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與安慰
卓越的人生
幸福十字架
故事與名畫
範圍:
關鍵字:
要寬恕別人的錯
2018-07-20 星期五
親愛的,..「寬恕人的過失,便是自己的榮耀」(箴言十九:11)。..上帝赦免悔改者的罪,用祂的寶血洗淨人的罪。祂也要我們學習一個很難的功課─「寬恕別人的過...
2016-03-04
希望森林新版網頁全新上線,請您先註冊會員,開始享受我們所有的文章與服務,讓美麗的文字陪伴您擁抱無窮的希望!
子女心,父母情
【泰得崔普Tedd Tripp】
森林好文精選 Selected Article
希望森林
管理人員 | 文章數:2352 | 文章發佈時間:2017-12-12

科學家的品德
作者:陳理

現代遺傳學大師華生,他的學術專業的成就雖然非常的高,但是在人文的關懷,社會價值觀上就可能不正確,那就是他在老年時仍然說錯話以致必須認錯且作出退讓的原因。

人非聖賢,大多數的人也不可能在每一個方面都是佼佼者。所以人們也常會對從事科學工作的人有些專業上的寬容。我在多年前有一位同事,跟我一樣都是在一個科技單位中工作的,是一名專業能力不錯的科技人員。他有一個非常強的個性,亦頗以專業的成就為傲(後來我知道這叫作「專業自大」),常把自己關在實驗室中不與他人打交道。甚至連實驗室主任的命令他也不一定聽從,當時的主任是一位好人,因為欣賞他的才華,反而頗為維護他。每當他發飆的時候就以「科學怪人」稱呼(意思是學科學的人當然會怪),順便就原諒了他的乖僻。當然這樣的事不可能長久,這位同事在不久之後,就因為這種怪異個性離開了實驗室,不過聽說後來他成了一名投資專家,賺了不少錢。

我們的問題是科學家的專業真的可以與他的品德分開來談嗎?在科學界,一名聰明絕頂、學業專精的人才常是不可多得的,所以一旦出現一位這樣的專才,大家就要多擔待一點,對他在其他方面的缺失包容一下。所謂的其他缺失可能是人際關係上的偏差,也可能是倫理道德上的不足。如果是前者,問題比較小,但如果是倫理道德上的問題,就可能相當麻煩。例如前面所提的那種「自大」型的人物,我的經驗是不論他們有多麼的聰明,若不能改變自己的這個問題,其實是不會勝任所謂的科學工作的。

這樣的說法能夠成立嗎?首先要看科學工作的領域中是否真的有那些讓人發揮他的弱點的空間?再看實際狀況下科學家的弱點是否真的造成許多弊端。

關於第一個問題,以假混真,或編造偽證的欺瞞作法來說,在科學的領域中,讓濫竽可以充數的機會絕對不少。雖然科學發現的發表都需要經過非常嚴格的審核,要經過長期的檢驗,但正因那些都是一般人不易瞭解的一些程序,以致許多的論理都已經在某種領域的尖端,有能力瞭解其詳的人相對的極少,可以矇混的空間其實很大。有心者想要做什麼事都不會太難。

再看第二個問題,作弊的人真的很多嗎?答案是非常不少。曾任教育部長的曾志朗先生,也是中研院的副院長,在上週的報端發表了一篇談科學品德的文章 – “科學的普世原則與科學研究的完整性”。在這篇文章的一開頭就明說了一個號稱科學界的聯合國的國際科學聯合會,在三年前成立了「科學行為自由與責任委員會」(ICSU),這個委員會的重要任務是把對科學的看法由單純的學術自由之維護,提升到自由與責任都要兼顧的理想實踐。

為何會有這樣的一個委員會的成立呢?原來是ICSU在2007年九月的一次會議中發現並確認了一個重要的結論:(科學欺騙的)問題比想像中嚴重,各研究單位必須全力培養有科學誠信態度的新生代科學家,而且刻不容緩!

科學可信嗎?科學家的誠信態度有保證嗎?理想的答案是科學這個概念是中性的,它必然是要成為可信的領域,人們是為此在這個領域中付上各種努力的。所以我們當相信科學(當然是指真科學)。但科學家的誠信則需要監督和評量,一般人對從事科學工作的人則可以在適當的敬意下仍然保持一個客觀查驗的態度。至少,隨著科學家去人云亦云一定不理想,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對人們保持基本的質疑。


延伸閱讀:
火車上的陌生人 【張麗春】
觀察 【陳理】


本主題目前沒有任何回應
| 森林精選 | 每日森呼吸 | 社群討論 | 綠芽讀書會 | 關懷中心 | 關於我們 | 奉獻支持 |