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洗腳的人生
2017-10-18 星期三
親愛的,..做事,我們有專業。與人相處,我們永遠是學習者。人太不同,每個世代不同,每個人不同,甚至一個人在不同的時候,也不同。何等需要上帝恩典的相隨...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048 | 文章發佈時間:2017-10-06

我們的心靈和真相
作者:陳理

擁有「看得見和看不見」層面的心靈和不擁有「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層面的心靈有什麼不同呢?

我曾遇過一位在某知名大學攻讀工學博士的朋友,是一位從事科研究的好手,對於世間之事給了自己一個簡單的標準,那就是「我是學科學的,並且還是從事實驗工作的,我只相信實驗室中可以證明的事情。」他的說法應該是建立在他所致力多年的一項專業,就是用實驗來證明,證明,再證明。他在實驗上的心得已經使他視「科學實驗」是一種最高超的科學準則,幾乎是神聖不可侵犯。而在這個說法的背後已經很清楚的明言了他只相信看得見的東西、那些看不見的部分他一點也不會相信。

我不確知有多少人看待科學是像這位朋友這樣的看法,但我也確曾聽過一位諾貝爾獎得主說過類似的話。所以一般的人聽到這樣的說法通常即使感覺不怎麼「順當」,也都只能默然而不表意見,只是在這樣的不表意見的狀況下,這樣的說法合適嗎?

從我們在之前所談過的許多觀念上來看,這樣的說法不能說不科學,但是絕對只包含了科學程序的一部分。那一部分呢?你若回答是「看得見的那一部分」就對了,為什麼?因為真相不會是只有一個「看得見的層面」,而是應有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兩種層面或是只有看不見的一種層面。

說到這裡,這些「實驗派」的科學家也會有一種說法,那就是因為科學要的是真實,對於實驗上未能證實(等於尚未能「看見」)的事實,我們不能接受,這才是真正的負責。

話說得好!但是科學扮演的是一種對人類文化發展提供正確知識的服務角色,它不可能不去碰觸那些「看不見的層面」。這是說科學家的心靈中不可以只看見那些已屬顯明的事物,他們無可避免的必須對看不見的層面作出推論或解釋,這個責任是不容推拖的。有關這點我們可以舉幾個例子來說明。

第一種情況是任何的研究工作開始的階段都會需要研究者提供一些對發掘真相可能的假說(Hypothesis),這些假說在未被證實之前絕對屬於「看不見的層面」。所以科學工作者不可能不去碰觸這個層面,若真的有人不去思考看不見的層面,他們可能只是一名科學技工,而且不可能帶著前瞻性的信念作創新的發展。

第二種情況是在科學家完成一項研究而要向公眾說明的時候不可能不對看不見的部分作一些詮釋(interpretation)。這就像你到醫院去看病,醫師開了一張檢驗單,要你去作一些血液檢查。當檢驗室在單子上填上了各項檢驗數據,你就會發現這些數據對我們來說全都不具意義。要到下一次門診時,由專科的醫師看了,再根據他的學理和經驗,還可能加上一些推論 (說得不好聽一點,是猜測),才能讓我們多知道一些病情。所以在這裡我們看到許多科學家都要做與醫師一樣的詮釋工作,使他們在這個部分必然會碰到「看不見的層面」。

第三個部分可以以一句簡單的話來說明,就是真相的發掘如同「探礦」。你可以找到一些看得見的部分,我們稱之為「礦苗」,再根據多幾個礦苗點、地質特性及學理等資料就可以推算「礦脈」。請注意礦脈都是看不見的,但卻是我們探礦的目的,所以不可能只是把看得見的幾個礦苗「實驗證實」了就算了事。科學家(即探礦者)就算真的不能確定看不見的礦脈到底在那裡,含礦量有多少,但猜也要猜一下,總要給個推敲,記得愛因斯坦說過,科學就是一連串的猜測!所以,科學工作者可能不去碰觸那「看不見的層面」嗎?

許多的科學家並非不知這兩種層面的觀念,但當他們要面對這世界是被一位超智慧的創造者創造的問題時,就會突然採取「不予推敲」的策略,而非要求提出證明不可了。我說這是一種心態的問題,應該不會錯。


延伸閱讀:
無私的愛 【杏林子】
親愛的 你看了什麼? 聽了什麼? 【Jane Kise ,求真翻譯改寫】
為自己留住一方淨土 【劉英台(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心輔系 老師)】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