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2018-08-17 星期五
...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352 | 文章發佈時間:2015-08-19

鼓嶺下來的故事
作者: 韓琦

福州市郊有個丘陵地叫做鼓嶺,小山上有些古老的石造房屋,高矮不一的蔚為聚落,雖然今日都是口說福州話的漢人居住,但在百餘年前,此地聚集的卻多是金髮碧眼的歐美人士,他們多是來到福州一帶的歐美宣教士們,平常日子在廣大的中國大地上,深入各個小溪山谷的鄉野之間,傳遞著耶穌基督福音的好消息。他們的工作週而復始,甚至週末還是禮拜上帝、上課教學的時間(「一周」這概念尚且是他們所傳入中國)。他們深入到連教堂也沒有的地方、連願意接待他們的中國家庭也沒有的村落,連可以枕頭的旅舍也沒有的山中,他們不是「以堂為家」,他們甚至以路為家了。然而人總是需要休息,不充電,體力的透支以外,精神的耗竭更是長遠。何時才是休息的時刻?對於以路為家的這些初代宣教士們,便是暫離服事的區域,而「暫離」到中國人不多的卻又離大城市近,且鄰近港口的地方,交通方便又容易取得本地及海外補給,甫開港的福州市,其左近的鼓嶺便是如此絕佳美地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氣溫涼爽,鼓嶺的海拔約八百公尺,夏日高溫很少超過攝氏30度,在中國南方炙熱的酷暑中是難能可貴的清涼。從1886年,自一名美國宣教士伍丁(S. F. Woodin)在鼓嶺的宜夏村建起第一座別墅後,爾後這裡有來自英國、法國、美國、日本等20多個國家在福建及鄰近省份的外國居留者聯合成立「鼓嶺聯盟」,租用鼓嶺的田地、山園,到了1935年,鼓嶺上已經有300多幢避暑別墅。

鼓嶺上面的這些建築多屬避暑用,當年是暫住性質,因而多為規模較小的石壘堆砌式單層平房,在1952年外國宣教士撤出鼓嶺、離開中國之後,這些建物如今已大多荒廢失修,成了蔓草叢生的廢墟。除「萬國公益社」外,保存完整的僅數座,1995年中國政府公布鼓嶺這些老建築為福建省晉安區第四批文物保護單位。1980年代改革開放後,鼓嶺重新開發,又新建了70多座別墅。

鼓嶺靜靜地又成為福州市郊區的避暑勝地,同時又因為一件原來住戶的回憶,而又明白進行被矚目。

1992年春天,人民日報刊載了一篇題為《啊!鼓嶺》的文章,提到一位美國籍的加德納先生,孩童時在福州鼓嶺度過近10年美好時光。回到美國之後,加德納先生一直很想再回到兒時的中國故居舊地重遊的念頭卻一直未能如願,「加德納對中國有著很深感情,他在世的時候每天都要吃一碗米飯」加德納夫人很被他的中國情結所感動。然而加德納晚年仍未如願回到福州,直到臨終前還念念不忘,喊著他記憶中的鼓嶺名字:「KU LIANG」("鼓嶺"的福州話讀音)。其夫人十分好奇,讓丈夫魂牽夢縈的到底是什麼地方,不會中文的她多次嘗試到中國尋訪並未有答案。最後終於在一位中國留學生口中得知鼓嶺就在中國福州。

福州市委書記讀到這篇故事。立刻透過外交單位聯繫到加德納夫人,邀請她來福州鼓嶺一遊。並在依然雲霧繚繞的鼓嶺上住了一晚,還安排加德納老先生昔日的玩伴與之見面。雖當年山林間跑跳的孩童,也已經是年近九旬的老者,加德納夫人代亡夫完成心願,十分激動。1992年隨同採訪的福州晚報記者喬梅,如今也已退休,原本她取的標題是《故事,將成永恆》,因「加德納夫婦的故事深深打動我,它跨越了近百年的時光,給人帶來溫暖與感動。」結果,二十年後這故事突然變成轟動全中國的重要新聞事件。

因為當年的那位福州市委書記習近平,在2012年2月中以中國國家副主席身分,初次訪美。2月15日在華盛頓特區萬豪飯店的晚宴上,他講起二十年前這段往事作為中美兩國人民友好的見證故事,一下子,鼓嶺頓成全中國焦點。

在熱熱鬧鬧地談論人民相互的善意之外,我們也需要了解這故事當中特別的主角:加德納先生。他正體現後現代敘事的典範:故事因他而起、因他而生,但他其實沒有參與於其中— 故事起源於他對著一個已不存在的過往深刻的回憶;而故事完成因為他以一個已逝者的身份影響著當代生人。 密

爾頓‧加德納(Milton E. Gardner),本來應該出生於中國,但因為他的宣教士父親躲避義和團亂事,暫回美休養,所以就在義和團拳民橫掃華北的1901年,加德納於美國加州聖塔克魯茲出生。老加德納旋即回到福建繼續宣教事業,而方才一歲的小密爾頓,也跟著搖搖晃晃著坐船橫度太平洋,來到福州,因孩子實在太幼小,夫人在鼓嶺養育密爾頓,直到十歲的時候,為了受完整教育,又飄洋過海,回到南加州,在克列蒙(Claremont)完成中、小學學業。1924年他從波蒙那學院(Pomona College)畢業。大學時候的密爾頓加德納過得非常豐富精采,發展了許多才藝:他不僅是體育健將、善於摔角與田徑,還因為擅長腹語術表演,而獲得魔術師公會承認。加德納大學畢業之後做了許多不同工作,之後因為對物理學的興趣,而進入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Berkeley)就讀,1936年取得物理學博士學位。柏克萊的物理學當時以電磁波著名,次年加德納獲得在加州大學戴維斯農學分院(後來的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Davis)的物理學教職,他後來一直擔任此職直到1968年退休為止。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加德納加入麻省理工學院的雷達實驗室,該實驗室正進行世界頂尖的雷達波實驗計劃,後來他們協助盟軍發展改良雷達探測系統,在阻擋日本與德國在亞歐戰場的進犯至關重要。1955年時,加德納也應邀至巴基斯坦的佩夏瓦大學(University of Peshawar)一年,指導首屆物理學研究生。

受父親基督信仰的薰陶,加德納一直秉持正直又樂於幫助弱者的處世風格。他常常投書戴維斯當地報紙,為了他看不過去的市政時局仗義執言。1960年代,在他提議之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退休制度有了極大改革,將已故教職員的配偶納入保障。

這樣一位對人、世都有熱情的人,難怪在過世之後,他念茲在茲的心願,他的結髮妻子願意幫他完成,也一路上陸續有貴人相助,並且感動了許多人。

問題:

一、你對童年故鄉故居的回憶,最想念的是什麼人?你們一起做什麼事?

二、加德納夫人為什麼在先生過世之後,仍想去中國、去「Ku Liang」?

三、若你辭世之後仍有未完成的心願,你覺得誰會幫你完成?為什麼?


延伸閱讀: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