中,猛一抬頭發現兩旁的山壁在前面約一、兩百呎竟合在一起,沒路了,這時才確定自己是在一連串的失誤中迷路。環顧四周,兩旁的山壁是45度的斜坡,我根本不可能爬上去。就在此時,我才發現指南針不見了。一路上,我邊走邊看,每次都順手放在口袋裡,大概是在爬石頭的時候掉了。此時再次調頭往回走找回程的路,沒有指南針的輔助,不能確定方向,大約走了二十多分鐘,腳抽筋,心又慌,真是快要哭出來了,就祈禱上帝救命,並且不顧面子的邊走邊大聲喊Help! Somebody help!

大約四點半了,我還一直死命的想找到回程的路,當時我開始煩惱,該怎麼辦啊?身上的衣物太少,根本無法在山中過夜,況且明天要上班看診,病人都已經排滿滿的,又有一位一次要植八顆牙的大case在等我……;真是可笑,那種時候,竟然還在為世上的事煩惱、操心。

這時不僅越走越累,也因迷路而驚慌失措,每八、九步就跌一跤,萬一真的走不出去,我可能會凍死在山中,不免心中暗想這是上帝在懲罰我嗎?

其實我自己知道,由於家庭發生變故、和太太個性不合常常吵架,過去七年我離開上帝,向上帝發脾氣、背逆主,自暴自棄、故意陷自己於罪惡中;雖然聖靈多次感動,也有認罪悔改,但仍故意叛逆,不時遠離主,鐵石的心硬著頸項的繼續做壞事,故意讓上帝傷心,沒有靈修讀經,甚至賭博……,讓魔鬼誇勝。

七年來,我有很多服事的機會,也有很多人希望我出來服事,可是我要不是拒絕就是一副冷漠,使很多人百思不解,以前的服事轟轟烈烈,現在怎麼變成另外一個人?我真是有苦說不出,因我知道自己在罪惡中是不可能服事的,否則不但做工沒果效,甚至會影響他人。有時也會想,沒關係,反正我早晚會回頭,卻又一直沉溺在罪中,無法自拔;殊不知靠自己的力量是無法回頭的,何況罪的引誘是何等的大,我早已被死的毒鉤勾住而不自覺。


本文章由傳揚福音雜誌提供

延伸閱讀:
永不止息的愛 【凱西】
一粒麥子(上) 【萬紹玲】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