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金錢如浮雲
2018-06-20 星期三
親愛的,..太陽射到地球上的能量,只有少量是給植物與土壤吸收,其餘的熱量用來進行水的蒸發與風的運轉。上帝將錢財比喻成風吹的浮雲,「用詭詐之舌求財的,...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352 | 文章發佈時間:2016-05-03

我們的婚姻──情牽四十二年(上)
作者:譚天鈞

請你繼續寫吧

不久前的一天早晨,我把做好的早餐放在牧世的桌前時,他很欣賞地、笑咪咪地對我說:“我倆都已經接近人生的終點了,回顧一生,我們的婚姻生活是幸福的。”接著又說:“我們該寫些自己的感受,來勸勉年輕人慎重對待婚姻。”

我很高興,立刻拿了筆和紙來,對他說:“寫作是你的責任呀!”

很快地,早餐用完時他已經寫了好幾頁。題目就是“我們的婚姻”。

他寫道:夫妻關係是神賜給人類的重大恩典之一。《創世記》記載,太初神創造天地,先把光帶到世上,以後凡所造的動物植物,他都說“很好”,但造了亞當之後,神第一次說“不好”。不是因為造人不好,而是說“這人獨居不好”。為了解決這問題,他造了夏娃。讓她作男人的同伴,安慰丈夫,幫助丈夫,鼓勵丈夫。在人世上,人有了愛的物件。

因此,教會對婚姻關係一向十分慎重。婚禮中有夫妻的誓約,不論貧窮富貴、健康衰弱,要終身相守。可惜教會中一些人受社會的影響,往往不把這樣的誓約視為神聖。這是得罪神,使神傷心的一件事。

他又寫道,維繫美滿婚姻關係有幾大重要條件:

第一有共同的信仰,產生相同的人生觀。夫妻對人生要追求的目標應有共識,以後就不至於在重大的問題上對立起來。

第二由於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不同,夫妻二人可能在生活習慣方面有許多差異。好些習慣是幼時養成的,配偶之間非但要容忍這種差異,甚至要尊重這種差異。夫婦間的吵架往往是由於雞毛蒜皮一類的小事引起,可是無論小事大事,若各自堅持自己的看法,夫妻感情就會受到損害。

第三同為信徒的夫妻,若每天能分出一點時間一同查經禱告,這可幫助二人在靈性上長進。同時應提醒自己,這是神所配合的婚姻,是神聖的。夫婦二人既在神前誓約,二人成一體,所以在家庭中,丈夫或妻子若說“我”字,應該記得這個“我”,只是百分之五十的我。只有與對方一起說“我們”時,才顯出是完全的我。

牧世寫下這些後轉頭囑咐我:“你繼續寫吧!”

我一生所作只是醫生的工作,不會寫作。生活在美國五十多年,寫中文儘是白字或自造字。但為完成他的心願,我現在就用醫學報告的方式來完成吧!

資深的單身漢

1951、1952年,因中國政局的巨變,在美國的留學生和國內親友家人斷絕了消息。加上旅居海外所遭遇的各種問題,大家生活陷於窘境,精神上更是苦悶。紐約的一些熱心基督徒,在這種環境中組織了一個團契,藉靈修、禱告、崇拜與服務,加強基督徒的團契生活,使同學們有勇氣面對困難。

那時,這剛成立的紐約中國基督徒團契,邀我去領他們的查經班。我雖沒有資格,既然被邀約,我就當去。當時有幾位年長的弟兄覺得我驕傲,記得有人批評我“兩眼長在頭頂上”。其實他們不知道,一個單身女子多數是故意表現得嚴肅的。

以後幾年,我繼續留在他們當中,一起事奉神。團契中有一位網球好手,帶我去看他打網球,也教我打。他那耐心教導的態度令我十分欣賞。他是位資深的單身漢了,圍繞在他身旁的女孩子有好幾位。他都沒有動靜,好像他很慎重地在選終身伴侶。

我們來往期間,他常說到他父親,不大有別的話題。他說他父親是位虔誠的基督徒,愛主、愛教會、愛同胞、愛國家。我深受感動,有這樣的父親,兒子亦該可靠。

送給誰的玫瑰花

1959年團契的夏令會,我們都去參加。我被分派與那年的講員Mrs. Jane Haile 同房間。開會的第一天清晨,有大把玫瑰花送到我們的房間,上面寫著:From Moses Hsu (許牧世)。他是那年的主席。我當時的反應是,這花是主席送給講員的。Mrs. Haile 捧著花很高興,幾分鐘後,她回來把花遞給我說:“這花一定是 Moses 送你的!”但我還是沒有去查問,那花是他送給講員還是給我的。

夏令會完後的第二天,我在病房上班,突然他打電話找我。坐在身邊的護士聽我講電話的聲音,問我:“Is this your boy friend(這是你的男朋友嗎)?”這時我知道,不必問玫瑰花是要送給誰的了。

沒到口的蛋糕

團契的人很快看出我們有了感情。他的好友們卻都不同意,對他說:“你娶這樣能幹的妻子,這輩子都要自己鋪床了。”這類的話全沒改變他的心。

那年八月,一天禮拜完後,我們這對已經到了中年的戀人,手牽手向河邊走去。在一棵樹下,他跪了下來,誠懇地向我求婚。我的眼睛充滿快樂的眼淚,很容易地就回答了“Yes(好)”。

他拿出戒指──後來知道他將自身所有財產的六分之五,買了一個小銀白戒指,上面還有幾粒碎鑽。他把這戒指戴在我左手的無名指上,我們同心在神的面前禱告:願我倆的婚姻蒙神祝福,榮耀祂的名。

既是神所安排,我們就不浪費寶貴的時光,快快決定好日子,於那年10月10日,在麥迪森大道的長老教會舉行婚禮。當天有醫院同事、教會同工以及朋友們五百多位。按那時窮學生的招待,每位客人我們只花了一點五美元的茶點費。

婚禮當晚,還是新娘在家招待新郎的單身朋友及家人。我為了要給他們留下好印象,緊張忙碌地做了幾個好菜,用了小廚房裏的新烤箱,竟連自己的眉毛都燒了。

第二天去度蜜月,慌忙中忘了帶新郎的最愛──一塊特意留下的蛋糕。牧世喜愛甜食是有名的,在婚禮上迎賓客與人握手時,他迫不及待地趕去拿了一塊結婚蛋糕,剛放在口邊,就被他的好友看到,一把奪下。

這塊準備帶去蜜月的蛋糕,擺在廚房臺上,等我們回來時已硬得像塊石頭。我一手將它丟在垃圾中,他卻立刻伸手撿回來,希望能咬一口他平生最愛吃的甜品,且是他自己的結婚蛋糕!

作者是世界著名的癌症專家,原紐約康乃爾大學醫學院教授,斯朗凱特甯癌症中心主任醫師兼藥物發展部副主任,現已退休。


延伸閱讀: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