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認識主的喜樂
2017-11-19 星期日
親愛的,..我們可以擁有很多的知識,知識的本質,是在認識主。一生用功尋求知識,若不認識知識的上帝,就太可惜了。上帝的知識,是在印證耶穌基督,「因為人...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145 | 文章發佈時間:2017-10-25

潛水鐘與蝴蝶
作者:丁介陶(希望森林網站特約作者)

《潛水鐘與蝴蝶》

    11月初,我進了醫院,開個小手術。在辦好住院手續後,醫護人員就開始幫我進行必要的身體檢查,好為醫生當天下午要進行的肛門廔管手術預做準備。預定開刀的時間來臨,我被推入手術間,麻醉師開始幫我進行下半身麻醉,醫生執刀之時,身體毫無痛楚,耳裡只聽聞醫生、護士談論女生嫁入豪門後,形同被軟禁,而做各樣的事情,都有很多規範。半個小時後,手術就像強虜灰飛煙滅,醫生、護士的八卦言談嘎然而止,我被推進恢復室。再一個小時後,我回到了住院病房,但被告知身體得躺六個小時才能下床。

    這次的開刀經驗,讓我在看《潛水鐘與蝴蝶》影片時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我的疾病與主人翁尚•多明尼克•鮑比(Mathieu Amalric飾)罹患閉鎖症候群相較,簡直是有天壤之別。鮑比因為中風,最後導致全身癱瘓,僅剩左眼可以活動,就連右眼都失去功能,而必須予以縫合,避免眼睛潰瘍。當鮑比得知自己能聽到他人交談,卻無法有所回應時,那絕望的心情滑落谷底。原本他是法國Elle雜誌總編輯,但在身體中風後,一切事物猶如咫尺天涯,難以親自觸摸、感受,更遑論能行動。

   當我術後躺在病床上的六個小時內,眼裡只能緊盯醫院唯一的電視台節目「大愛」,心裡已經頗感枯燥乏味,再加上半身不能坐起,從胸到腰已經僵直酸痛不已。我可以想像鮑比在觀看令人興奮的足球賽時,卻被醫護人員關掉電視,然後又要枯等好幾個小時才會有人來探視他,那一段時間的流逝肯定是痛苦不堪。雖說身體因癱瘓而無知覺,但很不幸地是,他口不能言,腦筋可卻清醒地很。而人置身在痛苦情境下,時間是份外過得緩慢、折磨與煎熬。這一點是身體健全之人所難以體會的,他們的時間自有其他事情好打發,就算只是手拿遙控器,不斷換台,也比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癱瘓病人來得更幸福。

 【回憶錄】

     鮑比一度想死,但被語言治療師所勸阻,後來兩個人一起合作,透過寫字板上的字母,鮑比以眨眼動作來與外界溝通。此一突破,像是靈魂有了抒發的窗口,即使要花費較長的時間,而且人也要有足夠的耐心,才能深入知道鮑比的想法與感受。於是鮑比開始履行他與出版社簽訂的出書合約,只是這次他不再想寫女版《基度山恩仇記》,而是寫下他自己的回憶錄。

    這回憶錄有鮑比的心情故事,但也有他的情婦身影。這在對照他妻子悉心照顧鮑比的身影下,有著令人更錯綜複雜的感受。鮑比為生命奮戰的精神固然可貴,

但他的妻子時常來探視丈夫,卻得不到他的心,那種淒涼感更讓人為之鼻酸。在這生命故事下,存有不少遺憾,尤其當畫面帶到妻子必需幫丈夫,透過電話傳遞思念心聲給情婦時,妻子臉上僵硬的表情可見一般。一個走不動的戰士,似乎仍帶給自己的妻子難以言喻的殺傷力。

 【勒蒙•桑培德洛】

     話說回來,能夠以僅剩的左眼來完成回憶錄,這毅力也非常人所能承受。但對照另一部片子《點燃生命之海》,勒蒙•桑培德洛(Ramon Sampedro;Javier Bardem飾)的人生卻是完全相異於鮑比。桑培德洛在他25歲時,因跳水意外,導致自頭部以下四肢癱瘓,因而臥病在床近30年。他對生命的看法,是力求一死,他的經典名言是:「真正愛我的人會幫助我死。」

     也因為桑培德洛與西班牙政府長年打官司,未有滿意的結果,最後他放棄司法上的努力,藉由親密友人的協助下,服下含有氰化鉀的水,終結臥病在床28年又4個多月的時間。這個真實人生的結局,引起不小爭議,到底人是否有權主張自己的生死?當久病不癒,可是人的腦子卻仍舊清醒,靈魂桎梏於毫無希望的身體,生命恍如已死,這樣的人生還值得任何的留戀嗎?

    桑培德洛與鮑比是這真實人生中最為極端的兩個例子,即便我有宗教信仰,我也無法做下任何判斷。因為幾年前,我也曾目睹我父親從身體硬朗到衰敗,再從衰敗演變為中風,更因成了植物人後,住進呼吸照護病房達兩年之久。我母親雖然每日到院探視父親,但愛的呼喚、體貼的按摩、信心的禱告,仍無法換回一個身體健康的父親。每見父親一面,都是糾心之痛。按常人來看,毫無知覺的父親應不會意識到痛覺,但我心裡卻在想真的無痛嗎? 

    在我經歷住院開刀後這一遭,深感一個走不動的戰士,有其無法言喻的痛苦,這不是常人說同理心就能感同身受的。到頭來,生命有其脆弱之處,當我們想要傾聽重症患者、臨終病人的心聲,基本上還是帶著身體健康的驕傲,難以體會他們的無力與無望感。因此,我們得一窺自己的內心,假想當那天換成是自己的身體有如風中殘燭,可腦子卻還清醒得很時,我們又會如何自處?這時,我們的真摯傾聽才會發自內心,而不矯揉造作!

英文片名: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導  演:Julian Schnabel
演  員:馬修阿瑪瑞克(Mathieu Amalric)


延伸閱讀:
為愛冒險 【丁介陶(希望森林網站特約作者)】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